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双北】匆匆那年(上)

撒微笑&何美男

看了新的一期明侦抑制不住我的写文心

有私设

本来想着名正言顺的你们点一波双北然后我就能拿NZND写文

谁知道点梗没什么人点双北

悲伤到爆炸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提到的梗我都要强迫性写上哈哈哈哈

来自于全民k歌的脑洞 唱了一晚上的匆匆那年

评论放链接 不嫌辣耳朵的进 

好久没写过虐了想回来试试水

—“你可能永远不会知道我喜欢你吧?”

—“因为我永远不会让你知道。”


1.
2014年,何美男回国。

“微笑哥哥?”何美女看着面前晃神的撒微笑说道,她的声音纯净而柔和,仿佛是在月光里洗过一般。撒微笑回过神来,回以一个最习以为常的微笑。

“我都叫了你好几声了。”何美女有些不满意的嘟嘟嘴,她的头发有些长了,快要及肩,她毫不在意的挽了一个松松垮垮的小揪。这两年来,自从她做她弟弟的两年来,她从来没有像如今笑的这么开心过,眼角眉梢皆是笑意,她挽着他的手臂,亲昵的在他耳边说话:“过了这一天,我就再也不用套在我弟弟的壳子里了。”

她说的兴高采烈,甚至于连他们以后的房子在哪里,该养什么样的宠物都计划好了。撒微笑虽然一向不喜欢被人安排自己的生活,可见她说的这么开心,自己也忍不住开心起来。

“姐!”

干净脆亮的少年音色,和何美女故意压低了的中性声音不同,何美男的声音虽然脆生生的,可是一听就是让人舒心的少年的声音。撒微笑隔着墨镜看他,他和她姐姐外貌并没什么不同,可能唯一有区别的就是他脖子上有一颗黑痣。

“微笑哥哥。”

与跟姐姐那声亲昵到撒娇的声音不同,他这一声迅速沉下来,客客气气的。

撒微笑已经几乎快不记得这个小忙内了,这几年来,几乎都是何美女陪在他身边,他都快要忘了从前还有个何美男,喜欢挽着他的胳膊,甜甜的叫他一声“微笑哥哥”。

也几乎忘了,也正是因为何美男的亲昵,才有了何美女的亲昵。

“嗯。”撒微笑轻点了点头,算是表示回应,“恢复的怎么样?”他接过何美男的行李。

“没什么大问题啦。”何美男开心的笑了笑,顺势往何美女身边蹭了蹭,“这两年来姐姐辛苦啦……不过最后能够有个这么好的归宿也很不错啊。”他冲他们俩挤眉弄眼的。

果然还是个少年人。

撒微笑心想,手里却掂了掂何美男的皮箱,可是够沉的,真不知道他这么瘦瘦小小的身板是怎么扛上来的。

“那个,我在外面找了个房子,美女,你就住在那吧。”撒微笑说道,“离公司也不远,倒省的你再找房子了。”

“好啊,我都听微笑哥哥的。”

何美女冲他笑的眉眼弯弯。何美男看着自家姐姐如此幸福,心里也是开心,仿佛这些年来让姐姐代替自己的愧疚少了很多。他知道姐姐喜欢留长发,从小到大,每次姐姐剪头发的时候都会大哭一通,看着姐姐现在的短发,何美男心里很不是滋味。

“离开这么些年,那些人你还都记得吧?”撒微笑让他们坐上车,他坐在驾驶座的位置,透过后视镜看着姐弟俩。

他们真是太像了。撒微笑不禁感叹,有时候他都分不出来谁是谁。

“记得记得。”何美男激动的说,“我在医院复健的时候姐姐把所有的排练视频啊什么的都给我看了。”他在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时只能靠着这些视频来一遍遍的安抚自己,他怀念录音棚,怀念麦克风,怀念曾经他讨厌的训练。

“嗯,那就好。”撒微笑回以一个他的招牌微笑,“现在他们都不在,我们正好可以回去收拾收拾东西。”

“好。”

当时他们都以为一切折磨都结束了,撒微笑可以名正言顺的和何美女在一起,何美女不用再重复她毫无兴趣的练习,何美男也不用在国外的医院里备受煎熬。

可是,他们低估了现实的戏剧性。

2.
2014年,甄部长死亡。

撒微笑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何美男,不自觉地握住了他的手,轻声道:“别怕。”

何美男却是一个激灵,动作轻缓的把手抽回来,他的眼睛聚焦在前方的地面上,声音有些冷冰冰的:“微笑哥哥,我不是姐姐。”

何美男抵触和撒微笑的身体接触,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撒微笑不清楚。他只觉得何美男的回归像是给自己打了一剂强心针,从前何美女在时,他每天都担惊受怕,怕有一天这件事情会曝光,不止这样,他还要宽慰身边的何美女,怕她想多,怕她忧思。

她不强大,甚至有些柔软,需要他拿蚌壳和铠甲层层保护起来才能不受到外界的伤害。再加之她本来就不喜欢音乐,稍遇到点困难就容易灰心。正是因为佩服她为她弟弟委曲求全,撒微笑倾尽自己所有的力气为她遮风挡雨,不让她受到一点委屈。

可何美男跟他姐姐完全不同,他甚至于有些熠熠生辉。他可以东拉西扯谈笑风生的避开所有媒体危险的问题,可以面对外界的各种评论安之若素。毕竟是个少年人,身上总有藏也藏不住的锋芒,他会和甄部长就一个音乐问题讨论无数遍,甚至不惜争吵,不惜以自己的前途做赌注。

如果说,何美女是个小鸟依人的伴侣,那么何美男,就是一个能够与他并肩而立的战友。

不过半年的时间,他心里对于何美男的欣赏就像发了酵一样,晕开在心底一片浅浅的酒意。他有时候分不清楚自己面前的到底是何美男还是他姐姐,就像他分不清楚自己心里的人到底是娇弱的何美女,还是少年老成的何美男。

要是他们姐弟俩是一个人就好了,撒微笑贪心的想,这样他就不用在回家时避开何美女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也不用在排练时对于何美男的优秀感到面红耳赤。

撒微笑一直认为,或许是何美女跟他说了点什么,何美男开始刻意避开撒微笑流露出的亲昵,在人后他不再挽着他的胳膊笑着叫他微笑哥哥,甚至互动也少的可怜,但凡他稍有僭越,何美男就会毫不留情的提起他姐姐。

就像现在,面对甄部长死亡的案子,何美男面上依旧是淡淡的情绪,哪怕在侦探查证的时候何美男会和自己嬉笑打闹,可撒微笑知道,那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

何美男看着撒微笑尴尬的笑,心里甚至有些报复性的开心。姐姐跟他说了好几次,自从他回来以后,撒微笑对她的态度明显变得冷淡了,脱下以往何美男有些云淡风清的态度,她本来就是一个有点患得患失的人,但又不敢直接问撒微笑。

说到底,她内心早就有了答案,可是她不敢问,也不愿意面对。

何美男不敢正面回复姐姐,正因为他是喜欢撒微笑的。他喜欢那人无时无刻所散发出的温暖和能量,他喜欢那人一直以来的照顾,他喜欢撒微笑握住他的手,跟他说“别怕”。

从撒微笑进团的那天起,他就喜欢他,这种喜欢一直持续到很久,甚至到现在,这种喜欢都没有丝毫的减少。

可是他不能,当初是因为他,姐姐才趟进了这趟浑水,他不能就这么光明正大毫无愧疚的跟撒微笑,跟何美女表露自己的心思。所以,在私下里,他对于撒微笑能避就避,甚至口是心非的提起姐姐,他在提醒他不要僭越。

也在提醒自己。

何美男看着甄部长的死相,内心毫无波澜,他该死,可是每每想到他的死带来的组合解散,他多年来的梦想付之一炬,他都很痛心。他不在乎组合里的明争暗斗,也不在乎白rap对于自己的柯柯心存歹意,他在乎的是能不能上台唱歌,甚至在乎如果组合解散,他还有没有机会见到撒微笑,同他喊一声“微笑哥哥”。

呵。他对于自己内心的想法嗤之以鼻,站的离撒微笑远远的,只在一旁的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他,灯光打在他的身上,显得柔和而亮眼。

他终于在这个无人问津的黑暗角落里掉下了一滴泪。

微笑哥哥,你永远不会知道,有个人这样卑微的爱着你。

我永远不会让你知道。

3.
2015年,何美女替身事件爆出,NZND组合解散。

何美男关掉了微博评论,甚至卸载了微博,他看着网上铺天盖地的谩骂声,心里第一次感受到了令人窒息的绝望。

何美女躲在卧室里,一连小半个月,不肯出门也不肯见人,何美男坐在床边,厚重的窗帘遮挡住了阳光,可他还是看到何美女哭的双眼通红。

“姐姐……”他心疼的抱着蜷缩成一团的何美女,“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他的心像是被人攥成一团,仿佛所有的细胞都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叫嚷着疼痛。

“不怪你……是我该死……”何美女笑容惨淡,她轻轻拍了拍弟弟的手臂,“如果不是我拉着你非要去买衣服,你也不会出车祸……如果我没有喜欢上微笑哥哥,他们也不会骂得这么难听……如果不是我……你的前途肯定会一片光明……是我该死啊……”她的声音低下去,像是梦醒时分的喃喃自语,何美男被她话里的内容吓到,紧紧抱住她,想要传递一些温暖给她。

“都会过去的,我发誓。”他把头埋在她的长发里,就像小时候他惯用的撒娇伎俩一样,他竭力让姐姐心安,“我已经买好飞机票了,明天,明天我就带你离开这个地方。”

“微笑哥哥呢?”她的眼里有着溺水者渴求活下去的偏执,“他有没有联系你,有没有说过什么?这么多天了他一定很着急……”说罢,她神经质的挣开何美男的怀抱,摸向床头的手机,一连翻了好几遍,“怎么会没有……是不是你删掉了……美男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告诉我删掉了什么好吗?”

她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一双瘦弱而惨白的手紧紧的攥着手机,像是这样就可以让她不沉到更深更远的海底。

面对于姐姐的质问,何美男哑口无言,撒微笑打过电话没错,可是电话里的内容他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告诉何美女。

“美男,是我。”

“微笑哥哥,这么多天了你怎么也不过来看看我姐姐,她都快要疯了你知道吗?”

“美男,对不起。”电话那边有些嘈杂,撒微笑压低了声音,“我新的公司不许我再和从前的NZND扯上关系,而且在微博上能做的我也都做了,我也不知道再怎么帮她。”

他顿了顿,问道:“她……还好吗?”

“好?怎么会好!”何美男怒极反笑,握紧手机的手已经指节泛白,“姐姐一直在等你过来。”

“对不起美男……我真的过不去。”

“微笑哥哥,你和我姐姐到底怎么了啊,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吗?你们不是很好的吗?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在微博上澄清啊……”

何美男知道,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并不是铺天盖地的人身攻击,而是撒微笑的那一句“我们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我跟你解释不清楚。”

电话那边的撒微笑语气里遮遮掩掩的,他只匆匆的解释了一句:“美男,我现在才发现很多事情是勉强不来的……好好照顾她吧,如果有一切需要我帮忙都跟我说……都是我不好。”

何美男还想质问他几句,却被对面的一阵忙音抢白,他握着手机,呆愣愣的站在原地。

他不敢相信,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那颗心小小的,卑劣的,欢喜了一下。就这一下,就足以让他唾弃自己。

“姐姐,微笑哥哥说让你去美国安心的休息休息,等他忙完这一段他会去找你的。”何美男从回忆中抽出身来,笑容真挚。他总有办法将黑的说成白的而不遭人怀疑,正如现在何美女眼睛亮晶晶的,问他:“真的?”

“真的。”他的心抽痛了一下,“明天我们就走,好不好?”

“好。”少女伏在他逐渐睡熟,何美男慢慢直起身子,安置姐姐睡下后开始整理东西,他已经联系了美国那边的医生,也已经找好了那边的房子。他把属于姐姐的一切都放进皮箱里,也把为数不多的几张撒微笑的照片也放了进去。

姐姐离开后,他再也没有理由留着这些照片,倒不如给姐姐留个念想。

他打开手机,找到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联系人,发送了一条消息。

“姐姐明天就要去美国了,我跟她说你会去看她的……我希望你会去。”

屏幕一点一点暗下去,何美男心想,就这样吧,就让他将撒微笑送回姐姐身边,就让他来把这一切都尘埃落定。

tbc.

评论(10)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