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双北魄魄AU】四十九·三

上篇戳这里

还是爱你们的百悟

炅谋士x撒参谋 狄仁白x鬼留洋

可能这篇文感情戏较少,已经基本上变成全员了,你们喜欢吗?

照例求一波点赞评论 ooc勿怪


何炅在贾大帅的麾下做了一个副参谋长。
官衔倒不算低,可是这实权确是什么都没有,上面顶着一个林姓参谋长天天对着他指手画脚,根本就轮不上他接触机密的事。

这样也好,他倒是能够先摸清楚贾大帅的实力。

以及财力。

“何副参谋,今日也还是去赌坊吗?”手下的士兵替他备了车,帮他接过大衣。何炅推了推眼镜,问道:“有何不妥吗?”
“自然没有。”士兵这样回答道,“只是您……”

“天天不在军中,反而流连忘返于这种场所,难免落人话柄。”
何炅对着面色煞白,诚惶诚恐的小兵回以微笑:“没什么,在军中行走行走,这些话自然就进了耳朵里了。”
“外边冷,进车里坐吧。”

何副参谋长对着他笑得好看又和善,小兵觉得,那些传闲话的人一定都是脑子进水了,这么好的一个人,他们怎么就忍心说的那么不堪呢?

何炅倚在靠背上,轻咳了几声。他的脸色有点白,几近于惨白。这几日天气降温的快,他有些惹上风寒。
可千万不能在这个节骨眼病倒。

他们要去的赌坊是芒城里最大的一座,赌坊老板是贾大帅的亲信,早年跟他一起出生入死,也算是过命的兄弟。

这几日他走访贾氏的各个产业,老板林林总总也见过不少,大体来说,分为几类。
贪财的是最好笼络的,谁能给他们钱就效忠谁,这种人墙头草一般,花钱供着就得。
认为自己有才华的多器重些,表明自己爱才的心思,倒也好拉关系。

这最麻烦的,就是贾大帅他的那些土匪弟兄,软硬不吃,还偏偏握着油水最好的地方。芒城一旦易帜,他们是亲近不得也动不得的。

这些硬钉子,才是何炅最需要替撒贝宁拔掉的。

“副参谋长,地方到了。”他手底下的军官低声叫醒他,“我和副参谋长一同进去吧。”
何炅之前都是让他们在外面候着,自己进去,他也应该是个懂事的,怎么突然提这么一个要求?

“这个赌坊的大老板早年间是土匪出身,除了大帅谁都看不上,副参谋长您身边还是带上个人比较稳妥。”
小伙子低着头,白净的脸上尽是真诚。他模样挺清秀的,也算得上忠心,倒是个不错的孩子。
可以替他留着。

“那你觉得我带谁去比较合适?”

“这……”小伙子低着头挠挠头发,“您要是不嫌弃,我愿意跟着您去。”

“那你便跟我一起去吧。”

何炅打开车门,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鄙人姓王,名嘉尔。”

“不错的孩子。”何炅拍了拍他的手,“这个老板,你很熟悉?”
“不算熟悉。”他摇摇头,“在跟着您之前,我是专跟着大帅做事的,大帅常光顾这里,一来二去的便也听说了不少。”
“跟着我也是跟着大帅做事。”何炅笑着纠正道,后者则会意连连称是。

“不过我可没听说大帅有赌博的爱好。”

他们往里面走,被在外守着的保安接待进一间会客室里。这家赌坊不仅规模宏大,连配饰都可以称得上是华贵。

“照顾生意而已。”王嘉尔对着他低声说,“而且这家赌坊可不仅仅是赌坊,别的地方伸的手也够长的。”

“别的地方?”何炅心中猜出了个七七八八,却还是装作很好奇的样子问道。

“什么最赚钱,自然就卖什么。副参谋长不用装作不知道,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秘密。”王嘉尔压低了声音。何炅愣神片刻,微微点了点头:“我明白。”

他喝下假死药的时候,本以为自己可以逃离这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可一觉醒来发觉世事不过还是这样。

或许唯一的不同便在于,从前他是为了国家,没得选,而现在,他仅仅是为了他而已。

“陈老板,您好您好,我是贾大帅手下的何副参谋,特意过来看看今年的生意怎么样。”


鬼鬼脚伤之后不得不拄个拐,看着有些违和。她近来无事就往白敬亭工作的银行跑,“老师老师”叫的倍儿亲。

在英国留学的时候,这个白敬亭说是她姐姐给她请的私教,鬼鬼第一次拿枪就是他教的。
“身处乱世,我们不能总指望别人。”她记得那天白敬亭站在她旁边,面对着窗子。风牵扯着他的衣角翻飞,鬼鬼看着她的侧脸,总觉得熟悉。

而这种熟悉,不是如今的接触所导致的,是更久远之前,她说不清楚。

“老师,今天一起吃个饭吗?”鬼鬼拄着拐笑嘻嘻的走到他办公桌前。白敬亭隔着八丈远就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

本来他计划着是不要见到鬼鬼的,因为他会去帮何炅而很明显鬼鬼是属于撒贝宁的阵营,他们过早搅到一块的确很麻烦。可现在见都见了,再甩开自己这个学生确实是天方夜谭。

“不了,你不是脚伤着么,回家歇着去吧。”白敬亭冲着她微笑。

说实在的,这个白氏遗孤的身份确实方便,随行的只有一个老管家,而这个小少爷偏偏又跟他长得十分相像。
那个小少爷二十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死了。白敬亭和何炅连夜把人葬了,然后来了个狸猫换太子。

“少爷!你竟然死而复生了!”

“……这或许是天意吧。”白敬亭努力表示的一脸真诚。

“老师您刚来芒城,我这个做学生的自然要招待您一下啊。”鬼鬼拄着拐跳了几步,差点摔进他的怀里。白敬亭扶了她一把,红了耳朵:“你能不能安静一会,我在上班呢。”

小姑娘被他迎头一盆冷水泼下,眼睛里的光都暗了暗。白敬亭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却不知怎么安抚她。

“一会儿,等我忙完了我们就去吃饭。”


撒贝宁这几天倒是依着鬼鬼的引荐见到了她堂兄,魏大勋。
怎么说呢,这个人和他想象中的有一丝丝不同。

“诶呀老撒啊,搁那干哈呢,坐啊,坐。”一股浓郁的东北大碴子味儿差点把他拍到地上。撒贝宁尚且还算矜持的冲他微笑着,却被他下一句话吓的差点坐地上。

“我妹儿跟我说你的事儿了,就这你还能忍哪!我要是你,我就干他娘的贾大帅。”

撒贝宁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连咳好几下,看着对面人一脸诚恳的眼神,总感觉自己的推脱一点力度也没有:“魏大帅言重了,贾大帅对撒某只是不怎么赏识,并没有故意为难撒某。”

“诶,撒兄谦虚了。我妹儿什么样的人我能不清楚?她引荐的那必然不简单。”魏大勋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跟着我干,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

魏大勋向他抛出了橄榄枝,撒贝宁看着面前憨笑着的魏大勋,总觉得他还欠缺点什么,保险起见,他笑着推辞道:“撒某还需再考虑考虑。”

“考虑啥啊你。”魏大勋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机会不等人……算了,那你就先考虑着。”魏大勋唤了手下的一个人送客,待到撒贝宁快要走到门口时又说:“你要是考虑好了,周五我同贾大帅有个金钱上的交易,你跟我一起。”

撒贝宁脚步一滞,连同心也明显而激烈的跳了一下。
这三天他都没有见到过何先生,也没有他的消息,这便要见了么?

他突然间有些期待和他的见面。

或是谈笑风生,或是刀光剑影隐于只言片语之间,他有信心,对面那个人和他有着同样的期待。

“好,那就依魏大帅所言。”


魏大勋看着撒贝宁远去,飞速收敛了脸上的笑。他站起身来,身边的手下上前一步问道:“老大,要我们查查这个撒贝宁的底细吗?”
“都跟人家交完手了才查底细,你觉得晚不晚?”他冷哼一声,“我查过了,他给甄大帅出谋划策的那几次仗打得很漂亮,是个人才。”

“恭喜老大。”
“你小子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怎么都没点长进。”魏大勋敲了一把身边人的头,“你看着那撒贝宁,像是甘愿屈身于别人之下的人吗?”

“那老大您还要留他?这不是祸患吗?”
“祸患?”魏大勋挑起窗帘,看见撒贝宁坐上车回家,“这个贾大帅我看着也不顺眼,换上个他,倒也不错。”

他转过身,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轻声笑了一下。
世人皆道他魏大勋是个草莽英雄,有勇无谋。
可他们忘了,他分明十六岁就开始四处打仗,现在的一切都是他靠自己凭着血汗打拼下来的。

若是无谋,那大概早就死了吧?

“贾大帅身边新来了个何副参谋,好像周五会到,给我查查他。”



目录直通车

评论(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