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双北魄魄AU】四十九·四

民国向 ooc勿怪 

上篇戳这里

惯例求评💕

炅谋士x撒参谋 狄仁白x鬼留洋

#四十九天有多长啊#
#大概,一辈子吧#




撒贝宁推脱魏大勋本就是假意而为,加之其后他穷追猛打,心不可谓不诚。
起码在撒贝宁这里看来是这样。

“那,撒某便恭敬不如从命了。”撒贝宁浅笑着冲他行礼,还未至一般便被他扶起:“诶你这话说的。我们从今往后就是一家人,一家人客气什么。”

今日的魏大勋穿着端重的西服,撒贝宁从前不知道,他的身材竟是这样的不错,于是连往日里虚假的笑意也带了几分真心。

“你见过贾大帅身边的何副参谋没有?”魏大勋忽而问道。撒贝宁心漏跳半拍,回过头看去,那人脸上是一贯的憨笑。错觉吧?撒贝宁安慰自己,魏大勋这样的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会算计别人的人。

“魏大帅说笑了。我本就和贾大帅不怎么熟络,这何副参谋,更是没听过的。”

“是吗?”魏大勋扯着嘴角笑了笑,“那你这次可要好好认识一下这个人,仅仅花了几天就替贾大帅摆平了周围的刺头,又被他领着来谈判,不简单啊。”

是吗?
撒贝宁拿了一杯香槟,冲着一旁和白敬亭腻歪在一起的鬼鬼浅笑,算是答谢她的引荐。

“魏先生,您来了?请坐请坐。”从小包间里出来一个服务生,弯着腰将他们引进那个包间里。撒贝宁觉得自己现在的心跳就跟战鼓一样,咚咚咚的跳个不停。
因为,面对着他的,是那个永远面色如玉的人。

何先生。

“贾兄,这是您新收的人,看着挺不错啊。”魏大勋看着面前人笑起来,“听说是白少爷引荐的人,确实不错,气派。”

“魏先生谬赞了。”他轻垂眼睑,面上依旧是波澜不惊的笑,“魏先生身边不也添了个得力干将吗?”
他抬起眼,撒贝宁便觉得这小包间里的光瞬间被他吸引到自己身上了。

他甚至想,他不该就这样屈才的,他看着是这样恣意,应当……
应当坐拥江山。

“啊对,听说白少爷今个也来了,魏先生见过没有?”
“见倒是见过了,不过他那文邹邹的模样我可是亲近不来的。正好堂妹在,小姑娘喜欢玩,就让她招待白少爷去了。”

魏大勋这番话撒贝宁听的眉间一跳,他原以为魏大勋就是秉承了人傻运气好的特点,没成想他却也有几分城府。

刚才他可是看着魏大勋跟白敬亭“兄弟”长“兄弟”短的称呼来着。

很明显魏大勋此次前来就是来谈生意的,没想惹麻烦,就连同跟贾大帅隔着不算近的白敬亭都远而避之。
可他究竟意欲何为?即使和白敬亭有那么点关系也是无所谓的。

可他能感觉出来,魏大勋不是敌人。

撒贝宁不愿意深究魏大勋背后的含义,可是他很清楚的意识到,这个魏大勋远远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头脑简单。

“堂妹?是吴家的大小姐吗?”一直沉默着的何炅笑了笑,他眼睛里突然有了一种特殊的神采,“不知可否引荐一下?”
“何先生这话说的,当然可以,只是我们还是先聊公事吧。”

话题被生硬的拽回了原点,撒贝宁坐在贾大帅对面,自然感受的到贾大帅的不悦。

芒城有个港口,叫做M港,原是贾大帅手底下的地盘,魏大勋此次的目的,是以低价收购这个港口。

可是这个港口地段黄金,每每收到的财富都富得流油,要想让贾大帅忍痛割爱,那就不得不下一剂猛药。

“我听说最近有一伙子人在这地界上闹事啊。”魏大勋露出标志性的憨笑,“不如我替贾兄了结他们,付上十根小黄鱼,贾兄将这M港作为酬劳给我,如何?”

“魏先生的算盘未免也打的太划算了吧?一竿子混混值得上十根小黄鱼。”贾大帅一声冷哼,“区区几百人,我动动手指都能解决掉,就不劳烦魏先生了。”

“那便是我的情报出了问题。”魏大勋面上毫不在意的笑笑,转而看向撒贝宁,“撒兄告诉我说您久久不动作,怕是下不了狠心,这我才想着帮您一把。撒兄,这可是你不对了。”

撒贝宁突然被点到,接着便说:“说的是,谁成想我好心办了坏事。我原以为大帅这样的性子,是由不得那伙子人撒野的,没想到大帅宰相肚里能撑船,实在好气量。”

“撒贝宁,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别以为你现在择了个高枝飞了就安全了,我告诉你子弹可不长眼,不会看你是谁家的狗!”贾大帅本没有实力赶走那伙人,他们都守着要劫他的鸦片,实在烦人的很。

这次叫何炅跟着一块来,无非是想凭着他和白敬亭的关系再从银行贷些款下来,好让他也能给手下人先发些军饷。

可谁知,这白敬亭一到这就被那个吴姓的小姑娘拉走了,怎么也不肯放人。他们原本和魏大勋谈好是二十根小黄鱼换一个港口,可现在他看着那富得流油的地段却怎么也狠不下心了。

更何况,他们又压了价。

何炅原是想将这个港口做个顺水推舟给了魏大勋便成,可魏大勋也不是个好糊弄的主,要真给了他,这地段又能有多少油水流到撒贝宁的口袋里还真不好说。

那还不如,他多敲些钱留给撒贝宁,还比较实在。

“都是一家人,别伤了和气。”何炅示意王嘉尔给贾大帅倒口水喝,又给魏大勋倒了一杯,然后说,“这十条小黄鱼对于魏先生来说也算不得什么,重要的是不能让别人欺负了自家人,您说是不是?”

在灯光下,何炅的笑容更显的有些飘渺,让人看不清楚。
撒贝宁脑中一闪而过的画面,是一个人捧着暖手炉子,自己走上前去,帮他披了一件狐皮大氅。

他摩挲着领子上的绒毛,呢喃着:“先生辛苦了。”

“先生……”他下意识这样叫他,意外看见他脸上滞了一拍的笑。

“撒……先生。”几乎脱口而出的殿下,何炅的心都在颤,就像是被人硬生生拉到水底又自己浮上来,“您说是不是?”

“……自然,都是自家人,别伤了和气。”撒贝宁垂下眼眸道,“只是这原本就谈好的条件,如今大帅反悔不想卖了,当断不断。我们倒是无所谓的,倒是大帅说出去别叫人笑话。”

“谁说我反悔了?”贾大帅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血只往脑门上冲,“何副参谋,去拿地契来。”

他倒是想反悔,可他都看见了魏大勋藏在袖子下的枪,这人做起事来一根筋,他要是说个不字,估计人头都得撂这。

更何况,他撒贝宁算什么东西,也敢仗着魏大勋骑到自己头上撒野。

“魏先生莫不是忘了,原来可说的是二十根小黄鱼。”何炅慢慢站起身来,“魏先生兵强马壮,区区几百个山匪不足为惧,哪里消耗得了十根小黄鱼?”
“哦?何先生有何高见?”

魏大勋将枪往出露了一两分。

何炅瞥眼看了一下,笑意更盛几分。

“这二十根小黄鱼一根不能少,魏先生该明白,芒城不比东北,地方小了些但总的来说还是贾大帅当家的,您这一下子压下去十根小黄鱼,传出去还以为您和大帅闹不和呢,谁敢跟您做生意不是?不如就当交个朋友,您帮忙清除山匪,我们来将港口的人打点打点,也方便您接手。”

“事成之后,港口的盈利岂是二十根小黄鱼可以衡量的?”

魏大勋盯着他一会,点了点头算作同意。手下人拿出保险箱,清点了一下是二十根小黄鱼无误。魏大勋拿着地契,对着一旁站在贾大帅身后的何炅说。

“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白敬亭和鬼鬼在舞池边上喝酒,她脚还伤着,自然也跳不了舞,只能坐在一旁巴巴的看着。
白敬亭看着她好笑,她向来是喜欢跳舞的,而且跳的也好看,她跳探戈最拿手,活像一只翩跹在舞池中的花蝴蝶。

这点倒是她无师自通。

“老师,您还记得我们在英国的时候吗?”

怎样不记得呢?

那时候他好不容易才打听到她的下落,打晕了本该教她上课的家教肆意妄为的接近她。
他教她使用枪支,教她如何接近炎少帅,他教她如何看着别人的眼睛无比真诚的表达爱意。
他不后悔把她送回国,因为这是她自己选的路,他只要跟在她身后保护她就可以了。

白敬亭偏过头去看她,只瞧见她白净的脖颈和一身鹅黄色的洋装。他要了一杯酒,端在手里品着。

“你早就毕了业,不必再叫我老师了。”白敬亭笑着倚在吧台旁边,“听着多生分。”
鬼鬼低着头,好像有点纠结。白敬亭想伸出手来逗逗她,在碰到她脸颊的前一秒定住了。

他有点不敢。

鬼鬼抬起头,笑容明媚一如春光:“那我就叫你白白吧!”

白敬亭的心脏仿佛停跳了,面前这个穿着鹅黄色洋装的鬼鬼和当年坐在树梢摘花的鬼侧妃的身影无限重合,他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就像他无法克制自己把她拉入怀中。
这个场景,他幻想了千年。

“白白?”小姑娘在他怀里怯怯的喊了一声,他方才后知后觉的放开她,面色涨的通红:“对……对不起。”

小姑娘噗嗤一声笑起来,轻轻揪了揪他的耳朵:“那白白可要对我负责啊。”

言语轻快的宛如那个腊月,她伸手摘花,自己在树下担心她摔下来。她侧过头冲他莞尔,果断的放开了抱着树枝的手。

“白白接住我!”

彼时的少年眸中带笑,张开双臂让她稳稳的落入怀中,少女和他身上的木香撞了满怀,勾着他的脖子“呵呵呵”的笑着。

“接住你了。”

白敬亭看着面前嬉笑着的鬼鬼,孟婆汤带走了她的记忆,可是没带走他熟悉的面容和感觉,那种恍如隔世的美好与心动尽数袭来,他伸手去捏她的脸:“好。”

这回换鬼鬼脸红了。




何炅这边一切谈妥,辞别两位大帅。他借口和白敬亭一块回去,贾大帅正欣喜他既得了钱又解决了麻烦事,也就同意了。

魏大勋将撒贝宁留下,说是天色已晚让鬼鬼一人回去不安全,到时候让他送她一下。撒贝宁正想找个机会和何炅谈谈,也就同意了。

“还没做自我介绍,我叫何炅。”何炅冲他笑笑,“怎么样,一切都好吗?”
“劳何先生费心了,都好。”

白敬亭找了个借口从鬼鬼那里脱身,看着吧台上笑的二脸奸诈的两只老狐狸打了个寒颤。
“你俩嘛呢?相看两不厌啊?”

撒贝宁知道白敬亭是自己人,也就没防着他,只远远的瞧了一眼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着书的鬼鬼:“你怎么做到的?”

“什么?”

“让她在那安静看书。”

“依靠个人魅力。”

“你要点脸吗……”

何炅见着二人的话题迅速便歪,连忙打住,说道:“我最近走了一遍贾大帅手下的几个产业,大体来说都好办,过几天我列个可用之人的名单,让小白交给你。贾大帅的那几个土匪兄弟掌握着几座大规模赌坊,不过最最核心的就是城东陈老板的那个赌坊,生意不仅有赌,还运鸦片。其余的人你倒可以去笼络笼络,唯有陈老板忠心,油盐不进。”

“我想着也拉拢不了,要么就把这地方给撬了,要么就换个老板。”撒贝宁接着他的话说,“谁家还没几笔糊涂账呢?”

“你是让我从银行里查账?”白敬亭皱着眉,瞥见何炅也是在一旁不出声,“可我和何先生是绑在一起的,肯定不会动贾大帅的赌坊啊。”

“我看鬼鬼不是也闲吗?”

“我不同意。”白敬亭压低声音,“这事太危险了,我不能把她卷进来,到时候她出了事你们谁能兜着?”

他神色狠戾,不过是不想再次重逢他们权谋布局,将她沦为一颗弃子。

“那你说怎么办?”何炅幽幽开口道,“这座赌坊无疑是贾家命脉,断了这个,那扳倒他就易如反掌。”

白敬亭看着他冷哼一声:“何先生好手段,你又要重蹈覆辙?”

何炅被他一激,咳嗽起来,眼睛通红:“……你何必来激我,不过是你也知道这是个好办法。”

“算了,要不再想想别的办法。”撒贝宁给何炅顺了顺气,“你们怎么比我还着急?”

他这一说,倒是让白敬亭一激灵,他弯着眉毛笑了笑:“我知道让谁查了。”

“那一伙子山匪。”



目录直通车

评论(13)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