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全员向】惊蛰又霜降

第一章 红妆淡(壹)

“最近这瘟疫倒是闹得人心惶惶……这案子也接不了几个了。”

白敬亭难得的没有嚼着东西吃,这茶馆是个幌子,实则是查案办案。没有官府的公文,他们自然也不敢声张,只不过大张伟已经打通了人脉,现在倒是从隔壁村的翠花到巷子西头的二狗都知道了他们的真实目的。

尽管这其间不过两百米。

“请问,这里是惊蛰吗?”小姑娘怯生生的探进一个脑袋,“我想请各位大人去我家看看。”

惊蛰是茶馆的名字。

大家都是懒人,实在不愿意仔细去想想到底起个什么名字比较好。所幸王鸥记忆力不错,她说大家是在惊蛰聚齐的,不如就起名叫惊蛰吧。

由于这茶馆是王鸥出的钱,大家也想不出什么更加文邹邹的名字,就同意了。

可算来人了。撒贝宁暗戳戳的想着,一脸贼兮兮的表情:“是啊是啊,你家出什么事了吗?”

一脸喜收尸的表情。

“诶怎么我刚出去就来新人了?”鬼鬼采买完毕,看着笑的一脸鸡贼的撒贝宁和打扮淳朴举动羞涩的小姑娘,一脸惊恐,“你们是不是有一腿!”

何炅的茶喷了一地。

撒贝宁觉得自己应该先把她审判一下。

王鸥现在有些后悔答应了。

大张伟的折扇掉到了地上。

小白被蛋黄酥噎了一口。

“那个…我们要不先去人家家看看?”

白敬亭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一边捋着胸让自己把这口咽下去,一边替那个脸红的快要滴血的小姑娘解了围。

小姑娘家里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家里虽称不上奢华,可也吃穿不愁。

而现在,小姑娘的父亲,甄老爷,好像中了魇一般,在床上昏迷不醒。看面色,恐怕活不了几天了。

这家里有两位夫人,大夫人就是小姑娘的母亲,出身高贵,也算是个书香门第的小姐。而二夫人,从前是个唱戏的戏子,因老爷喜欢才被勉强留了下来。

可是好死不死,这甄家的唯一一个儿子,便是二夫人所出。

由于茶馆还需要人看着,大张伟,王鸥和小白就都没有过来,临行前王鸥神道兮兮的拉住何炅,轻声说:“无论如何,千万不要在那里过夜……”

“有什么问题吗?”“直觉。”王鸥看着他,“我预感今天晚上一定会出事。”

判官本就有异于常人的感知能力,再加之王鸥的第六感出奇的准,何炅不得不留了个心眼,冲她点点头。

二夫人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吵得让人心烦。撒贝宁实在是受不了何炅这老好人不开口的性子,制止住了哭声:“二夫人再哭下去这天可就要黑了,倒时候你再请我们我们都不来了。”

大夫人让人拉她起来,冲撒贝宁笑了笑:“让公子看笑话了…柳妹妹向来是这样的性子…”

大夫人不愧是受过教育的,说话气度俨然都是一位女主人。

“我都说了,我医治不会有错!你们不要抓我!”一个年轻人挣扎了几下,甩开家丁的手。他看见这边有生人,一愣,但旋即喊道:“请求大夫人做主!”

饶是如此,他都未曾跪下。

鬼鬼皱着眉头,声音清脆:“大夫人,这又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直为老爷治疗梦魇的医师,不过自从他来,老爷的病便愈发严重了……”大夫人答道。

“这老爷一开始梦魇只是心病,我开的自然是活血的方子…后来你们又不许我再看病情如何,还要让我担上这罪过,哪有这种事!”

他说的掷地有声,一身青色的袍子倒衬得他如竹般挺立。

“不许再看病情?”何炅挑眉。

“是我不让他看的。”那个小姑娘怯生生的躲在大夫人后面,“阿庭不喜欢这个人…每次来都要哭闹一番,我也就不许他再入家门了。”

“那你之前怎么不说?”鬼鬼看了看甄老爷的样子,心中只觉得闷闷的,“你再看看,能不能诊治出来。”

那年轻人号着脉,撒贝宁悄悄拉了拉何炅的衣袖,示意他借一步说话。

“我觉得,这甄家,不简单啊。”

“说来听听。”

“他们家的小儿子,也就是唯一的儿子,竟然都不在甄老爷身边侍奉吗?而且你看那二夫人的首饰,哪一件是这甄家买的起的,她从前可不过是个戏子罢了。”

“嗯,还有吗?”

撒贝宁像是深受鼓舞,兴致更高:“大夫人可是一点悲伤也没有,还有那个小姑娘,除了提到她弟弟的时候有了点情绪,简直就像局外人一样。可是她弟弟应该是这府里最受宠爱的人,她干嘛这么护着她弟弟,现在的孩子可一点也不单纯。”

“分析的很不错,可是我们没有证据。”何炅冲他笑了笑,“你应该比我更知道证据对于一个判官来讲有多重要…今天就先这样吧,我答应了王鸥不在这过夜的。叫上鬼鬼,我们回去理理思路。”

这厢医师的结果也出来了,老爷梦魇不仅是郁结于心,还有就是过量吸入忘忧花花粉导致气血不畅,不过只要开一副补心丹就可以了。

“这样甚好。我还是希望各位大人能找出给我家老爷下药的人。”大夫人辞别他们,眼睛里满是疲惫。

“自然。”

甄家的府邸在夕阳下显得金碧辉煌,可是仔细嗅却有一股子血腥气。不管是何炅,撒贝宁还是鬼鬼,都知道这里很快就要死人了,这是来自判官的直觉。

他们自然不能明说,这也算是天机,不可泄漏。他们只能斩杀罪恶,却不能避免罪恶。

多么正义的事,可是却很难被世人所接受。

“呦呵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小白念叨吃饭念叨了好半天了,你看看都饿瘪了。”大张伟的嘴从他们进门的时候就没闲着,一边打着烊一边让白敬亭赶紧去对面饭店买点吃的回来。

他们都不会做饭。

所幸他们也有对方。



评论(27)

热度(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