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嫌弃】自渡 第六章

三日,有多快呢?

岳绮罗不知,她先前活过百年,觉得不过一瞬。

眼下江南阴雨缠绵,她半倚在床头,剪着纸人。张显宗坐在一旁,皱着眉头不知在看什么书。

“喂,张显宗。”她有些厌倦,认为这几天不应该就这么白白浪费掉,语气里生了烦厌,“你在做什么?”

他安静了大半天没有和自己说话,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总之是无聊的很。

放下手中的剪刀,看着窗外的细雨,她不想出去却也不想就这么无聊的度过一天。

“没什么。”他合上书,转眼冲自己温和的笑着,“绮罗可是觉得无聊了?要不我带你去影楼拍些照片?”

他在看书,那些晦涩难懂的书。仿佛这样可以让他忘了那些值得担忧的事情,一觉醒来,他还在文县,还在顾玄武手下做着副官。

他还活着,他的小妖女还一切安好,叱咤四方。

岳绮罗皱了皱眉,好像拍照片也没什么意思。但是总比窝在这里强。

她好像并没有和张显宗留过照片,也好,当作纪念罢。

岳绮罗想了想,指着柜子里的那件衣裳:“我要那件雨过天青的。”

他记着的,从前她说过想要一件雨过天青的衣裳。

“好,雨过天青的。”他拿给她,一如当年那样的认真。

岳绮罗换了衣裳,在手里捧了个汤婆子。这些天来她格外怕冷,可能是元神受损已经无力再去为自己驱寒了。

张显宗在她的后方走着,亦步亦趋。他沉着脸,不知在想什么。

她觉得他们之间不该是这般无言的,觉得气氛怪异。忽而张显宗开口道:“绮罗,那天我问你你会不会找我…”

她知道他想问什么。

“你安心投胎就是了。”她没办法回答他,如何答呢,难不成说自己余生要在地府里度过了?

张显宗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只是眼里的失望映得清楚,像是一只被遗弃了的小狗,闪着湿漉漉的眸子。

“我,会去找你的。”她心一软,竟然许给了他这样的承诺,“我会保护好你的。”

“是,我知道。”张显宗苦笑,他也不明白自己这股悲凉的情绪究竟师从何处,或许是想着很快便不会记得她了,心里更加难受,“你不爱我,但你会保护我。”

“不是。”她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张显宗,语气中满是凝重,“张显宗,你别瞎想。”

她本想一字一句的告诉他她爱他,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了。

没什么关系的,他很快,就不记得她了。

张显宗不知道她究竟是何意,但是却又不敢想那个隐隐约约的意思。


“不是要请我去拍照片吗?”她衔了一丝笑,看着他,“怎么不走快点。”

她笑的很好看,像是天边灿烂的烟花。

她很少对张显宗笑的这样好看,所以珍贵。

张显宗拼了命的想记住她的一颦一笑,想刻进骨头里,这样无论转过多少回世也不会忘记。

影楼的老板笑着说他们般配,只不过一男一女都穿着冷色调的衣服,显得有些阴郁。岳绮罗不悦,反正拍出来都是黑白的,有甚么关系。

她钟爱红色,左不过是喜欢婚嫁时的颜色沾沾喜气,抑或是红色衬的她格外白皙。

雨过天青不一样,那是张显宗认真记下给她买的。

到底是不一样。

她倚在张显宗臂弯里,夹了些笑意。她未曾好好跟他拍过照片,她不想日后连个影子都看不见了。

她没有穿红袍,也不会再穿红袍。张显宗不在,她便不会把嫁衣似的颜色再穿给别人看。

岳绮罗拿着拍好的照片,心里一阵阵抽搐般的疼痛,该走了,她知道的。

照片上的两个人般配的紧,那男子的眼睛始终在身旁的女子身上打转。

这样很好。岳绮罗安慰自己,可以过一段安稳日子了。

“走吧,该回去了。你该走了。”

岳绮罗掩下语气里的颤抖,收好照片。

再抬眼时,没有了刚才看照片时的眷念,依旧是漆黑的眸子。

依旧是那个小妖女。

她把张显宗拉回地界,正巧碰见孟婆在看往生簿。孟婆见她回来了,朝着那边撑桨的忘川挥挥手。

“你想好了?”孟婆笑意盈盈的递上那只船桨,只不过那笑意背后不知掩藏了多少分虚假。

“废话真多。”岳绮罗一把夺过船桨,没有半分犹豫,“我来渡他上岸。”

她要亲手把他送上岸,看着他离开。

尽管她很讨厌别人的背影。

“绮罗。”张显宗定定的看着他,“我投胎之后…”

“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岳绮罗皱了皱眉,把他拎上船,熟练的一撑,船驶离岸边。

“绮罗,我还是想问那个问题。看在我就要离开的份上。”

“你爱我吗?”

岳绮罗倒吸一口冷气,还是被他看出来了么?

“算了算了,是我痴心…”

“我爱你。”岳绮罗停下手中的动作,煞是认真,“张显宗,我爱你。”

她忽而又想起她一边替她上药,一边落寞的向她解释爱的含义。

“相爱是很难的,更多的是像我这样的。”他的眼神清澈,狠狠的拨着她心里的那根弦。

张显宗显然并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愣了半晌。

岳绮罗主动上前,在他的唇间落下一个凉凉的吻。

“不过都不重要了…”岳绮罗加快了速度,她怕自己后悔。

“绮罗。”张显宗拥她入怀,“能听见你这么说,我真的很开心…我不会忘了你,我会等你来找我。”

“我若是不找你呢?”

“那我便一直等下去。”

“好。”她眼眶湿润了,低了低头,掩下自己眼中的狼狈,“那你要娶我,只娶我一个人。”

她岳绮罗竟也有今天。

“好。”他好像要把她揉进骨子里,“好。”

真好,她忽而笑了,这样真好。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