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魄魄现实向】答案

*纯正小甜饼

*头一次写现实向,还请大家多多包容,ooc算我的

*不要上升!

*迟到的六一贺文

*配合同名歌曲食用更佳






01. 
| 有个简单的问题,什么是爱情,它是否是一种味道,还是引力 | 
 
吴映洁今年30岁。 
 
是个刚刚好的年纪,没有初出茅庐的青涩,也没有老练而油滑,她就像自己前些年想的一样,没那么幼稚,但是依旧执着而天真。 
 
她这些年一直按照自己的路线默默前进着,拍了几部剧,不温不火,但好在口碑不错;歌也发了几首,反响很好;综艺继续做着,活跃在荧幕前。 
 
大概唯一超出计划外的,就是她谈了恋爱。 
 
和那个她曾经矢口否认的大陆男艺人—白敬亭。 
 
谈了一个月的时候白敬亭就主动公开,算到如今大概也有一年了,他们下个月打算结婚。 
 
朋友说她这些年过得顺,太顺,连和白敬亭的感情之路都是顺顺当当奔着结婚领证去的。 
 
他们笑着说白敬亭大概是她的贵人,自从遇上了就前途坦荡。 
 
她将这些话原封不动的传达给白敬亭,后者则脸皮很厚的呼噜了一把她的头发:“那可不,也不看看我是谁。” 
“你这个人哦,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自恋的啊?” 
 
“那你以后正好可以多了解了解我。”他一抬手就把她圈在怀里,下巴枕在她的头顶上。 
 
哪里注孤生啦,明明很会撩的好不好? 
吴映洁在他怀里心满意足的蹭了蹭。 
 
“你们下个月就要结婚啦?真快啊。”王鸥坐在她面前感叹道,“感觉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这些年她倒是红透了半边天,前些年沉淀下来的演技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只是吴映洁看着她的行程单都有点心疼她。 
这次她是来台北拍戏,正好空出来两天,顺便来看看她。 
 
因为今天正好是吴映洁的生日。 
 
朋友多半都在微博上祝过了,关系亲密的也在微信上打趣了几句。 
独独少了白敬亭的。 
 
吴映洁知道他不会忘,因为自从他们认识开始他就没有忘过,她知道他最近又接了一部剧,快要杀青了,自然忙得很。 
 
“也没有很快啦……”吴映洁咬着面前的吸管,还是挑珍珠奶茶的珍珠死命猛吸,“都一年多啦。” 
 
“是啊。”王鸥笑着点点头,“我听说小白过几天会来台湾?” 
“嗯……大概周四的飞机。”她弯了弯嘴角。 
“我还以为他会今天来的,”王鸥耸了耸肩,“毕竟今天是你的生日。” 
“他还有戏嘞,忙得很。”吴映洁嘟了嘟嘴,“我都不敢打扰他。” 
 
“不过,他今年送了你什么呀?” 
“目前……还没。” 
 
“没有?”王鸥好看的眉毛一挑,“小白怎么回事?我可得好好说说他。” 
“哎呀鸥鸥,你也知道的嘛,他很忙的。” 
 
“很忙也要……” 
 
“鸥鸥!”吴映洁并不是个刚谈恋爱的小姑娘了,她知道白敬亭不会忘,所以自然也就不会疑神疑鬼的瞎想。她大叫了一声打断王鸥的话,然后终于没能抑制自己的心情拉着她的手摇了摇,“鸥鸥我现在真的觉得自己超幸福的!” 
 
她笑的眉眼弯弯,就像是漂泊了多年的孤舟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港口。王鸥看着她,一时间竟然鼻头有点酸:“傻丫头。” 
 
她和王鸥一直唠唠叨到很晚,最后助理不好意思的说王老师明天还有戏要拍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才勉强作罢。临走前王鸥给了她一个拥抱,再三承诺婚礼一定会去当伴娘。 
 
“那捧花一定会是你的。”她笑着在她耳边说。 
 
王鸥走以后家里一下子空起来,吴映洁缩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 
 
这个时间,白敬亭大概还在剧组拍戏吧? 
 
他这些年也算稳扎稳打的拿了好几个不错的剧本,也摊上了几个大制作,大概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他每天忙的连轴转,睡得越来越晚。 
 
她翻了几遍他们的聊天记录,最后的一条停在白敬亭给她回的“晚安”上。 
 
大概是过于无聊,她突然起了要逗逗他的兴致,手指动了动,发送了一条俗气至极的问题。 
 
“白白,你说什么是爱情啊?” 
 
02. 
| 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无处躲避,总是让人,始料不及 | 
 
是白敬亭先表的白。 
 
说来大概没人信的,从出道以来就扛着注孤生和钢铁直男的两面大旗的白敬亭,竟然真的会主动跟自己喜欢的女生表白。 
 
那是明侦第四季的第一期录制,他们差不多有半年没见过了。吴映洁低着头玩手机,听见他说录制完要请大家去吃火锅。 
 
她抬起头,就撞进了他一潭温柔颜色的眼眸中里。 
 
“好啊好啊,正好我今天中午没怎么吃。” 
她欢快的应了一句,却瞧见他眉间的颜色并不大好看。 
“没有时间?” 
“嗯,这次的剧本很多诶。” 
 
白敬亭跟旁边的助理说了几句,转眼就变出一捧水果糖来:“知道你就没吃,兜里揣几颗。” 
她一愣,然后笑嘻嘻的接下:“谢谢啊,白白好贴心哦。” 
 
她一早就知道他是个极温柔的人,从见到他第一眼开始。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的眼睛里总是清明澄澈,从前他寡言,她便更有机会去看的眼睛。 
 
那双眼睛真的很好看。 
她从看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可那又能怎么样呢? 
她托着腮叹了口气,她比白敬亭大4岁,也并不属于长得温温柔柔极其好看的那种。 
尽管她长得显小,然而她也知道自己并不小了。 
 
她并不认为自己这是自卑,只不过是对自己有一个合理的认识罢了。 
 
况且白敬亭又是那样一个优秀而且前途无量的人。 
 
“怎么突然叹气?”白敬亭笑着揶揄她,“剧本真这么难记吗?” 
 
“是啊,”她皱着眉头长长的叹了口气,“实在是太难了。” 
 
喜欢你这件事,实在是太难了。 
 
大概是因为录制前没头没脑的谈话,她整期都极其不在状态,甚至连和白敬亭的感情线都没顾得上,最后被全票投出了局。 
 
倒是便宜了拿着凶手牌的白敬亭了。 
 
吴映洁看着一边笑得很开心的白敬亭,佯作生气的把资料甩在他身上:“喂你很过分诶!” 
白敬亭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背:“别生气了,下回让你把锅甩给我。” 
 
什么破安慰啊。 
吴映洁想翻一个白眼,这安慰一点效果也没有。 
 
“走吧吃火锅去吧。” 
白敬亭对于哄人束手无策,拽着吴映洁的袖子往前扽了扽:“你不是中午没吃饭吗,走,这顿我请。” 
 
吴映洁哭笑不得的被他拖着往前走,他走在前面,瘦长的影子打在自己身边。 
刚刚搜证的时候也是,他走在前头,回身见她兴致缺缺就伸出手来拉她:“怎么和我搭情侣线这么不高兴啊。” 
 
哪里有不高兴,吴映洁叹了一口气,我很高兴,超级高兴。 
 
“白白,”白敬亭听见身后人的声音,脚步一顿,转过身时却见身后的姑娘眼角有些红,“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喜欢什么样的? 
白敬亭闻言眯了眯眼。 
 
“大概要很阳光,” 
他第一次见吴映洁的时候自己还是演艺圈里的无名小卒,节目里的每个人都比他名气高。他几乎是怀了诚惶诚恐的心来和前辈们一一握手,到她时却赶上一个明媚的不得了的笑:“你好我叫吴映洁,你可以叫我鬼鬼。” 
 
“嗯……不用很聪明,” 
吴映洁是真的不擅长推理。 
白敬亭托着头看着她在本上记的乱糟糟的一团,以及画的小表情,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笑意。 
抬起头时正巧和她的目光相汇,见她垂头丧气的说了一声:“好难哦。” 
 
大概就是在那个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猛烈的“砰砰砰”的跳了几下。 
 
“但要善良。” 
吴映洁从来都善良,各个意义上。 
他见过网络上那些不好的舆论,一条条的,他看着都很心疼。 
 
偏偏吴映洁也是个网瘾少女,他每次见她开手机都心惊胆战的,生怕哪条不好的评论就伤到她。 
 
“其实白白你不用这么紧张的,”在白敬亭的无数次旁敲侧击之后吴映洁冲他笑了笑,“我没有那么脆弱啦,而且我知道大家就是就事论事啦。” 
 
她笑的阳光又灿烂,可白敬亭却看的心里酸酸的。 
 
他摸了摸她的头,说了一声:“没事,还有我。” 
不管外面有什么大风大浪,没关系,我都在。 
 
“这样哦。”吴映洁低下头点了点头,心里默默的将这几条和自己匹配了一下。 
其实也算吻合对不对? 
 
“鬼鬼,”白敬亭叫了她一声,“其实你这样的我就觉得很好。” 
 
吴映洁紧张的心怦怦直跳,她甚至觉得自己高中时的早恋都没像现在这样紧张过。 
 
“白白这算是,表白吗?” 
 
她玩笑般问出这句话,心里甚至已经做好了被他开玩笑带过的准备。 
 
可她却瞧见面前的人一怔,然后特别认真的点了点头。 
 
“算是吧。” 
 
吴映洁那一个瞬间觉得,自己的世界炸满了烟花。 
 
而白敬亭,是被烟花映得最亮的那一个。 
 
03. 
| 人就像患重感冒,打着喷嚏,发烧要休息,冷热交替,欢喜犹豫,乐此不疲 | 
 
也不是没生过气。 
 
吴映洁记得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白敬亭不顾她的反对在微博上公开了他们的恋情,然后任由着手机滴滴滴的响个不停。 
 
她说做地下情人不是也挺好,你现在正好是事业上升期…… 
他一把把她拢在怀里,用一个吻打断了她的话。 
 
“我媳妇儿怎么能做地下小情人呢?” 
 
她每次总能被他哄好,心里满腔满意的都是幸福。 
 
生气是因为白敬亭的游戏。 
 
吴映洁把衣服放进滚筒洗衣机,她晚上有一个小小的新歌发布会,要出去一趟。 
白敬亭最近比较闲,窝在家里打游戏,美其名曰是陪她。 
 
“白白你记得一会洗衣机响了就把衣服拿出来啊!” 
“好好好,你放心。” 
 
吴映洁本想着再嘱咐他几句,瞧见他已经戴上耳机催促着魏大勋赶紧上线就勉勉作罢。 
 
“别忘了啊!” 
 
等吴映洁回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大概距离出门两个小时。 
她在发布会上应付着记者的问题,他们都是些老练的记者,知道寻常的工作问题引不起来别人的兴致,专挑网上辛辣的八卦问题问。 
 
“请问您现在是像网上传的那样和白敬亭先生同居吗?” 
“白先生这几年发展很不错,请问您会有压力吗?” 
“请问……” 
 
她疲于应付这样的问题,但是又不能真的甩脸子,不然第二天的微博热搜估计就是“吴映洁 耍大牌”。 
 
真的很累。 
吴映洁只能挂上礼节性的微笑,说一句:“工作场合不谈私事哦,还请大家多多关注我的新歌啦!” 
 
唯一记得有一个还算比较善意的问题是“您和白先生要好事将近了吧?”。 
她真的特别认真的偏着头想了想,然后微微笑了笑:“我都听白白的吧。” 
 
后来助理在车上说,她那一笑特别温柔。 
简直贤妻良母。 
 
刚回家她就暗道不好,白敬亭依旧开着电脑打游戏。她几乎是直奔洗衣机—它孤零零的停在那里,很明显洗完衣服的提醒没能提醒到面前的人。 
 
“白敬亭!” 
她气的叫了他的全名,看着那人的表情由一脸懵转到惊慌。 
“鬼鬼鬼鬼……我我我没听见。” 
他结结巴巴的要跟她解释,却被她推到一边去。刚才在发布会上受的气现在尽数返回,吴映洁觉得眼睛有点湿。 
 
“反正我说什么你也都不听啊,”她气哼哼的把衣服都扔进衣篓子里,“道什么歉呐。” 
 
哪怕知道她现在对他发火来的无缘无故,可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大概是因为她真的担心配不上他,担心他的喜欢不过是一时兴起。 
 
“鬼鬼,你怎么了?”白敬亭想扳正她的身体,她撇着头不想看他—然而只是徒劳,她吸溜鼻子的声音隔着好远都能听见。 
 
“对对对……对不起,鬼鬼我真没听见……都怪魏大勋。”他紧张的甚至开始结巴,连忙给她抽了好几张纸。 
 
吴映洁难得看见他的蠢样子,噗嗤一声破涕为笑:“跟魏大勋有什么关系啦?” 
 
“他说话太大声了我都没听到……你怎么了?发布会上出什么事了?” 
 
吴映洁抬头看着白敬亭,他高她好多,这样仰起头就能看见他眼睛里一览无余的都是紧张。 
她觉得自己真的有些杞人忧天。 
 
“没什么嘛,”她别别扭扭的抱着他,然后把眼泪鼻涕都蹭到他衣服上。白敬亭“诶呀呀”的叫着想要躲开,却被她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干嘛,嫌弃我啊?” 
 
“没有没有,哪敢嫌弃我媳妇儿啊。” 
白敬亭短促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任命的把她抱在怀里:“我错了媳妇儿。” 
 
吴映洁喜欢听他叫她“媳妇儿”,语气间是别人学不来的亲昵。 
她喜欢听白敬亭说话,因为话里总能夹杂着几句京腔,她听着格外好听。 
 
“不许嫌弃我。” 
“不嫌不嫌。” 
“不许嫌我烦。” 
“哪里有。” 
“去晾衣服。” 
“好嘞。” 
 
第二天吴映洁还是上了热搜。 
 
倒不是因为发布会上的问题,而是来自于白敬亭的一条微博。 
 
图片是趁她睡着的时候偷拍的,床头的光线昏黄又柔和,就像是童话里写过的月亮河一样。 
配文很简单,只有两个字:幸福。 
 
“白敬亭吴映洁 幸福” 
 
04. 
| 那么感情,是否以此类推,有的很平淡,有的撕心裂肺 | 
 
白敬亭看到吴映洁那条没头没尾的消息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刚坐上出租。 
 
剧组那边刚刚杀青就他坐上了飞机,连杀青宴都没来的及吃。同剧组的还有一起在明星大侦探合作过的杨蓉,看着他一脸急匆匆的样子便揶揄道是回家陪老婆去吧? 
 
“可不吗。我走了哈,改天我请大家。” 
他谢过服装道具导演,以及同场搭戏的所有演员。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飞机落地是晚上10:20,打个车到吴映洁家差不多也就半个小时车程。 
肯定能赶在这一天过完之前到家。 
 
坐在车上,才终于想起来这一天都没给吴映洁发过消息,打开手机,才瞧见置顶里的那条问句。 
 
“白白,你说什么是爱情啊?” 
 
排除吴映洁看书的可能性,正巧他听说王鸥这几天在台湾拍戏,想也没想就回过去:“鸥姐来过了?” 
 
吴映洁没有问过这样的问题。 
白敬亭将手支在车窗边,她看着像是个长不大的小丫头,实际上什么都懂。 
懂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说什么会比较好。 
 
就像当年,如果不是因为瞧见她眼里浅浅的笑意,他可能也没有勇气跟她表白。 
她对谁都好,和谁组cp都无比和谐,白敬亭有时候不知道她的情绪究竟是分给自己的,还是分给什么所谓的白rap或者别的角色的。 
 
白敬亭也没想过这样的问题。 
他人生的前二十几年活得很简单,也很直接。他对于自己的感觉和目标都清楚极了。 
 
就像当认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动摇过。 
 
于是就算她误投他,把他冤死,他都只会笑着说不怪她。 
他其实是一个特别想赢的人。 
 
因为喜欢,所以例外。 
 
什么是爱情? 
白敬亭听着这个问题有点想笑。 
 
大概是阴雨天,大暴雨让飞机延误了,两个都不想起床去外地拍广告的人在被子里笑出声来。他一翻身就抱住她,特别霸气的跟她说:“咱继续睡。” 
 
又或许是他们难得逛一次街,吴映洁说什么也要去给他挑一件衣服,挑来挑去总没有好看的,拉着他去楼下的甜品店里大吃一顿才肯罢休。 
 
亦或者是她缠着他让他叫她北京话,可是儿化音怎么都睡不好,听起来滑稽的很。他在一边笑的肚子疼,吴映洁拿着枕头砸在他肚子上,说:“有儿什么好儿笑儿的儿。” 
当然结局是他在吴映洁的一顿“暴揍”里笑的直不起腰来。 
 
还有就是他俩都不会做饭,有天吴映洁突然突发奇想要和他征战厨房。两个人看着黑漆漆的食品和一片狼藉的灶台,一致决定还是点外卖比较好。 
 
他知道她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所以才会选择尽早公开,在微博里秀恩爱。 
 
他们不在镁光灯下时,也像最平常的情侣那样,他吐槽她包包太多,她说他的球鞋无用。 
 
他们比他从前想过的,还要幸福。 
不会很平淡,也没有撕心裂肺,其实只要跟你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是爱情。 
 
白敬亭到了地方,司机师傅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大明星,说自己的女儿特别喜欢他。 
 
他笑着回了句谢谢。 
 
吴映洁回了他一条语音,大概就是说他真不解风情。白敬亭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按下门铃。 
 
屋里传来一阵跑动的声音,紧接着是门锁打开的响动。吴映洁穿着条吊带裙子,看见他在门口整个人都惊呆了。 
 
“生日快乐鬼鬼。”他将她抱住,“怎么样,今年的生日礼物不错吧?” 
 
05. 
| 也许多年,也许瞬间,你自有答案 | 
 
白敬亭和吴映洁结婚的那天,是个天气好的不得了的艳阳天。 
 
场地是吴映洁挑的,是一片大草地。他们只邀请了各自的好友,规模不大,但是很温馨。 
 
何炅看着吴映洁,竟然自己也想要流泪。他摸了摸她的头,说了一声:“以后更是幸福喽。” 
 
吴映洁说着他简直是又要惹她哭了,镜子里的新娘婚纱雪白,眉眼弯弯。 
 
这个场景,她只在梦里见到过。 
 
王鸥如约出席,她穿了一条往日没见她穿过的白裙子,简约又好看。 
“新婚快乐,鬼鬼。” 
她抱了抱她,然后小声说:“我怎么比你还紧张?” 
 
吴映洁由他们领着走到草地上,面前的路不长,旁边坐着的都是他们共同的好友。 
白敬亭在路的中间站着,西装笔挺,神色温柔。 
 
“有请新娘入场。” 
 
吴映洁踩着高跟,一步一步走向他。 
 
她从前过的没有多好,也没有多不好,只是一个人承担着各个方面的压力,身边有人来也有人走。 
她一直觉得自己习惯了。 
 
直到遇见了他。 
 
吴映洁走到白敬亭身边,他拉起她的手。他的手有点凉,也有点湿。 
但是她拉着,就觉得未来的路都有了光。 
 
往事一幕幕就像过电影一样在吴映洁的脑海里闪过,他的青涩,他的表白心意,他对于她的宠溺。 
 
遇见了他,她才觉得原来生活这么美好。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请原谅我有点激动,”白敬亭接过话筒,他说过婚礼要自己主持,“今天这个日子,对于我来说很特别,因为它不仅是我结婚的日子,也代表了我和鬼鬼又向我们所共同期待的未来迈进了一步。” 
 
“我一直觉得,结婚是一件长长久久的事,现在更是这样觉得的。” 
 
“我不太会说情话,”白敬亭转过头来,眼睛定定的盯着她,“也不用什么生老病死的了……鬼鬼,我爱你。” 
 
吴映洁有点想哭,也有点想笑,她使劲点点头说:“我也爱你啊白白。” 
 
“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戒指是定做的,内侧刻了一小圈字,是他们两个的名字。 
白敬亭小心翼翼的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然后看着吴映洁也将戒指套在了他的手上。 
 
“那个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啊!” 
魏大勋在旁边喊了一句,然后是底下人善意的起哄声。 
 
白敬亭往前站了一步,耳朵通红。 
“可以吗?” 
 
废话可真多啊。 
吴映洁又想翻一个白眼,她踮起脚尖,捧起白敬亭的脸,交换了一个的绵长的吻。 
 
耳边的哄闹声突然小了,她的眼里心里各个感官里大概只容得下他了。 
 
她的那个问题,大概有答案了。 
 
始于唇齿,伴于岁月。 
 
 
 
 
 
【完】

目录直通车

评论(37)

热度(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