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全员向AU】惊蛰又霜降·二

好久不见,欢迎回来💕本来想着惊蛰发的 但不是要开学了嘛 提前一点

cp向一如既往还是双北,魄魄,乔鸥晨的三角

背景民国,如果涉及逻辑或历史上的问题请多多包涵,还望海涵。

希望你们喜欢😘 

/说句题外话,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愿意帮忙画个群像,如果有,感激不尽/

关于能力:个别人进行了调整
何炅:时间定格(在定格的时空中只有自己可以移动,其他任何物品以及人均无法移动)
限定条件:无法与时间减速同时使用,每天只能使用一次,每次限一个小时

撒贝宁:过目不忘(可以记下物品的全部细节,用来做即时的相机)
限定条件:无
隐藏能力(不详)
限定条件:不详

王鸥:走马灯(可以通过手和皮肤的接触看别人的一生,但与命案和自己相关内容无法被看到)
限定条件:同一个人只能使用一次

白敬亭:时间减速(别人的动作和感受将会被放慢,但本人不会)
限定条件:无法与时间定格同时使用,每天只能使用一次,每次限一个小时

鬼鬼:隐身(附加能力穿墙术,别人无法看到也无法触碰到使用者,但使用者可以触碰到其他实体物品)
限定条件:每天只能使用一次,每次限一个小时

大张伟:转移能力(可以将其他人的能力转移到非原有者的身上,包括自己。附加能力招鬼算命)
限定条件:每天只能转移一次,每次持续30分钟,在一周之内,不能将一个能力转移到同一个人身上两次

【前言】

在京城脚下,有一个惊蛰茶馆,没有人知道这个茶馆到底存在了多少年,开了多少代,有人说,他爷爷的爷爷就在这个茶馆里喝过茶,也看过门前的桂花树几度开几度败。

可远远不止这些。

这个茶馆不仅管喝茶,还管破案,说是那些平常警察破不了的案,政府不愿意管的案子都可以拿到这个茶馆来讲,保准您能获得想要的答案。

茶馆的老板是个常爱穿红色旗袍的美女,烫着眼下最时兴的头发,烈焰红唇。人们说老板姓王,单名一个鸥字,听着就带了些简洁利落的味道。王老板不常去办案,可是找凶手却是一拿一个准,人们都说,没有能从王老板眼皮子底下逃过去的凶手。

泡茶的先生爱穿一身青布袍子,据说从前是个教书匠。人们都叫他何老师,他总是文质彬彬的,也常笑,仿佛多难的案子接到他手里都叫人安心。何老师出案子的时候和往常很不相同,他往往会接连提出无数问题令人招架不得,而他也总能找到最关键的线索从而锁定真凶。

常和何老师一起的先生姓撒,人们也尊上一句撒老师,撒老师也爱笑,是那种特别具有穿透力的笑,让人能够过目不忘。撒老师总像个孩子一样,爱闹,可是案子的正确率却也是很不错的,尤其是他那些诡谲的推测,总是叫人称奇。

茶馆里还总有一个仿佛白面书生一样的人,姓白,名敬亭,总说自己是这家店的账房。这样好听的名字自然也就配了一张好看的脸,同时也配了一个好使的脑子和不太讨小姑娘欢心的嘴。白账房起先是一个人出案子的,后来便常常跟一个小姑娘一块出。单说这白账房的推理能力,没有一个人所不惊奇的,说是像他这样好看又聪明的年轻人,确实少见。

总是粘着小白的姑娘叫鬼鬼,蹬着一双漆皮的小靴子,穿着小洋裙,总爱问东问西,眼睛清澈的像是一湾碧水。这姑娘搜证极厉害,能把不知道哪年的东西全都翻出来。她和白账房搭档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一个专注于推理,一个找证据来作证,连带着鬼鬼的正确率都提高了不少。

茶馆的最后一位伙计叫大张伟,被人称的一句老师,一张嘴从白天到晚上都不带闲着的,陪你聊家常能聊一天。还能算命,说是算的很准。大老师不常出案子,不过他们的那些关系图以及恩怨都多半是他从别人嘴里撬出来的,后来人们都干脆直接了当的跟他说了,省的他再挖出些有的没得来。

于是,这个茶馆,火了。

“看来我们风评不错啊。”打烊的茶馆里白敬亭咬了一口桂花糕,甜香的味道从舌尖一直蔓延到心头,他鼻梁上架了一副金丝眼镜,倒显得有几分阔少爷的样子。鬼鬼在他旁边,趴在桌子上摆弄着小玩意,顺便把关着大黑的鸟笼刷了一遍漆。

“人们了解的少,我们又不侵害他们的利益,当然风评不错。”王鸥将账本理好才走过来坐下,涂了精致指甲油的手指在桌面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
现在是下午三点,按理说不应该打烊,可最近世道乱,这个点就没什么人出来走动了,王鸥想了想,还是果决的关了店。

“怎么都在这坐着呢?”大张伟从自己刚淘的话本子里抬起头来,手边放了一堆瓜子,引得王鸥连连说让他最后收拾干净。

撒贝宁从楼上走下来,他前几天刚结了一个案子,犯案的是个小姑娘,说来也是可怜,因为差点被养父卖到窑子里这才下了死手。他拿走小姑娘的三魄的时候小姑娘没哭,他摸了摸她的头,问她疼不疼,小姑娘拽着他的衣角,放声大哭。
哭的他的心都颤了,他突然觉得像是看见了从前的鬼鬼,刚到地府的时候,也是那么小小的一只,白白净净的,拽着他的衣角死命哭。

一眨眼,她都这么大了。

撒贝宁挨着白敬亭坐下,打量了一遍桂花糕,还是没有下嘴,倒是顺了一把大张伟桌前炒的香的瓜子放入嘴中。

“这年月,买个菜都不得安生。”何炅从外面赶来,风尘仆仆的,他右手拎着一篮子菜,肩膀上到处是尘土的灰。撒贝宁见状赶紧站起来,替他拍了拍肩膀的灰,白敬亭也接过他手里的菜放到厨房。
“这是怎么了?”王鸥看了一会,蹙起好看的眉,鬼鬼也一下子忘记了她手头刷鸟笼的事,围着何炅着急的转了两圈:“何老师你没事吧?看着好危险啊。”
何炅摆摆手,有些气馁的将手里攥着的报纸打开,指了指头条:“外面又开始打仗了。”

“你就不能换个地方走?”撒贝宁扬起声音,“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是真嫌自己活得久是不是?”
他的这番质问当然只换得何炅的一双白眼:“我又死不了,而且那地方菜便宜啊。”

掉钱眼里了真是。

撒贝宁暗自吐槽,却也没忘了递给他口水。何炅喝了一茶,目光投向在树上蹲着的大黑,眉毛一挑。
“按说它也活了很长时间了,怎么也不见修为精进,这么些年了还是这个样子。”
“谁知道呢。也就大老师把它当成个宝,天天供着。”白敬亭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去逗它,却被大黑直接无视掉。
大张伟宝贝着他的鸟,赶忙把白敬亭的手打掉:“去去去,边儿玩去。”

“前几日你判的那个小姑娘,还记得吗?”王鸥看着何炅拿回来的报纸,“她死了,自杀。”
她语气里有点漠然,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将报纸叠好放在一边。
“她是个挺好的孩子。”

“嗯,是。”撒贝宁低着头看着报纸,上面小姑娘死相安详,她是割腕,清早被人发现在浴缸里,早已气绝多时了。
他心里有点痛,不过很快就释然了,他们见过太多生生死死,不多她这一个。

何炅说,他们早就对生死漠然了。

撒贝宁摇了摇头,说不是漠然,是看开了。

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对于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漠视。




“对了,小白你是不是之前说有个银行家找你去保护他,因为他怀疑自己的老婆发现了他的情妇要杀他?”
“嗯,好像是有这么个事。”
“这个银行家今天失踪了。”

白敬亭回身的动作都慢了半拍,他迟疑的转过身,张大了嘴:“不是吧?他真死了?”
他想起那人夸张的啤酒肚和说话时脸上都会动的肥肉,不禁一阵寒战。

别是他的锅吧?到时候这么丑的一个鬼魂天天围着他转,他还不得疯了啊。

那他可真就是注孤生了。

“死没死这我不知道,不过既然人家委托过你,咱还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撒贝宁将他们搞来的枪装进套子里,“带上枪,保险点。”

黄磊把他们的能力设了重重限制,说他们已经毕业了,又恢复了记忆,让他们自力更生。幸好大张伟认识的人多,给了他们不少枪支弹药。

这简直扯淡,王鸥吐槽道,他就是怕他们用地府的能力惹出什么乱子他懒得摆平罢了。

“我还想再多休息一会呢……大黑拜拜啦。”鬼鬼唉声叹气的跟大黑说拜拜,她的枪是袖珍手枪,被她放在斜挎着的包里。




这么好的东西,本来是大张伟搞来打算私藏的,可谁知道白敬亭从哪搞来的这条消息,冷笑着抓住笼子里的大黑。

“我看你那勃朗宁M1906不错,给我一支呗。”
“诶你别动大黑,想要自己搞,你要点脸嘛白敬亭!”

白敬亭一手交鸟一手接枪,对着大张伟笑的一脸荡漾。

“不是,你什么时候喜欢用这袖珍了?”大张伟给明显已经吓到的大黑理了理毛,心想着这都多少年了这货怎么还是这个蠢样子,“你不是有一把马牌撸子了吗?”

“我再要一个不行啊。”白敬亭瞪着他说,你不是也有好货了吗?还私藏?”

隔天,他就见他这把费了好大功夫才搞到的勃朗宁M1906就搁在了鬼鬼的包里。

“白白说他捡的。”小姑娘笑的一脸纯真。

是是是,他能从垃圾堆里捡回这么一个好枪,我特相信,我真的一点都不气,真的。

“白敬亭你拿我的枪泡你的妞,你脸呢?”





何炅认命的叹了一口气:“我这才刚回来……”

“走吧,说不定还能找见。”王鸥耸了耸肩,尽管她知道这件事可能不太可能了。

“叮零零…”搁在台边的电话响起。大张伟抱怨了几句这来的可真不是时候,接起来,对着电话那边“嗯”了几声,脸上一变,缓缓抬头看向他们。

电话那头警官的声音清楚的传过来:“请问是惊蛰茶馆吗?张队长说让我来找你们,在清河附近发现了几包碎尸,您方便过来一下吗?”

大张伟应承了几句,放下电话。他耸耸肩,有点无奈。

“清河发现死人了,咱得过去一趟。”

“那等什么啊,走吧。”撒贝宁走在前头,回过身来招呼他们。




“咱开工了。”




下一章

目录直通车

评论(78)

热度(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