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全员向】惊蛰又霜降

第四章:黄粱梦(肆)
【大结局】

面前的两只百鬼之王张着血盆大口,咆哮着要将他们撕成碎片。

何炅之前的昏厥不过是因为脱力,不严重,休息片刻便缓过神来,真正严重的是他身后的疤,不仅火红,而且好像在汲取着他的生命力。

或许有了之前的惊险经历,而后的一路他们倒都是顺顺当当的,白敬亭再也没有松过鬼鬼的手腕,他的目光也再不敢从何炅身上离开。

或许是怕再一次的手下一空,又或许是因为他害怕再次重温旧梦。

白敬亭轻点几下脚尖,将鬼鬼推到王鸥身边,手执长剑毫不客气的朝魑魅冲过去,他着蓝衣,素的像是一道影子,飞也似的冲着那庞然大物而去。撒贝宁在路上捡了些从前死人留下来的兵器,一一分发给大家,别的不说,自保的能力也该是有的。在白敬亭闪身而动的同时,他也跟在白敬亭身后。

一前一后,一明一暗,宛如两道花火,与之碰撞。

大张伟的符咒上燃起一团火光,映得他的脸也红彤彤的,他念出拗口的咒语,狠命一甩。

百鬼之王的怒吼声不绝于耳,四周的密压压的黑色树木像是利刃,随之准备着斩下。

鬼鬼拿着砍刀—那是一把通体漆黑的大砍刀,立起来估计快要到她的头,她想自己是疯了,才会这样不管不顾的冲上去,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武功,也不管能不能活下去。

像是一只急于扑火的飞蛾,忽闪着翅膀朝着渺茫冲过去。

王鸥的弩上面贴了大张伟的符,发射的时候总会有附加效果。风将她的一头长发吹的飞起,露出侧颜。

何炅和乔振宇站在大张伟布的阵里面,何炅后背上的伤又开始刺痛,一下接着一下,好像有什么粘腻的液体贴着他的里衣落下。乔振宇跟他说他流血了。

“没事。”他笑着攥住乔振宇的手,“是大限将至了。”

他是唯一一个受到天雷刑罚的人,而他知道魂魄灰飞烟灭的感觉,毕竟审判了那么多人,这点自觉还是有的。

先是身体腐烂,接着便是意识消逝。

他的确无法做到心如止水的面对自己的死亡,可是他没有办法逃避这一切,他们都在他的身后,他不能退。

“何先生…”乔振宇叫了一句,便没了下文,他医得了人,可是却无法医治他的伤口。

何炅本想说些什么,却在瞥到百鬼之王的攻击时猛的将乔振宇往后一拉。他们刚才站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条大裂缝,两只百鬼之王在白敬亭和撒贝宁的纠缠之中逐渐败下阵来,但实力仍旧不可小觑,它们嘶吼着,因为剧痛而狂躁起来。

“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何炅刻意忽略背后的剧痛,他紧紧的盯着那个冲上去的人影,生怕看漏了什么。

一旦他有危险,他就会发动技能。

这边白敬亭和撒贝宁的主战场打得并不轻松,之前在避难所里虽然已经制定了计划,可是真正实施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困难,譬如百鬼之王虽然看着体型庞大,却是灵活的很,对于他们的进攻都能做出准确的预判,这一来二去的,他们身上也添了不少伤。

鬼鬼只能站在离百鬼之王的不远处进行砍杀,而且还要时刻小心提防着它们的反攻。她被百鬼之王的戾气伤得遍体鳞伤,可她连一句“疼”都不敢喊,他们已经来不及小心翼翼了。

所有人都想问,到底该怎么办。

……

黄磊透过水镜看着这边的情景,勾起嘴角笑了笑,一别多年,他们竟还有这样的本事也的确是不错。

从何炅执意离开阎罗殿到现在,算算也已经过了十几年了吧?他们从小就熟识,一起长大,何炅小时候性子温和,却很少开怀大笑,也很少掉过眼泪,跟个小木头人似的。

直到他把那个撒贝宁带回来,何炅脸上的表情灵动了很多,甚至,还为了那个人求了自己。

他知道,他动心了。

黄磊目光扫过面前的茶具,眼睛里有些冷意,他不在乎何炅到底喜欢什么,喜欢谁,可那时候他刚当上阎王,根基不稳,容不得何炅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他添乱子,于是便设计了一个他们完全不可能完成的考核,把他们都放到人界去了,自己则留在阴间肃清人手。

他勾几下指头,他们所有人的记忆都飞到了他的掌心,他用法术把这些记忆通过水镜都送了出去。

“算是帮你们了。”他低着声音轻轻的说道。

……

这边众人的脑中一阵胀痛,那些尘封了多年的记忆纷至沓来。撒贝宁见着他们有误,以为是阴界的鬼气让他们感觉不舒服了,连忙拉了白敬亭一个闪身。

“小白?没事吧?”

撒贝宁有些担忧,嘴上却还是不着调的调侃:“你可别这个时候有事啊……我一个人哪里应付的过来?”

“我没事……撒先生,我好像都想起来了……从前作为影子的时候。”他揉揉脑袋,从前那个脑海里模模糊糊拿着一根筷子就刺向对方喉咙的姑娘逐渐清晰,鬼鬼。

他心里那些若有若无的心思终于迅速的破土而出,好像要长成一棵苍天大树一般。

不过现在他还来不及想那么多,挽了一个剑花就向前俯冲而去。或许刚才的他还不敢这样做,可是现在他拥有了两世的记忆,习武两世,剑法自然精进。

撒贝宁的心忽而就放下来了,既然大家都恢复了记忆,那么两个百鬼之王对于他们来说就简单的多。

大张伟打开了折扇,折扇边缘是一圈火光,他踏着步法,鬼魅般飘至魍魉身后,将扇子飞转而出。

鬼鬼拿着砍刀,虽不是她之前喜欢用的武器,但总比之前用着顺手多了。她用砍刀划出一个完美十字,顺着那伤口一踏,又一次斩杀。

王鸥倒是拿到了她从前惯用的弩,不过记忆中所带来的千百次瞄准训练使得她不用再小心翼翼的对准百鬼之王,她只需要大致对准,便箭无虚发。

何炅则在记忆恢复的同时也恢复了他从前的法力,他左手一张,上面便冒出了一团黑色的气,他念了个咒,那黑气便像是有灵性一般缠住百鬼之王,将他们密密的困在一起。

乔振宇记不清自己面前那些混沌的光影和泠泠的剑声,他甚至记不清楚魑魅魍魉是如何惨叫着倒下的,他只记得在大片烟雾消散的同时,王鸥泄了力跌坐在地上的狼狈模样。

他们终于成功了。

“呼……”

漫长的战斗所带来的心理和生理上的疲惫已经让他们没有力气再唏嘘,一路上没有进行过格斗的乔振宇此刻倒不是很累,他站在一旁,眼神里晦暗不明。

刚才,在所有人都能够拿着武器战斗的时候,只有他,呆呆地站在一旁,像个傻子一样什么也干不了。

或许这就是他与他们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

他正在走着神,忽见不远处没有死透的魍魉挣扎着爬起身来,怒吼着就要朝王鸥攻击去。

世界静了,静的就剩下他的心跳和那人纷飞的头发,电光火石间,他的后背一阵剧痛,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然跌在了王鸥的身边。

他们都没反应过来。

王鸥只觉得一阵黑影掠过,挡在她的身后,便听见白敬亭拔剑的声音。粘腻的血掉在她的脸上,她失了声音,瞪大着眼睛看着那人从她面前倒下。

“老乔!”何炅反应过来,便向他奔去,那人已经被魍魉的一爪子拍碎了七魂六魄,奄奄一息的躺在王鸥腿上。

“乔振宇……你混蛋。”

王鸥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浑身都在抖,也不顾她的手套已经掉落,她紧紧的握着乔振宇的手,拼命的摇着头。

“不要……不要……”

众人都静立在原地,沉默着。

他们都知道救不回来了,可是谁也没有办法去开口。

“哈……哈……”乔振宇的嗓子已经被血糊住,让他一张嘴便止不住的流出血来。他感觉全身都疼,而且冷。他知道自己要死了,他救了那么多人,救了那么多条命,自然也就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

他有点害怕,不过还好,他手里的温度很暖和,也就不那么怕了。

他抬起手,为那个哭的浑身颤抖的姑娘擦干了眼泪。

如果有来生,你会找到我的吧?

“终于……为你做了一件事啊……”

他沉沉的闭上眼,魂魄飘出体内,他死在阴间,阴间鬼气厉害,他投不了胎,只能化为荒魂慢慢飘散。

“你个傻子……”她抱着他,泪水流到他的头发里,“你个傻子……”她不曾经历过别离,没想到第一次便是锥心之痛。她泪眼婆娑的看着周围的人,抽了一下鼻子:“他走了。”

撒贝宁上前把手放在她的肩上,紧紧一握,他懂这样的感觉。

“节哀。”

哪怕他心里也如同凌迟一般,可他不能垮,他还要把他们带回去,他答应过的。

黄磊此时现了身,他身上是一袭飘逸的黑色长袍,虽然身材有些发福,却仍旧不改昔日里的俊逸。他冷眼扫过那些人的面庞,最终在看到何炅的时候展开了一个笑:“回来了?”

“你有本事复活他的对吧?”何炅冷着脸,他生怕自己的一个表情不对就引来对面人的怀疑。他后背上的伤愈发严重了,他能感觉的出来。这伤口像一只不知疲倦的怪物一样吞噬着他的生命。

“可是,你们之间啊,我只能选一个。”

黄磊笑的一脸无辜。

这是他们必须经历的一课,死别。

撒贝宁转过头来,狠狠的盯着他:“还要怎样?他都已经给过你一条命了!”

他看着何炅身后被鲜血染红的衣料,心里如同被蹂躏过千万次一样。他扶着何炅,第一次感觉到无边的绝望。

若是他死了,他会怎么样?像王鸥一样的痛彻心扉?

他可能连哭都哭不出来。

白敬亭拉着鬼鬼站到一旁,他眼里似有着火苗,掷地有声:“我们都已经死过一次了,欠地府的恩情早就还了,再说了我们今后也是为地府做事……可是老乔……他……”

“他是个人类,永世不能入轮回。”黄磊笑着补充道,“你觉得他可怜?”

黄磊一双大而明晃晃的眸子里盛满了莫名的神色:“可很多时候,人不得不信命。”

他言罢,又是笑意盈盈的样子:“赶紧选吧,你看炅炅都快撑不住了。”他所言非虚,何炅觉得眼前一片模糊,他的确快挺不住了。仿佛每一块骨头都在疼痛,像是虫彘的撕咬。

“救何先生吧。”

王鸥站起身来,看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自己身上,轻笑了笑:“看我做什么?”

“鸥你…别是伤心过度吧?”大张伟有些担忧的看着他,“虽然我们都想救老何,可是……”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总是怪异。

王鸥身上还有着大块的血迹,她回过身看着那人俊秀的面庞,摇了摇头:“我很清醒。”

“我们死后不也是不入轮回的吗?不过是他先等等我罢了。”

“救何先生吧,死者已逝……”她咬住唇,深吸了几口气,眼睛里是从未见过的笃定,“生者节哀。”

黄磊自得的笑了笑,毫不意外,他将目光扫过每个人的脸,最终几乎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们毕业了。”

【尾声】

惊蛰茶馆依旧生意兴隆。

他们现在不仅接活人的案子,还接死人的案子。那些鬼魂没看清楚凶手,一脸不情不愿的不去投胎,就干脆都被分配到他们这里来了。

魏大勋偶尔回来,不过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妖界掌管。虽然一开始被他们不待见吧,但是凭借着他的一腔傻劲倒也是逐渐的被他们原谅了。

何炅身上的天雷伤被黄磊消掉,说是从现在开始他们的判官生涯才正式开始。他依旧是茶馆里唯一泡茶的人,也依旧是那个跑前跑后永不知疲倦的何判官。

撒贝宁依旧替邻里邻居的处理小案子,倒也都没错过,积累了不少人品。不过他倒是对于何炅看的严,生怕他一不注意就又自作主张了什么事。

鬼鬼和白敬亭依旧是每天的怼来怼去,偶尔逗逗大黑,他们两个也出案子,一块出,据白敬亭说是怕鬼鬼太傻,都给错判了。对此大张伟表示很怀疑。

大张伟呢,依旧是每天过着闲散日子,他倒是没出过什么案子,不过替他们招魂倒是招的越来越溜,平常竟然还接管起了开导鬼魂的工作。

至于王鸥……

杨蓉坐在她旁边,看着她的模样叹了一口气。

“我听说了乔医师的事……若是乔医师还在……”

王鸥习惯了坐在窗口远眺,好像这样便能在下一刻就看见那个朝思暮念的人穿着他喜欢的青色袍子站在那里,冲自己扬起手中的医药箱,笑的灿烂。

“他一直都在。”

王鸥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起身关了窗。她冲杨蓉笑笑,像是在宽慰她:“走吧,你出宫这么长时间陪我,到时候皇上问起来总是不好回话的。”

屋外已是深秋,落叶为地面铺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地毯。四周散落的星星点点的光凝聚起来,向着地府的转生井飞去。

他们的故事,还没结束。

End.

【写在后面的絮叨:
经过小半年的拖拖拉拉,这篇文总算有了结尾,当然,可能还不够完美。可能还会有番外吧。

怎么说呢,这篇文见证了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萌新一点一点的变成一个拥有将近700fo的人,真的特别的感谢那些一路支持我的人和鼓励我的人。

惊蛰一落幕了,但是还会有第二部,第三部,如果你们愿意看,我会一直写下去,正如我所说的,他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可以说,这是我第一次写比较长的文吧,之前一般都是一章或者两章,最多不会超过十章的样子,真的也是我的一个尝试。
可能很多设置都不够完善,很多地方还可以修改,但是我还是很心满意足。
最后,谢谢那么多喜欢这篇文的人,谢谢。】





评论(70)

热度(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