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鬼白】或许我爱你

新郎白x来客鬼

设定鬼白双暗恋然后错过 鬼来参加白的婚礼

虐文第三(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小可爱可以看评论链接)然 实则没什么卵用

有个小可爱说想看鬼白 然而你并没有告诉我选哪个 所以我就挑了个自己喜欢的写

希望你也喜欢@keai. (冒昧@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

{以下正文}

1.

新郎,白敬亭。

鬼鬼仔细品味着这几个烫金的大字,像是要从这个名字上看见对方那人的微笑。

多久没见了?鬼鬼歪歪头,五年?还是七年?她记不清楚了。

窗外的世界光怪陆离,鬼鬼一下子弹到沙发上,仔细品读那封结婚请柬,模样比第一次接触课文的小学生都认真。

“你竟然都结婚了。”她扯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开了一罐啤酒,“庆祝一下。”

她高高的举起啤酒,在空气中轻轻碰了一下。

2.

鬼鬼初识白敬亭不过是18的年纪,那时候还尚且懵懵懂懂,对于世界一切都充满了美好的幻想。那时候她打了份工,专门负责给别人做家教。

于是碰上了白敬亭。

那时候还在上初二的白敬亭不过一个毛头小子,在球场的不知疲倦的挥洒汗水,并且对于气坏大人乐此不疲。

“你好,我叫吴映洁,你可以叫我鬼鬼。”鬼鬼伸出手,笑的一脸的阳光灿烂。白敬亭本想着来一个下马威以使自己以后的日子好过一点,可是看着那样明媚的笑脸,却怎么也不好意思使坏,于是很正经的擦了擦手,轻轻握了手:“我叫白敬亭。”

“鹅鹅鹅鹅鹅鹅,白白你好逗啊,鹅鹅鹅鹅鹅…”鬼鬼看着面前这个无比严肃正经的人一下子笑出声来,于是满屋子里都回荡着她“鹅鹅鹅鹅”的笑声。

“喂,差不多得了…”

“鹅鹅鹅鹅鹅…”

“喂!”

3.

“吴映洁小姐是吧?这边请。”礼堂的服务生带着她坐到最靠前的一桌去。鬼鬼整理了一下她大红色的礼服,对于服务生回以礼貌的微笑。

四周到处立着浪漫的人形立牌,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就被印在立牌上,冠以新郎之名。

可惜,连新娘她都不认识。

她故意穿上了最隆重的盛装,是希望有那么一瞬,她能觉得挽着白敬亭说那句我愿意的人是自己。

这种卑微到尘土里的愿望啊。鬼鬼掩唇轻笑,真是让人伤心。

忽而听见门口的人群在骚动,鬼鬼回过身去,见着白敬亭款款而来,还如她离开时一样的俊秀而挺拔。

她想,她应该端一杯香槟走到他面前,大大方方的冲他笑:“新婚快乐。”

可是,她愚钝,笑不出来,也祝不出那句“新婚快乐”。

4.

白敬亭一眼便看见了她,独自一人坐在最前面的一桌,摆弄着自己的手包以及香槟。时不时有人走到她面前和她搭讪,她也回以灿烂的笑意。

他没有办法不注意到她,她那样红的衣裳,那样明媚的脸,让他恍惚以为回到了过去,在那个他动动嘴她就可以跟着他四处去玩的时候。

他喜欢她,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喜欢。

“怎么不去准备准备,婚礼要开始了。”身边的伴郎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是看见了鬼鬼,打趣般拍一下他的肩膀,“行了啊,你这都是有妇之夫了还惦记着她呢。”

白敬亭苦笑,推了推眼镜:“别瞎说。”

“对她影响不好。”

5.

白敬亭喜欢上鬼鬼是在什么时候?他自己估计也说不清。

或许是那人转着笔,绞尽脑汁的想帮他讲一道很复杂的题,又或许是她侧着头看他,发丝轻轻扫过肩头的时候,或者是她冲他狡黠的笑,问他要不要逃课去抓小鱼。

总而言之,在那个白纸一样的青春时代里,鬼鬼就像是一棵攀爬类的植物,密密麻麻的占满他的整颗心。

他想,等我大一点,就跟她表白吧。

6.

鬼鬼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白敬亭的?她也不清楚。

或许是他明明会解那道难题,却还是要纠缠着让她想,诡计得逞时候笑的前仰后合,又或许是他明明不喜欢别人打扰他思考,却总是对叽叽喳喳的鬼鬼报以无奈而宠溺的笑,亦或者是她提了一个坏点子,他想去又不敢去时候的乖样子。

总而言之,在那些个校园里的人纷纷开始出双入对时,她还总抱着个手机对着自己的学生傻笑。

再等等吧,等他长大。鬼鬼想,我再跟他表白。

7.

白敬亭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

是个很好的学校,在国内。

鬼鬼的招聘书也下来了。

是个很好的公司,在国外。

离别时在飞机检票口,鬼鬼揉揉白敬亭的头发,这些年他长高了不少,她需要踮起脚才可以够得着。

“白白你以后要好好的呀。”她做个了鬼脸,想掩饰掉心里的悲伤。

“珍重。”白敬亭最后只是以朋友的身份抱了抱她,没有对她说自己埋在心里四年的告白。

她看着他,站在原地,挥动着双手。

他看着她,拖着个大大的行李箱,一去不回头。

8.

他们都成为了彼此生命里的旁观者,寄居在微博或微信的一角,看着发亮的屏幕傻笑。

哦,她去了大教堂。

哦,他在暑假打了三份零工。

她没说过回来,他也没说过要走。

他们都成了小心翼翼的蜗牛,渴望着对方往前走一步,再走一步。

不让自己的喜欢变得孤独而诚惶诚恐。

9.

白敬亭挽着身边的姑娘走进婚礼的殿堂。这是个父母给他介绍的姑娘,温柔体贴,会是一个好妻子。

生活不是偶像剧,没有一个人会一直等着另一个人,穿过岁月的长河,来等着她一句喜欢你。

只是,他有点遗憾。

“请问您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无论人生的顺境逆境,在对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愿意不离不弃终身不离开直到永远吗?”

他看着面前的新娘,她已经激动的说了一句我愿意,一双眼睛亮闪闪的看着他。

他微微侧过头,看见台下的鬼鬼冲他举了一下香槟,张开口说了些什么,可惜他没听清。

大概是什么“新婚快乐”吧。

白敬亭转过头去,以温柔,以深情:“我愿意。”

鬼鬼,我想一直喜欢你,以温柔,以真情。

在没有人能够看见的角落,在偶尔时,偷偷喜欢你。

我很喜欢你,可是,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10.

鬼鬼看着他们交换戒指,深情拥吻,不觉掉下一滴泪来。

她刚才举杯,只是想让自己这么多年的喜欢画上一个不算圆满的句号。

她不知道白敬亭看清楚了没有,也不是很在意。

伴着香槟酒的气泡,她假装说了一句新婚快乐。

其实,她说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另外的三个字。

“我爱你。”

评论(20)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