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全员向AU】惊蛰又霜降·二

【第一案:清河碎尸案 结案解析】
上一章
第八章:槐花香 
 
郝仁无数次的从睡梦中惊醒,看着一如既往的黑夜和低垂的星空,恍惚间竟然以为还是三年前。 
 
那时候郝家村还在,苏府也还在。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对面歌舞厅里灯红酒绿,不知疲倦的人们一遍遍的唱着眼下最时兴的歌曲。苏青也在这里,那个让他魂牵梦绕了整个青年时代的姑娘,那个天使一样的人,如今也委身于这种地方。 
 
而这一切,都来自于那个甄副官。 
 
三年前,他在苏府做工,想着苏小姐近日来心情不是很好,院里的玫瑰开了他可以采几朵放到她的窗前。正这样想着,便看见有很多人乌泱泱的涌进来,目光所及之处尽是血色。 
那个唠唠叨叨的张妈,喜欢打扮的丫头小翠,还有严厉的管家李叔都倒在他的面前。他一下子慌了神,趁着别人不注意从后门溜了走。 
 
他浑浑噩噩的在街上转了好几天,好不容易转到了郝家村,看见的只是一个烧的只剩下灰的荒地。 
 
就在这不到一周之间,他失去了自己在世上所有爱的人。 
 
后来他买了份报纸,才知道苏小姐失踪了,他一时竟然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伤心。 
活下来就好,至于血仇,我来报。 
 
郝仁甚至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样一步步攒了钱的,等到他真的去了上海,整容了回来,看见那张和甄副官一模一样的脸的时候,他竟然一下子哭出了声来。 
 
先杀甄副官,再搞垮贾大帅。 
 
他看着地上已经被自己勒得断了气的甄副官,目光逐渐变冷。他甚至都不敢回头去看镜子里自己的样子,那种凶狠的,如同真的甄副官一样的情形。 
 
他谎称自己大病一场,忘了许多事情。明面上他跟着贾大帅做事,背地里却给了芒城大帅不少情报。 
 
“听说你和贾大帅是过命的交情,你怎么会背叛他?” 
“大帅说笑了,我只忠于自己。” 
 
他记不清楚秋月的风到底有着怎样的凉意了,只是他无端的心底一凉。 
 
他只忠于自己。 
 
 
 
 
 
遇见贺善和阿倩是两年之后的事情了。 
 
他跟着贾大帅去北平,他大笑着说歌舞厅的一个舞女最近红得很,要叫来给他们跳一曲。他面上装作感兴趣的样子,实则暗地里想着究竟距离扳倒贾大帅还有多久的日子。 
 
大概不出半年。 
 
半年之后,他就再也不用披着这副皮囊苟活于世了。 
 
珠帘被挑起,进来的姑娘言笑晏晏,他这辈子也忘不了这张脸—那分明就是苏家的小姐苏青。 
 
有那么一瞬,他甚至都起了拉起她逃跑的心,可是面前人的浓妆和他心底的那副模样不断交替重叠,好像在告诉他:别停下来,别放弃。 
 
“甄弟喜欢吗?”贾大帅侧过脸来问他。他微微一笑,伸手将阿倩揽入怀中,无视那人的挣扎。他一面装的粗鲁,又一面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弄疼了她。 
 
“美人谁不喜欢。” 
他用着连自己都感到恶心的声音:“跟我回去吧,省的再在这里劳心劳力的。” 
 
毫不意外的,他感觉到那人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她的目光冷冷的,就像是一把淬了毒的刀子。 
 
你最好恨我,这样才能活下去。 
 
在贾大帅发火之前,他慢条斯理的站起身,然后斟酌着力气扇回去。她脸上很快肿起一块来,但这只是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 
 
“滚出去,”他压低了声音道,“别在这里脏了我的眼。” 
 
我是为了保护她,他安慰自己,我别无他法。 
 
他特意在能看见她的地方置办了一处私宅,院子里种上她最喜欢的槐花,北房里按照从前她在苏府时的样子打理的。 
他将地契和金条都放在一个上了锁的箱子里,并且托了一个手下人如果他一周都没有音讯,就把连箱子带钥匙都交给歌舞厅的阿倩小姐。 
 
这是他能为她做的最后的事情了。 
 
 
 
 
郝善的行踪他一直在查,好巧不巧,他竟然也是在北平,做医生。 
他改了名字,性子也大变,可是他能看得出来他骨子里还是那个善良的郝善。 
挺好的,他杀人,他弟弟救人。 
他遭报应,他弟弟就能上天堂。 
 
他每个月都会寄一笔钱往贺善家去,只是不知道他用了没有。他从小就是被他捧在手心里养大的,不知这些年究竟吃了多少苦头。 
好容易找到了他,自然不肯让他再委屈的,暗地里能帮衬的就帮衬些了。 
 
他知道贺善一直在查他,也知道自己谋反的证据是贺善交给贾大帅的,不过他从来都不后悔。 
 
从来。 
 
 
 
 
 
3月18日。 
芒城大帅来信,说是不出半月便能将贾大帅连根拔起。他听见这消息一时间竟不知作何感想,竟然愣了许久。 
 
终于要结束了。 
下面该他收尾了。 
 
贾大帅22:40的时候来到他的住所找他,怒气冲冲的问他为什么要背叛自己。在这个位置上养尊处优了多年的贾大帅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郝仁打晕,被拖到尚安里86号的东房中绑了起来。 
 
郝仁垂着眼睛看着地上的人,勾了勾嘴角。 
 
替罪羊找到了。 
 
他知道贺善今天会来,他最清楚他的性子,肯定会亲自来看一下贾大帅有没有真的杀了他。 
毕竟他的跟踪技术一点也不娴熟,而且眼睛里的仇恨浓烈的几乎要喷出来。 
 
他大概等了一会,听见身后的门吱呀的响了一声。他装作惶恐的要去拿枪,却被一颗子弹贯穿了胸膛。 
 
他不必回头,也不想回头,他和他的诀别不该是以这样的身份。 
 
在闭上眼之前,他只想告诉他记得解开贾大帅的绳子,他自然会把自己大卸八块以泄怒火,到时候就没人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他还想见见阿倩,跟她说一句对不起。 
 
可惜都没机会了。 
 
 
 
 
 
 
大张伟惊讶的看着审判结果,他竟然选对了! 
作为判官里正确率一直保持在及格线水准以下的人,这次成功实在是令他惊讶。 
 
郝仁的魂魄重返人间,幽幽怨怨的讲完这个故事。他的身影逐渐变得越来越淡,最后化作一股青烟消散在日光下。 
 
他们说,是因为他生前杀了太多的人,所以不能入轮回。 
 
那个箱子他们还是按照郝仁的遗愿交给了阿倩,只记得她拿到的时候一直在哭,眼睛红红的。 
她已经记不清那个园丁了,可是她还是很感动。 
 
毕竟曾经有一个人这样爱她。 
 
后来她好像从他们的世界里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尚安里的槐花依旧谢了又开,只是女主人不是她。 
 
贺善失了三魄,身体不好的很,但还是继续做着医生。他这一辈子唯一做的一件错事就是亲手杀死了他的哥哥,为此,他甚至将花上一辈子的时间来走出这段痛苦。 
 
何炅暗地里帮了芒城的大帅一把,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怎样帮的。只记得那天火烧云一样灿烂的光景,还有街上小童的卖报声。 
 
在郝仁死后,世界终于回到了他想要的那个样子。 
 
 
 
 
 
 
“其实我觉得郝仁挺惨的,”一次闲聊的时候白敬亭说道,“为了报仇搭上了自己的一切,最后还被自己的弟弟杀了。” 
 
“可是他成为了甄副官之后,也确实由于不得已做了一些同从前甄副官没什么区别的事。”撒贝宁磕着瓜子,悠闲地躺在藤椅上逗着大黑,“不过最后苏青也算是得到了个好结局。” 
 
“可不是?也算是善恶到头终有报了。”大张伟半眯着眼睛,“这难得闲几天,这魏晨带着潘粤明出去买菜去了……哎?鬼鬼跑哪去了?” 
 
“谁知道她。”王鸥托腮坐在桌子前面发呆,“一大早就咋咋唬唬跑出去了,还拉着何老师一起……说不定是又看见什么新鲜玩意了。” 
 
话音未落,就听见门“砰”的一声被撞开,鬼鬼就拉着身后一脸惊恐且不知所措的何老师冲进来。 
 
“我的小姑奶奶啊?你这又唱的是哪一出啊?”白敬亭心疼的检查了几遍门框,确认完好后才看向鬼鬼。 
毕竟要是鬼鬼撞坏了门,赔钱的可是他。 
“什么哪一出的……城南出案子了,张若昀叫咱们过去呢!” 
 
众人对视一眼,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 
 
“什么事啊这算!” 
 
 
 
 
 
【第一案 清河碎尸案 审判成功】 
【正确率 57.69%】 
【顺便说一下打tag的事:由于是全员向,所以分给cp向的互动可能不会太多(我会尽量安排多一点),所以只要有互动都会打上相应的tag,没有的话就是明侦和惊蛰的。如有不便,还请见谅】 
下一章
 目录直通车

评论(32)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