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全员向AU】惊蛰又霜降·番外篇之元旦快乐

又是一年好光景。

何炅站在庭院里,院子里的桂花早就谢了,花瓣也已经萎在泥土中看不出来了。院子里有点冷,北风夹杂着凛冽糊到他脸上,却又被挂着的红灯笼映的火红。

是鬼鬼说的,在西方,明天是元旦,同他们的大年初一差不多。

他们虽然不守旧,但总觉得这样的节日过不过的对于他们来讲也没太大区别,判官寿命已经长到不需要以年来计算。

可抵不住鬼鬼的好奇心,她扯着白敬亭的袖子撒了半天娇,硬是让小白不好意思的找他说要不就过这么个节吧,反正冬日里客人也少。

这不,他们照着新春的礼遇,从里到外的将整个惊蛰改成了喜气洋洋的样子,大张伟从风月楼里借来了几个红灯笼,挂在外头。

王鸥替他们归置了几件新衣裳,不过不全是大红的。

“你们都多大了,大红色太艳了吧。”王鸥如是说,“我找人做了几身藏蓝色的,怕不喜庆,还特意命人用红线绣了点花样。”

“鸥你可太好了。”大张伟有些激动的摸着衣料子,那衣料子都是好货,是杨蓉和薛之谦送来的。他们因为在宫里走不开,就托人送了出来,说好歹是一点心意。

“太客气了。”王鸥笑的一脸真诚,“记得给钱就行。”

“多少?”

“你两个月的月钱。”

“……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这硬件都准备利落了,还有点旁的总是要备着的,那就是礼物。

鬼鬼最是闲不住的,东跑西窜的问他们都准备了什么。从撒贝宁和何炅这两只老狐狸这里自然是套不出什么话的,大张伟又从来没个正形,王鸥倒是个好说话的,不过自从乔振宇死后,她许久没见过她笑的灿烂的样子了,便也不好叨扰,于是,鬼鬼就把全部火力都集中在了白敬亭身上。

“白白,你给我准备了什么呀?”

她拉着白敬亭的袖子,眨巴着大眼睛。

“晚上不就知道了吗。”白敬亭故意不告诉她,转过身便要走,硬是被她拉住:“可不是还要等到晚上嘛……”

小姑娘语气甜糯的冲他撒娇,白敬亭觉得心都要化了。

但是,作为古代的五好少年,白敬亭还是要不忘初心。

“不行,告诉你了不就没意思了吗。”

说的那叫一个义正严辞。

鬼鬼还想拉着白敬亭撒娇,却被一旁打算出门的撒贝宁扽走:“你不准备礼物吗?正好我要去买点东西。”

“诶!撒先生你拉我干什么啦!”

鬼鬼一脸惊恐的被他拉到大街上,面上很是不爽的扯开他的手:“你干嘛啦?”

“你不需要准备礼物吗?”撒贝宁挑眉看她,“别一天到晚跟小白腻腻歪歪,影响不好。”

鬼鬼不服气的反驳道:“那你不也和何先生狼狈为奸?”

“狼狈为奸不是这么用的!”撒贝宁抬手敲了她一下,看着小姑娘气鼓鼓的样子又换了一种迂回政策,“你看啊,元旦就要到了,你也要给小白准备礼物是不是?”

“我已经准备了啊。”

“……你每天都在茶馆里瞎晃的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你管我呢……话说撒先生,你是想要给何先生挑礼物对不对?”

撒贝宁一脸被她看穿小心思的窘迫。

鬼鬼乘胜追击:“还不好意思直说?”

“鬼鬼你跟谁学的……学坏了。”

撒贝宁最终认命的叹了口气:“你可不要告诉他,不然我估计会被笑话死。”

鬼鬼指指对面的饭馆:“一只烧鹅。”

“不,你这怎么还带要封口费的?”

“两只。”

“还带坐地起价的?”

“你买不买?”

“好好好,我的姑奶奶。”撒贝宁把钱往她手里一拍,“怕了你了。”

至于后来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鬼鬼咬着烧鹅表示很无辜。

“他自愿给我买的,说是礼物。”她眨巴着眼笑的狡黠。

家门不幸啊……撒贝宁痛心的想道。早知道他应该制止鬼鬼和白敬亭的朝夕相处,还他那个傻白甜鬼啊!

日头下的飞快,何炅早前看时还映在天空正中,如今再看已经暮色昏沉了。

大张伟接待完最后一波客人,将洗碗布撂在水池里,揉了揉酸痛的脖颈。刚想说“老乔给我贴副膏药”便愣在原地,嘴巴哆嗦着把那个名字吞回去。

他确乎是死在地府了。

王鸥还是买的饭,一大桌子,笑着招呼他们吃饭。椅子是七把,惯例的。

“那个啥,我们要熬夜吗?”白敬亭一边将肉塞到自己嘴里一面含糊的问着,“就像春节那样。”

“熬吧。”何炅笑了笑,“要过就过个圆圆满满。”

等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估摸着也快到子时了。王鸥将礼物都拿出来,一一分发给个人,笑的有些羞,“这是我找的玩意,是原来还在府里时候攒下的,净是些零碎。”

哪里是些零碎。撒贝宁看着触手温润的羊脂玉咂咂嘴,这可都是些压箱底的宝贝。

“霍,和鸥姐的一比,我这就草率了些啊,可别介意。”大张伟一面笑着,一面掏出几张符。他念了些他们都听不懂的咒语,那符上便形成了生动的话。

“给小白的,咋吃都吃不胖符。”符上的火锅还冒着热气。

“谢了啊。”

“给鬼鬼的,嗯,越来越可爱符。”符上的小姑娘笑的开心。

“谢谢大张伟。”

“给老撒和老何的,腿长两米符。”符上的人有着一双大长腿。

“没点正形。”

“给鸥姐的,”他顿了顿,敛了几分笑意,“心想事成符。”

符上,只有一个医箱。

“谢谢。”王鸥接过符,笑了笑,“谢谢。”

他们突然安静下来,各自分发着礼物,多半是些时兴的玩意。大概新奇的就是白敬亭给鬼鬼亲自做的暗器和撒贝宁送给何炅的那个铃铛。

“希望这个东西它能保护你……”白敬亭红着脸挠了挠头,“我这个人不会说话……我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快快乐乐的,就行。”

“我能…抱抱你吗?”

白敬亭抱着她,动作小心而轻柔。

“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鬼鬼轻声笑着,附在他耳边,“谢谢白白。”

这厢,撒贝宁跟何炅说这铃铛是被他加了封印的,让他常带着,这样他走到哪他都能感应到。

“我又不是小孩。”何炅很不满意他的要求,“而且这个响声也太大了,不方便。”

“万一你又动用能力做什么怎么办?”撒贝宁睨他一眼,那人气势弱了几分。

“我知道分寸。”

“戴着。”

“我能保护好自己,你别忘了,我有地府的力量。”

“戴着。”

何炅看着他,那人眼里净是坚定和炽热。他服了软,伸开双臂,说道:“好好好,你帮我挂吧。”

撒贝宁满意的将铃铛扣在他的腰间,恶狠狠的威胁他说:“不许摘。”

“不摘。”何炅揉了揉那人的头发,“我睡觉都戴着好吧?”

满意的看到那人带着骄傲的笑,还想说点什么,耳边爆炸的烟花声传来,便也顾不得了。

他们套了件外衫急急忙忙跑到院子里,院子里有点冷,他们六个人挤成一团,跳着。

头顶的天空中炸开靓丽的烟花。

这样就很好,所有人都想,就这么一年年过去,就这么一年年的陪伴。

时间会带走一切,也会带来一切。

又是一年了。

“新年快乐!”




目录直通车

评论(34)

热度(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