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全员向】惊蛰又霜降

第四章:黄粱梦(叁)

撒贝宁在避难所里说完了规则。

避难所不大,却能让人莫名觉得很安全,昏黄的烛光摇晃着,避难所里的被子和枕头都有着阳光的味道。这和血淋淋的地府毫不一样,那里终年昏沉,没有一丝一毫的阳光。

“每个避难所都只存在一个时辰,我们得赶紧休息。”撒贝宁躺在床上,他能感觉到自己腿部的痉挛,“你们想好了吗?是为地府卖命还是……”他不想说出后一个选项,自相残杀?还是不认清现实?

“你们觉得,判官错了吗?”白敬亭突然发问,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判官,甚至还审判过孟小姐,他忽然有些不明白自己作为影子时候的决定,“当年,我们为什么要逃?”

“因为那时候我们还有魂魄。”撒贝宁说道,“我们见过活了长长久久不死不灭的人—对,就是上一任判官,他没有朋友,和他同一任的判官大都因为审判的缘故丢了性命,只剩他一个了。永恒的不灭对于他来说是个折磨……”

撒贝宁闭上眼,好像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人的身影:“这是咱们作为影子时候斩杀的最后一个人……作为地府的叛逃。”

“动手吧。”那个人脸上带着欣慰的微笑,“我早该去见我的老伙计了。”

“那时候我们年轻的很,本该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无忧无虑……就是因为什么天资过人被阎罗殿留下……”撒贝宁摇了摇头,明显不想再说下去了。

“我也不想做判官,可是我们还有选择吗?”王鸥发问,她看了一眼身边的乔振宇,嘴里尽是苦笑,“难不成我们要自相残杀?”

“万一有别的办法呢?”乔振宇想宽慰她,“万一……”

“我们不能再找别的办法了……”撒贝宁慢悠悠的接上话,“风险太大了。”我受不起。

“其实啊,做判官也没什么不好不是?”

何炅忽而轻轻的笑了,他的笑向来有安抚人心的作用,此时也不例外。他蜷在摇晃的藤椅上,腿上盖了个毯子,他的声音很温柔,一点也不像要大难降至的感觉。

“总有一些人要做出牺牲……”他顿了顿,撒贝宁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这也是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既然已经选中了我们,又为什么要逃?”

和记忆中一般无二的神情还有清澈的眸子,只不过那人从前是说着“选中你们本就是不公平,我不想相信所谓命运”。

撒贝宁想,或许这就是阎王的意图,把他们扔到红尘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早就明白了何为可为何为不可为,也明白了责任和义务。

上一世的他们啊,是在幽森的象牙塔里成长起来的,面对的画面是残忍了点,可是到底还是心智不成熟。

黄磊啊,你可真是好谋划。

撒贝宁称赞着那人非凡的算计头脑,他总能把一切都拿来为他所用,甚至包括与同他好友多年的阎罗殿副使何炅的生命都是他的砝码。

“您这话说的,倒显得我们情操没那么高尚了似的。”大张伟还有心情插科打诨,他把扇子打开,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我倒是无所谓的,孤家寡人一个,活得长久些也没什么不好。”他的目光一个个扫过去,终究还是落在了王鸥的身上,慢慢化开一个戏谑的笑,“鸥(请自动脑补儿化音)舍不得的吧?”

“都现在了你说这些有什么用。”王鸥瞪他一眼,倒没有在意他语气里的玩味,“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冷冰冰的,还要被鬼怪分食。”她嘴角漾着笑,好像在说一句极好听的俏皮话。

“我同意何先生的话。”难得严肃的鬼鬼此刻的神情像是要去炸碉堡一般的庄重,她亮晶晶的眼睛里竟然盈了火热,好像是要飞蛾扑火一般,“我们既然已经没有第三条路,那作为判官也不失为一种选择。况且……”她顿了顿,笑起来,“我们干嘛非要觉得自己会被消灭呢?大家永远在一起不也挺好的吗?”她的话说的有些天真,可是却让人不想反驳。

或许有的时候天真一点挺好的,这样就很容易感觉到暖和。

“我也同意。”白敬亭举起手,他的泪痣在白皙的面庞上格外引人注目,“或许这个世界真的需要判官来诛罪恶,纵使可能下场凄惨……我也不后悔。”

撒贝宁坐起身子,看着和前世选择完全不同的他们,忽而对于从前的耿耿有些释怀。他咧开了嘴,笑道:“好,那么我们就去诛杀百鬼之王。”

就像是晌午无端端吹过的风,带着让人温暖的温度,他忽然就不怕了,对于那些折磨了他千百遍的回忆。

许是这回的目的性更加明确,他们的速度快了很多。白敬亭的剑法向来狠厉,只留下亮的发白的剑影一闪而过。他一手扣住身后鬼鬼的手腕,一手操纵着长剑上下舞动。撒贝宁看着,虽然不及上一世的流利,可却也是可圈可点的。大张伟不大会用他的那把扇子,撒贝宁想,他要是知道了那扇子有多好用一定会后悔,他飞快的掏出一个个符咒,再一抖手腕飞也似的甩出去,有的准头不行,可他已经来不及调整了,写符画符已经耗费了他大量的心血,他的身体已经接近透支。王鸥和乔振宇一人一边扶着他,他们两个都没有什么战斗力,只靠着白敬亭不知从哪里搞来的弩防身用。

值得一提的是,王鸥的准头向来不错。

撒贝宁凭借着上一世在阎罗殿里练就的百般本事,应付些小鬼的同时保护好何炅还是不成问题的。他不喜欢用兵器,身上只一把长枪,舞起来倒是像唱戏人的样子。何炅虽然没什么战斗力,可避闪速度不可谓是不快,他在撒贝宁身后,极其默契的告诉他敌人来的方向,他们的配合几乎是天衣无缝。

一时间,面前的血肉横飞,那些绿莹莹的液体有的迸溅到他们脸上,他们只能强忍着不适,如同机器一般进行着砍杀。

一边击退来势汹汹的鬼煞,一边往第二个避难所跑。撒贝宁见着围困他们的鬼煞已经少了不少,拉起何炅就往外跑,他手臂上的动作不敢停下,甚至于已经变成了一种肌肉记忆,提臂,捅,撒贝宁握着何炅的手紧了紧,马上就要到避难所了,他心下松了几分。

“啊!”身后一声惨厉的叫声,他们几乎同时转过身去,却见着不知何时同白敬亭跑散了的鬼鬼此刻正被一群鬼煞挡住去路。

白敬亭的心仿佛坠进了无边的深海,他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松了手,许是再刚刚斩杀厉鬼时他一只手使不上力,便松了另一只握着鬼鬼手腕的手。

他怎么能松开呢。

可他过不去,他们之间隔了许多的鬼煞,或许等他过去的时候鬼鬼早就被那些玩意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白敬亭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

“白白!”她的声音有些抖,却佯装镇定,她环视一圈周围,何炅和撒贝宁正站在立避难所不远的位置,大张伟他们是绕了一条路,几乎已经要到避难所了,白敬亭离避难所也是不远……他们都已经快要能休息了。

“别过来!”她下意识的哭出来,这里是地府,她的隐身根本没用,而且就算她隐身,也不可能从一群鬼煞里脱身。害怕,恐慌,绝望一瞬间从心里叫嚣般迸发出来,她只是竭力闪躲着鬼煞—她出不去。

撒贝宁忽然觉得手心一空,顿时心下一凉,再次抬头看时何炅已经到了鬼鬼身边。他的怒火瞬间直充上脑袋,提了长枪就往回赶。

“何炅,你混蛋!”

他毫无战斗力,现在逞什么英雄!

随着撒贝宁的吼声,白敬亭也仿佛看到了转机,一刻不停的往回跑去,快点,再快点。他的腿上是由于鬼煞所伤的几道细密的伤痕,已经沁出了血来。

这边何炅已经赶到了鬼鬼身边,由于在地府施法,他消耗了大量的精力,只好捂着胸口压下翻腾着的血味。旁边的鬼鬼已经吓呆了,她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可是她没想到何炅会来救她。

“何先生,你没事吧?”她见着鬼煞的攻击,连忙将他拉到一旁,刚才他们站的地方已经被劈出一道巨大的裂缝。

“我没事。”何炅估摸着他们离避难所的距离,约莫有一公里?不远了。他想着要是能拖延一些时间的话也是好的,毕竟这样他们就能等到撒贝宁和白敬亭的支援。

他将鬼鬼护在身后,左躲右闪的避开鬼煞的进攻。可到底没有反抗能力,他身上落了不少伤,可却还是竭力护着鬼鬼。鬼鬼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到他,只得提醒他来自于身后的鬼煞的进攻。

他们撑了多久了?何炅想。到处都是一片黑茫茫的影子。他头痛欲裂,他已经看不清撒贝宁他们的身影了。背部天雷劈出的伤痕此刻火辣辣的疼,他想这大概是来自于地府的一种感应。

怎么还不来啊……何炅已经完全凭借着意志力在支撑,身后的鬼鬼看出他身体的不适,一遍遍的跟他说“何先生坚持住……”用染了哭腔的声音。

他当然不会在此刻倒下,他要护住鬼鬼,这也算是他的私心,他不想再让撒贝宁被噩梦惊醒。

……

“白白!”

“何炅!”终于,听到了他熟悉的声音。他一直紧绷着的肌肉终于放松下来,身体上的伤此刻也开始疼起来。他闭上眼,倒在那人怀里,他知道他有这个能力把他带出去。

突然间卸下来的力让他整个人都感觉轻飘飘的,他在昏迷前无意识的吐出一句呢喃,带着他口中温热的气息拍在那人的耳旁。

“你怎么才来啊……”

评论(31)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