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魄魄脑洞集】你是我最愚蠢的一次浪漫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那些胎死腹中的脑洞们 
 
又名听了这么多首歌居然都没写出来系列 
 
或许以后会写,看看大家感不感兴趣吧

或许可以当成3500fo的点梗【或许我不会写的hhhh
 
都是一些想过的小片段,仅供参考 
 
欢迎各位大大认领 写完@我就可以了
 
1.迟钝多金白先生x肆意妄为吴小姐 
 
| 别看我疯言乱语笑声有多美,转过头不愿你见我落几行泪 | 
 
“白敬亭相亲过99次,被吴映洁主动破坏过1次,要求吴映洁过来破坏98次。 
吴映洁对白敬亭说过999次喜欢,被白敬亭相信过1次,其余的998次都被当成了玩笑。” 
 
 
 
白敬亭点了一只烟,却并不着急吸到胸腔里呛人的烟草味道。他站在路边的灯下,瞧着白烟慢悠悠的在空气中绕了一个弯。吴映洁被冬天的夜里的寒气冻得瑟瑟,跺了跺脚:“白白你要是再不说你找我出来什么事我就走了哦。”她作势要走,被白敬亭一把拉住。 
“吴映洁,我们在一起吧。” 
 
仿佛平地一声惊雷,吴映洁慢慢将身子转正,却看不见他眼里的半点情感。 
什么都没有。 
 
寒意顿时从心底升起,吴映洁皱了皱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白敬亭嗓子有点紧,咳嗽了几声放开吴映洁的手:“我妈……最近情况不太好,你也知道的,她希望我能成家立业……” 
“所以你选中了我?”吴映洁感觉鼻头有点酸,“我应该开心是吗?” 
 
“我知道你好歹也是吴氏的大小姐,也是要面子的……就只是逢场作戏而已。”白敬亭吸了一口烟冷静了一下,玩笑般说道,“况且我们不是最佳拍档吗?” 
 
最佳,拍档? 
吴映洁感觉自己心底被人狠狠一击,击得她险些踉跄。她张了半天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哑哑的:“你真的以为我帮你赶走那些相亲的大小姐,是为了什么做你的最佳拍档?” 
她瞧着白敬亭在她面前一言不发的样子,声音扬高了点:“你真的以为我那么闲,随时随地你一个电话就能出现在你面前?白敬亭,这个拍档你爱找谁找谁,我一点都不稀罕!” 
 
吴映洁感觉自己已经要哭了,她的眼前是模模糊糊的一片,被她吓到的白敬亭扔下忽明忽暗的烟头来安慰她,说他没有别的意思。 
 
“真对不起,”吴映洁甩开他的手,“我有别的意思。” 
 
白敬亭什么都不明白。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一个电话就能让吴映洁千里迢迢的从国外赶回来;他不明白遇上强气流颠簸时吴映洁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来告诉自己说下了飞机就能见到白白了可千万不能死啊;他不明白当吴映洁替他赶走那些相亲对象的时候内心有多希望介绍自己是白敬亭的女朋友。 
 
他什么都不明白。 
也甚至从来都不知道,吴映洁说的喜欢他,从来都是真的。 
 
 
 
2.捉摸不定白少爷x腹黑任性吴小姐 
 
| 你是叛徒我是什么?是叛徒的挚友 | 
 
“在那个雨夜,他和吴映洁逃过一次,如今要逃第二次了。尽管他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总是命途不顺,遭遇坎坷。 
但是他一点都不害怕。 
吴映洁站在他身边,手枪里上了子弹。她笑的很好看,冲他说:你是叛徒? 
白敬亭面上依旧是慢悠悠的笑:你信?” 
 
 
 
许多年后,吴映洁依旧记得那个下着暴雨的夜晚,他们被逼到墙角,昔日家族里的亲信都变成一匹匹企图咬断他们咽喉的恶狼,伏在四周蠢蠢欲动。 
 
身边的人握着她的手,面上无风也无雨。 
他的头发被雨打湿,软塌塌的趴在头上,加之他又生的清秀好看,更显得有几分乖巧。 
 
吴映洁盯着他的脸发呆,突然感受到手里的力道紧了几分。 
 
他侧过头来,低声问道,怕吗。 
吴映洁噗嗤的笑了一声,一个转身间掏出腰间别着的手枪。 
 
“我应该承认,我们罪无可恕。” 
 
 
 
3.人类少年白x魔女小姐鬼 
 
| 如果我说喜欢你,可不可以 | 
 
“吴映洁没有后悔过将六岁的白敬亭带回家,就像白敬亭也没有后悔过陪伴着吴映洁。 
他们相生相存,相依为命。” 
 
 
 
深秋。 
古堡外的花园里铺满了枯黄的叶子,大片枯萎的月季花被落叶遮住,昔日里生机盎然的院子如今只剩下破败这么一个形容词。 
吴映洁坐在落地窗前的摇椅前,腿上了铺了一张大毯子。阳光清透,映得她的脸色有些发白。 
 
“陈叔,白白是今天回来没错吧?” 
“是的,小姐。” 
 
“那怎么还不回来呢?” 
吴映洁皱了皱眉小声道,声音里有些嗔怪的意味。陈管家了然的笑笑,接着说道:“这古堡偏僻,白少爷一时耽搁了也是有可能的。” 
吴映洁一声轻哼,道:“要是我能出去看看他就好了。” 
 
陈管家没有应声,吴映洁只冷冷瞥一眼他,向上提了提毯子:“陈叔不必如此紧张,我不会这样做的。” 
毕竟白敬亭还在他们手里。 
 
陈管家弯着腰笑了笑,吴映洁看着他心烦,摆了摆手叫他下去候着。 
 
“我眯一会,白白回来你来叫醒我哦。” 
大概真的是等人等的倦了,她刚阖上眼就进入了梦乡。 
 
少年背着一个大大的双肩背,轻车熟路的绕过花园,顺着小路走到后门。在外打理的陈管家瞧见他,小声问了句白少爷安。 
 
“鬼鬼在里面?” 
“小姐等您很久了,要不要我先去跟小姐说?” 
 
白敬亭摇了摇头,示意陈管家自己去就行。他将背包递给陈管家,然后慢慢推开了门。 
 
里面是他阔别了三年的家。 
 
古堡里依旧是保持着他离开的样子,昏黄的灯光,长长的过道。最亮堂的地方就是整个古堡里唯一的一扇落地窗,吴映洁总是喜欢坐在那里。 
 
他远远的看着,瞧见她盖了个毯子就睡了。 
吴映洁小小的一个,全身都蜷在椅子上,毯子的一角掉到了地上,露出小半截白皙的脚趾。 
真是不怕冻着。 
 
蹑手蹑脚的走到她身后,帮她把毯子盖到肩上,殊不知动作幅度太大,引得藤椅吱呀一声吵醒了小睡的人。吴映洁还以为是陈管家,皱了皱眉正准备开口责备,却闻见独属于少年身上的松木香,惊喜的睁开眼:“白白!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见你睡着就没打扰你。”白敬亭回答她,顺便把毯子捞了一把,“你打算在这睡?” 
“当然不是嘞!”吴映洁噌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光着脚站在地上,“这不是要等你嘛。” 
 
白敬亭这两年身量猛窜,从刚离家时比吴映洁高小半个头到如今比她高上一大截。吴映洁垫着脚量了量,然后挫败的撇撇嘴。 
“你为什么就能长的那么高呢?” 
 
小姑娘百年不变的容颜让她看起来刚刚二十出头,尤其是又在脑袋上盘了一个大丸子,就更显得小了。 
 
白敬亭笑了笑,没有回答她。他一边环顾四周,一边一屁股坐进软塌塌的沙发里:“我不在这三年,看起来你过得很凄苦啊。” 
“屁嘞,我又不需要每天吃饭。”吴映洁狠狠敲了一下他的额头,“不用照顾你我省心多了。” 
“咱俩谁照顾谁啊?”白敬亭无奈的揉了揉红红的眉间,然后叹了口气捏了捏她的丸子头,“想吃什么?” 
 
“都可以诶,”吴映洁应了一声,然后有些惊讶的看向他,“你居然学会做饭了?” 
白敬亭在沙发上翻了个身,面色如常:“不会。” 
 
吴映洁顿时语噎,白敬亭换了一口气,接着说:“可以叫陈叔做。” 
 
果然还是没长进的小屁孩。 
 
 
 
4.白月光鬼侦探x白rap x朱砂痣鬼超红 
 
| 往往无情的,往往有深意 | 
 
“十年前的白rap暗恋着鬼侦探,十年后的白rap爱着鬼超红。 
只不过十年前鬼侦探不知道,十年后白rap和鬼超红都不知道。” 
 
 
 
“如果,让你回到十年前,你会对那时候的自己说点什么?” 
 
十年前? 
 
白rap眯起眼睛,那时候他们组合刚刚出道不久,前景渺茫。好不容易要发专辑了还出了命案,分崩离析。 
 
他够努力,也够拼命,也还是被埋没冷落了七年,好在后来有着何美男撒微笑二人的不断提拔,他才重新回到了这个他梦想的舞台上。 
 
如果,如果真的能够回到那时候…… 
 
白rap看着坐在台下的鬼超红,她的眼睛正看着自己,只是那里面满是了然。她早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于是嘴角扯开一丝微笑:“那当然是告诉自己要早点遇见我的鬼了。” 
 
众人的一片揶揄声中,白rap看着鬼超红脸上的笑意逐渐冰冷。 
她知道他的话是假的。 
她不愿意听假话。 
 
鬼超红还是十年前横冲直撞的鬼发廊,可白rap早就不是十年前的愣头小伙子了,他完全没必要对着这些镁光灯倾诉衷肠。 
 
我的鬼啊。 
白rap笑着叹了口气。 
 
他并不着急应付一哄而上的话筒,只是慢慢的盯着灯光。 
 
我的鬼,侦探。 
 
 
 
5.年轻气盛白法医x恃宠而骄吴嫌犯 
 
| 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向,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 | 
 
“遇见吴映洁之前,白敬亭的人生目标除了抓凶手就是抓凶手。 
遇见她之后,白敬亭手动置顶了一条:爱她。” 
 
 
 
吴映洁躲进白敬亭家里的第54天。 
 
她晃晃荡荡的游走在客厅与卧室之间,对于他的各式书籍翻箱倒柜,以至于白敬亭回来的时候她还抱着一大摞书状似无辜。 
 
“苍了个天,你这是要给我拆迁?” 
“我无聊嘛,你上班去了,我又不能出家门。”她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就往他身边蹭过来,“要不你给我念故事啊?” 
 
白敬亭举着手表示投降,他好歹也是堂堂的白大法医,回家里念故事算什么事。 
“你想都别想,当心我把你扭送到局里去。” 
 
 
“最后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这是什么破故事……不许趴我沙发!别弄脏了!” 
 
今天依旧是老妈子的白大法医累觉不爱。 


目录直通车

评论(30)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