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嫌弃】自渡 第七章(终章)

船划的飞快,不消半柱香便靠岸了。岳绮罗放下桨:“只能送你到这了。”
“绮罗,你跟我走吧。”
船刚刚停泊在岸边,张显宗不急着下船,倒是回过身来拉住她。
眼睛里是岳绮罗熟悉的执拗。
好像当年他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时候的坚定,阔别多年,一如初见。
“不行。”她站定,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张显宗,我好不容易把你救回来可不是让你胡闹的。”
她多想和他一块走,像是当年逃难,她牵着他,他坚定的向前飞奔。
可是如今的岳绮罗做不到。
她不能拿张显宗的性命开玩笑。
“我需要在地府调养生息。”她尽力让自己的声音显的平静,“到时候,要让那无心和出尘子好好尝尝苦头。”
“绮罗,你不必骗我。”张显宗脸上终于挂不住笑容了,“忘川都跟我说了,你活不久了。”
岳绮罗剜了一眼忘川,后者正无奈的摊摊手表示自己只是一不小心。
“我问忘川,怎么样才能救你。”
张显宗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眼睛里满是欣慰。
“你需要投身于忘川河水之中,你的魂魄之力便会为忘川河所用。而岳绮罗已是这忘川河的摆渡者,你的魂魄便会修补她的魂魄…虽说方式惨烈了一点,不过绝对有效果的。”忘川咬了一颗葡萄,酸得他皱了皱眉。
那时候张显宗的魂魄还未补好,一天天和忘川呆在一起倒是学了不少这样的东西。
忘川念他一片痴心,倒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不过忘川在地府活过百年,也是不信有人为了爱情可以做到如此地步,倒是也未多想,坦坦荡荡的告诉了他。
为了爱情付出生命?他不信。
可岳绮罗知道,张显宗可以。
“他跟你说了什么?”岳绮罗第一次有了慌乱的感觉,“你不许信他的!”
她抓住张显宗的衣袂,她怎么会不知道呢?从前她执着于逆天改命,看了不少古书古籍,自然是知道这献祭之法的。
“孟婆说了能保我活着,我不需要你这么做。”她的声音颤抖,险些掉下一滴泪来。她已经失态又失态了。
“张显宗,我不许。”
“那就是说,忘川告诉我的方法是有用的?”张显宗彷若未闻,上前一步,在她的额间落下浅浅的一吻,“我不仅要你活着,绮罗,我要保你无忧。”他的声音是那么温柔,像是春风吹过。
张显宗向前一步,忘川河里漫无边际的死寂叫嚣着想要包裹他。他站在那,看着岳绮罗美好的面容。
“张显宗,你回来!你的命都是我捡回来的,你凭什么说不要就不要!”岳绮罗动用周身法力想要把张显宗拉扯回来,可是忘川河水已经认定了张显宗是它的猎物,化作黑烟包裹了他。
“张显宗!张显宗!”
他一脚踏去,跌入那忘川水里。河水冰冷,他的心却炙热。
岳绮罗跌坐在船上,看着星点光斑朝着她涌来,修复着她的元神。
明明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张显宗就可以重生了…
她不想哭,可是牙疼的厉害。
“张显宗…”她低低的唤了一声,仿佛他还在身边,明明那个吻还那样清晰。
“你有什么资格…你的命是我的,你怎么私自就不要了…”她的元神比以前更加强大,甚至不需要再吸食人的精气就可以保持不灭不散。
忘川愣在一旁,他没想过张显宗有这样的魄力,也没想过岳绮罗有这样强大的元神。
“忘川,是你告诉他的?”她缓缓站起身,轻声笑了笑,“那你便给他陪葬吧。”
她冲过来,带着无人可挡的杀气。忘川向后跌了几步,“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来。
岳绮罗挥臂,指甲在忘川身上划出一道鲜血淋漓的口子。忘川倒也不是吃素的,施了个法便唤着那数万阴兵出阵。孟婆见这边气势汹汹的,赶忙挡在忘川前头。
“你这个老婆子,还不让开!”岳绮罗念她好歹帮自己组过张显宗的魂魄,不想杀她,只是动手把她弹开。
阴兵数万,岳绮罗一身红光在其中进进出出。一个小兵向下挥刀,划开她腹部的衣裳,岳绮罗接力一推,便引得那几十阴兵魂飞魄散。
“到你了。”岳绮罗此时像极了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浑身鲜血淋漓。她杀死数万阴兵已是勉强,如今是强撑着,想要了忘川的命。
指甲往下一分,她已经废了忘川的修为,她已经握住了忘川的心脏。
“岳绮罗…”忘川抬头看她,“你看看自己…对得起张显宗么…”
她早已入了魔道,那又如何。
这世间已没有了张显宗,那还留这世间作甚。
“你就算杀了他,张显宗也回不来了!”孟婆强撑着身体,“他已经废弃了一身修为了,对于一个无心之失来说,足够了。”
“无心之失?”她掩面大笑,“他的一个无心之失让张显宗永远也回不来了!无心之失?无心有何用!”
“这里到底是地府!岳绮罗,忘川到底是地府的神!”
足够了,这一句话足够了。
岳绮罗抽回手,嫌恶的看了一眼忘川。她不能怎么样,孟婆说得对,他到底是地府的神。
她站在忘川边,河水浑浊。她看不见张显宗的影子。
她记得孟婆说过,沾上一点便是蚀心之痛,掉进去,便会永世被困在回忆里。
她看见张显宗笑着的眉眼,听见他柔柔的叫她一声“绮罗”。
不会怎样的,她笑了笑,驱散自己所有的修为,扑进冰冷的河水里。
回忆里挺好的,有张显宗,有阳光。
她看着怀中的那一张照片,直到黑漆漆的河水淹没了这一切。
她闭上眼,感受着回忆如同剥茧抽丝一般清晰起来。
她早就该猜到的。
她渡不了张显宗,也渡不了自己。
【全文完】

评论(9)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