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双北】非诚勿扰(上)

有自己写的自然也要支持下啦(滑稽

头上长草的李小羊:

来自我的30fo点梗
设定是@快乐店_299de阳 提供的
调酒师何x驻唱歌手撒
感谢@百悟皆空 太太的合写&脑洞&各种帮助!
撒撒视角:我本人
老何视角:百悟
不多废话上正文ww


1
这是何炅这个月收到的第十封情书。 第十封情书的作者是个看着很小的小姑娘,正红着脸,低着头,小心的等待着他的回复。

“那个啊,谢谢,但是我现在觉得这个状态挺好的。”他踌躇了一下,仔细斟酌着用词。他看着那人快要哭出来的眼睛,觉得自己连半点狠话的用词都说不出来,只好叹了口气,柔声问道:“小妹妹,多大了?”

“19。”

这么小啊?何炅觉得自己的负罪感更深了,于是半倾着身子,让他们之间能够平视:“你看,你还这么小,应该多看看之后再做决定。”

那个小姑娘赌气似的瘪了瘪嘴,眨巴着眼又掉下一颗泪珠子来。

“你看,我在这家酒吧工作很多年了,肯定还是有一些经验的对不对?”他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一边说,一边擦拭着玻璃柜子里的酒杯。

“可是我就是爱你嘛……”小姑娘揉了揉眼睛,声音里是软绵绵的哭腔。

他笑着摇了摇头,他并不认为这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懂得什么叫爱,何况他们之间并没有进行过几次有效的谈话,“那你爱我什么呢?”
小姑娘皱着眉头想了想:“我觉得你调酒时候的样子特别帅,还有就是你这个人特别温柔…”她抱着手指头数出了个一二三四五,然后期待着等着面前的这个温柔的调酒师的表扬。

“你看啊。”他仍旧是不急不缓的语调,“调酒师有很多,而且比我帅的也有很多…你说我温柔,不过是工作需要,我平常在家里也会发脾气,而且很凶…”

他照着她的一二三四五都回应了一遍,说罢,笑着递过去一杯他调好的饮料:“你爱的,不过是这个调酒师身份的我罢了。”

他的目光穿过舞动着的灯光,穿过在舞池里拥挤的男男女女,落在那个驻唱歌手的脸上,笑的温柔:“我要等一个,爱我全部的人啊。”

小姑娘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也没有抬头看他对于撒贝宁的目光,低头抿了一口饮料,却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于是红着脸问他:“那我以后还能来吗?”

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啊。何炅哑然失笑:“当然可以。”

小姑娘旋即绽放了个笑容,愉快的和他挥挥手,“我也要去找一个我全部都爱的人啊。”

然后,把情书留在吧台上:“这个留给你吧,谢谢啦。”

= = = = = = =

撒贝宁趁着前奏时间状似不经意地往吧台望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冷不防撞见了何炅温温柔柔的和一个小女生说着话。拜自己的好眼神所赐,他看见了那个女生泛红的脸颊和手里捏着的粉嫩嫩的信封。

撒贝宁愣了一下,险些把第一个音唱跑到姥姥家去。

「Coz' I'll be laughing at all your silly jokes.」

这都这个月第几次了?!
撒贝宁想着。

「And we will be laughing about how we used to smoke.」

这家叫做NorSpace的酒吧生意一直不错,气氛热闹又不显得纷扰,调酒风格别具一格,每晚的小型live show也抓人眼球。重要的是,这里的调酒师和驻唱歌手都很帅。

「All those stupid cigarettes and drink stupid wine.」

撒贝宁想起自己来到这第一次见到何炅,摇酒器在他手里有节奏的晃动着,反射着酒吧里炫目的光,冰块撞击瓶体发出清脆的声音。他一抖动手腕,摇酒器就听话地在他指尖漂亮的旋上一圈,被人稳稳握住之后叩在桌上。那人眼眸微垂,动作行云流水,举手投足间闪耀着一种低调温和的自信光芒。

倒酒、装饰,他俯下身细细操作,又微笑着把酒杯递到顾客手里,轻声细语的嘱咐了什么,而后偏头向一直感觉到的那道视线看过来。

他笑着打招呼:“你就是撒贝宁吧,我是何炅,很高兴见到你。”

那人眉梢与嘴角温柔的弧度和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就这么一下子印在了撒贝宁心里。

「Cause it's what we needed to have a good time.」

何炅很好,很暖,一点没错,而这就造成了他的桃花泛滥,表白情书简直如同日常任务。

气人的是,每次遇到表白,他从不直截了当的摆明态度,而是温言软语的和姑娘解释半天。撒贝宁不懂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在他看来这行为就是,夜长梦多。

「And it was‘-」

本来想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撒贝宁还是没控制住自己又往吧台瞟了一眼。
啧,还给人家递饮料。

「Fun, fun,fun.
When we were drinking it was
Fun, fun, fun
When we were drunk and it was
Fun, fun, fun
When we were laughing and it was
Fun, fun, fun
Oh it was fun.」

然后我们撒主唱就把整个清爽欢乐的副歌唱的恨不得咬牙切齿。

鼓手莫名其妙的看了撒贝宁一眼,又和吉他手交换了个“他什么情况”的眼神,吉他手耸耸肩表示谁知道他吃错什么药了。


2
总算是把几首歌都唱完了,撒贝宁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走下舞台,径直向吧台走去。

何炅正忙着调酒暂时脱不开身,没有第一时间得到老何的夸奖以及惯例的一杯温柠檬水的撒撒炸毛程度更甚,抬眼想看看何炅在干嘛,却意外地看到那封粉粉嫩嫩的信躺在那人手边不远的地方,信封上充满稚气地写着“情书”二字,一看就是刚才那个小女生给的。

人家人都走了你还把信留着!?

小撒恶狠狠的盯着桌子上的情书,像是要把它盯出几个洞来。

撒贝宁本想就着这份破情书好好跟何炅谈谈人生,却被兜里的一阵阵震动的手机打断了刚刚措辞好的语言,转身到了一个安静些的地方接起电话:
“喂,妈…相亲?”

撒贝宁习以为常的接到母上大人下的最后通牒,语气里大有他要是不去就别进家门的决绝。撒贝宁叹了口气,本想着按照以往的套路推辞掉,可是忆及那人手边的情书,复赌气一般应下:“好好好,明天是吧……行我一定去。”

挂了电话,撒贝宁长舒一口气,脸上带上点熊孩子的微笑回了吧台,何炅手里端着一杯柠檬水,看样子是在找他。

“你去哪了,转眼就不见影了。”何炅笑着给面前的人递上还带着些温度的杯子,“辛苦啦。”

撒贝宁接过水喝了一口,顺手把手机搁在桌面上:“刚才和我妈通了个电话。”

“嗯?家里有什么事吗?”何炅一边擦拭着杯子一边问下去。

“也没什么事,就是给我安排相亲呗。”

本应苦大仇深的一句话被撒贝宁带着点小开心的语气说出来,他挑挑眉期待的等着何炅的表情,没想到那人只是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回一个:“哦?”

“人家那个姑娘据说可漂亮了!肤白貌美长发飘飘,性格也好,温柔可爱,还特别会照顾人……”没想到对方的反应如此平淡,撒贝宁胡乱的把各种美好的形容词安上去,笑的更得意一点。

何炅放下擦好的杯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在他冗长的溢美之词中间找了个空档,问了一句:
“那女孩多高?”

看着一下被噎住的撒贝宁,何炅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

“好啦那祝你成功,还有顾客等着我,先不聊了。”

撒贝宁看着那人忙着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刚才的小期待小得意都没了,转而是一种巨大的失落感,他轻轻跳下高脚椅随便找了个单人沙发窝进去:“什么嘛…这和剧本上写的根本不一样……”

撒贝宁窝在沙发上生闷气,心里早就暗戳戳的骂了何炅好几回。可是一想到自己这番气生的毫无立场可言,双方都单身,他又有什么理由说他?

“撒撒?”
撒贝宁听到熟悉的声音之后猛然抬头,看着何炅递给了自己什么东西,“真是丢三落四的,手机落我这了都不知道,要不是我给你收着丢了怎么办……”

他没什么心情再扯皮,接过手机揣起来,淡淡的回了句:“谢谢啊,你忙去吧。”就继续低下头把自己窝成一团。

“那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家休息吧。”
哦。他在心里默默应了一声,慢吞吞的往外走。

= = = = = = = =

何炅虽然身在吧台,却也留了个耳朵仔细听着那人的歌唱到了哪。

不过今天好像有些不同,柔和欢快的歌曲被他唱的夹枪带棒的,好像要冲上去跟人拼了一样。

见台上的撒贝宁在众人的欢呼与掌声中下了台,何炅伸手探了探自己早就备好的柠檬水,有些凉了,再倒一杯吧。

他一面应付着顾客的需求,一面用余光瞟着撒贝宁的身影。

撒贝宁每次唱完歌之后都会在他的吧台坐一坐,要上一杯温柠檬水。后来这就变成两人无声的默契,撒贝宁的路线永远是舞台,吧台,而他会恰到好处的递上一杯柠檬水。

“我的酒怎么还没好?”顾客等了半天自然有些不耐烦,何炅即刻收了目光,满是歉意的笑笑:“马上,马上。”

待到他应付完那些客人,自己终于抽了个空松了口气时,早就找不到撒贝宁在哪里了,他暗自里有些不满,却也知道今天生意实在太好了些,他没怎么顾得上他。

见着那人一脸蜜汁微笑的走过来,何炅笑着递上一杯柠檬水,顺带着问了几句。

撒贝宁说着自己要相亲去,倒不像是以往他一提起来就苦大仇深的语气。何炅只当他今天是心情不错,一边擦杯子一边应上他几句。
“人家那个姑娘据说可漂亮了!肤白貌美长发飘飘,性格也好,温柔可爱,还特别会照顾人……” 可能是他没什么反应,撒贝宁说的更起劲了。何炅心里不解,往常倒没见他如此夸过别人,今天是吃什么药了?

不过,看着面前胡言乱语手舞足蹈的撒贝宁,何炅倒是觉得好笑,就存了逗他的心思,寻了个空档,问道:“那女孩多高?”

如愿看到撒贝宁吃瘪的样子,何炅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眼见着吧台人又多了起来,何炅只得对撒贝宁说了几句又投身于忙碌的调酒事业。今天人太多了,赶明儿再跟他好好说说吧。

何炅对于撒贝宁要去相亲的事有些不大乐意,可想来想去也没找到个合适的理由去阻止。他有些鄙视自己现在的畏首畏尾,怎么着也说不出口的那句表白在他心里已经快成烂尾楼了。

他一边调酒一边和老顾客聊着天,忽然瞥见吧台桌面上一片亮光,“诶,这不是撒撒的手机吗?”他伸手把手机拿过来准备揣进兜里一会给他,随意的在屏幕上扫了两眼,手上动作一滞。 那是一条来自“妈妈”的短信,何炅迅速看过短信内容,记下了几个关键信息:明天下午四点,PassersBy咖啡厅,甄露仁小姐。

嚯,他刚才还想着怎么破坏撒贝宁和那位神奇的“天仙”小姐约会,机会就这样送上门来了。他不自觉的笑了笑,把酒递给那位老主顾,跟服务生说了自己还有事让他盯着些才走出吧台去还手机。

他反复确认了一下沙发里窝着的那一团,忍住揉揉那人脑袋的冲动,叫了一声:“撒撒?”
他抬起头来,一脸迷茫。

何·老妈子·炅准时上线,唠唠叨的让他以后多注意一点。归还了手机,见那人兴致缺缺的样子,何炅也没有再调侃他,只是揉了一把他的头发:“那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家休息吧。”

撒贝宁没有应他,只慢吞吞的往外走。何炅不知道他今日是吃错了什么药,情绪变化的如此之快。 他留在吧台的小服务员又来催了他几次,他回以微笑,又跟那些顾客寒暄了几句。

“老何最近桃花运不错啊。”老顾客拿起桌子上的情书,“一看就是个小姑娘写的。”

何炅瞟了一眼情书,笑了笑:“小姑娘一时兴起…” 他忽而愣住了。撒贝宁今天的心情不会和这情书有关吧?


评论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