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全员向】惊蛰又霜降

第四章:黄粱梦(贰)

“我就知道你会找我的。”魏大勋笑的眯起眼睛,他的语气就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孩子。撒贝宁微微握紧拳头,沉默着点了点头。

“你就是魏大勋?”何炅从众人的态度中推断出这估计就是那个传说中“笑的一脸傻气”,“万妖之王大金毛”的魏大勋。他伸出手,向前弯着腰:“你好,我叫何炅。”

“我认得的。”魏大勋握上那人的手,还如同记忆中一般的温暖。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变。何炅算起来也是看着他长大的,现在骤然一下降了辈分魏大勋倒是觉得不自在起来。

魏大勋环顾一周,老撒,何先生,小白,鬼鬼,鸥姐,大张伟。他们都和从前一般样子,和死的时候一般样子。魏大勋让自己不要心虚,却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对上鬼鬼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

“这是?”他的目光落到一旁那个沉默着的男子身上,他瘦高,拎着个箱子,眉目俊朗,是他少见的那种好看俊逸。他好像在幻镜中见过那人的样子,却记不住他叫什么。

“乔振宇。”乔振宇和善的冲他笑了笑。在他们摇铃之前,大张伟就已经施法隐藏起了他的气息,再三嘱咐道他现在是一颗人参精。

人参精,也亏得他们想得出来。

“人参精?”魏大勋查探不明他的来历,只当他是幻化人身不久,气息不稳。

“嗯。”乔振宇点了点头,神情坦然的像是真的一样。毕竟和这些老怪物们呆的时间久了,倒也学会了些毫不动容的说假话方式。

魏大勋见他这般说,倒也没再怀疑什么,旋即大手一挥,那通往妖界的门户便大开。撒贝宁冲他微微颔首示意,提起腿便往前走,却被魏大勋拉了一下。他不解的看向他,却见那人讪讪的抽回手。

“我不在的时候,万事小心。”

撒贝宁冷哼一声,没有回他。倒是身后的鬼鬼偏了脑袋看他,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诶?你真的是金毛?”

魏大勋闪躲着她的眼神,点了点头。

白敬亭见着撒贝宁语气这样不善,便觉得魏大勋必定不是什么善茬,三步并作两步闪身而过,连引得鬼鬼叫了好几声“等等我”。

等众人都已经消失,魏大勋关闭了门,阎王爷说不许他一同跟去,他只得留下来替他们照看这个什么破茶馆。

他一间间房看去,和从前在阎罗殿时候的布局相似。他随意找了间客房歇下,还把大黑也搁到了屋子里。

“外面冷,你就在这里呆着吧,暖和些。”他替大黑加了一把小米,又在屋子里点了些香。他坐下来,忽而感觉到四周的寂静,他已经很少有机会这样安静的在这里坐着了。

“我从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他忽然间开口,言语回荡在屋子里,“我也没有觉得他们错了。”

他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声音有些哽咽。

“可要是我们都没错,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妖界。

撒贝宁等人被阴间的鬼差引到了个叫做“梦园”的地方,小鬼笑的诡异,让他们先行住下。

“我们爷吩咐过了,要想拿回记忆,休要过了从前没有完成的考试。这些天几位就先歇歇,过两日我会将诸位带到指定地点。”小鬼说完,欠着身就飘回去了。

又是考试。撒贝宁一阵头疼,他哪知道这阎王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早知道打死他也不来了。

“撒撒,没事的。”何炅坐在他身边拍了拍他的手,声音轻柔的像是在安慰一个小孩子,“我们都会没事的。”

“你不记得了,可我不会忘!”撒贝宁激动的站起身来,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之前也是……说什么毕业考,结果呢?你们所有人都死在我面前!我们的魂魄都被抵押在了地府!”

他多年来的委屈和不甘如同洪水倾泻一般爆发,他声音沙哑,颤抖着蹲下身子。

“我不想再看着你们死了……”

“老撒,别灰心。”白敬亭干脆坐到地上,轻轻的拍着他的肩。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因为他甚至没有资格,往事前尘他们都忘了,可是只有他一个人记得。

他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孤独,会不会比在世间游历百年还要孤独。

何炅把撒贝宁拉起来,白敬亭也被大张伟拉起来。何炅笑着叹了口气,说着:“来都来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王鸥坐到一旁的床上,透过窗户支着脑袋看着妖族大街上形形色色的妖怪。她的声音里带着让人安心的温度,说道:“天不会塌下来的,我们也不会死两次……撒先生,咱们这里可还有个凡人,对于他来说,我们可就是他的全部精神支柱,我们都垮了,他找谁哭诉去,你说是吧?”

她的手上还带着手套,把客栈里的花瓶都仔细的查探过,伸手抓住门闩,一推。推不动。

她转过头,声音里有些惊慌:“门被锁了。”

“啊?怎么会呢?”鬼鬼连忙跑去看,使劲的推了几下门,结实程度远超过她的想象。乔振宇听罢说着“躲开躲开”一脚踹上去,门丝毫未动。

“合着咱这刚来就遇上绊子了?”大张伟摇着他的扇子,贴了几个火符,大火烧的旺盛可这门倒是不见焦黑。火势渐渐熄灭,这门依旧是完好无损。

“邪了门了。”大张伟头一次对自己的符产生了怀疑,“我还真没见过这三昧真火还烧不坏的东西。”

“这是阎罗殿的东西。”发泄了一通恢复了冷静的撒贝宁上前查看,他摆弄了那个门很久,转而笑了笑,“你自然烧不坏,这符,这本事,都是阎王爷教你的,你自然烧不坏他的东西。”他狠命推了几下门,任命的叹了口气:“考试已经开始了。”

“已经开始了?”白敬亭显然难以消化这个消息,“苍了个天,这叫人怎么准备啊。”

“门已经被封死了。”何炅从空隙中往外看,“这个房间里一定还有暗门。”

撒贝宁听见他在说话,心里莫名安心了很多,他都不用回头便可以想见那人脸上一贯的神情。他放弃了对于那扇门的挣扎,转而环顾起周遭的布置,门已经锁死了,想必窗户也是撬不开的。他们一共七个人,在这样小的一间屋子里,如果找不到出路不多时便会被闷死。这倒是符合那个阎王爷的一贯作风,总是奇招百出。

“这是什么?”鬼鬼惊讶的拿起床头处的一封信,她刚刚看还没有的,“诸友,阔别多年,还望众人如故。特建此梦园,邀诸位游赏……好长啊……钥匙……诶提到钥匙了诶!已经放在售物之中……诶什么是售物啊?”鬼鬼见着信的篇幅这么长,便跳着读了几句,只留着关键句讲。白敬亭把信又看了一遍,一边看还一边念叨:“售物?什么售物?”

撒贝宁也是一头雾水,赶忙凑上前查看,看罢只想拿指头戳漏鬼鬼的额头,看看里面的大脑是不是真的没有开封:“是'旧(舊)物',什么售物…”

鬼鬼的小失误倒是让气氛缓和了不少。大家都开始寻找有没有自己有印象的或者曾经见过的东西。

“不是…就算找到钥匙我们也找不到锁啊?”王鸥看着如同没头苍蝇般乱窜的他们不禁开口,“当务之急不是应该找个出去的门吗?”

空气已经越来越闷了,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人昏厥过去。

何炅他们是判官,死不了,但是也有着正常人所需要的呼吸,他们也会消耗房间中的氧气。撒贝宁向何炅示意,后者则会意的点点头,屏住呼吸。他们不会死,最多就是胸闷罢了,可是在找到门之前还是省着点好。

“白白过来帮我挪一下这个柜子。”鬼鬼趴在地上,活像一只搜证犬。白敬亭有些嫌弃的将她一把拉开:“地上脏。”他按照鬼鬼的指点把柜子挪到一旁,果不其然,在柜子后面很突兀的挂了一面地图。

撒贝宁看着地图,眼睛一跳,这可是阎罗殿的布图……等一下,这不是门……“这是钥匙!”

他赶忙摘下地图,放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果不其然在地图轴里听见了金属碰撞所发出的响声,他回过头称赞道:“鬼鬼你还真是厉害啊。”

可是门呢?哪个是门?

乔振宇没想到他刚来妖界就碰上了这么麻烦的情况。氧气的稀缺已经让他有些头晕,简单的做了一些处理后也被他们安排着坐在一旁的床上休息一会。乔振宇第一次觉着自己的无能,这种令人窒息的情绪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朝他压过来,让他招架不住。

要是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就好了。乔振宇心想着,目光慢慢落在面前身材曼妙的女子身上。她总是这样好看,或是簪着头发,或者干脆爽利的全部放下去,她怎样都好看。

“等我们回去惊蛰,就把你的手套摘下来吧。”乔振宇在王鸥身后低低的说,“我想看看还能陪你几年。”

王鸥佯装没有听见,只转过身来查看了一下他的状况。“你们快一点啊。”她的声音有些抖,“时间不多了。”

哪里会有门呢?

他们翻遍了房间的各个角落,都不见门的踪迹。氧气已经越来越少了,除了乔振宇,他们都屏了呼吸,可是还是不够。

何炅气喘吁吁的摊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那上面的图案很是繁杂,繁杂的有些奇怪。

“诶大张伟,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那个符上的图案啊?我看着好熟啊。”

大张伟听闻抬起头来,仔细看了图案半晌,一拍腿,大叫道:“这就是门!是八阵图里的生门!”

他顾不得自己长久没有呼吸而导致的身体不适,踩着床边的凳子一步步接近顶面上的图案。他摆弄了几下,只听“咔咔咔”的几声,之前的墙面慢慢开裂,只剩下一个金属的机关,那上面有一个钥匙孔。

“快,把钥匙给我!”

已经分不清是谁掏出了钥匙又手忙脚乱的递给他。

所有人内心都只剩下了一个字:快!

随着锁嘎哒一声打开,新鲜的空气大股的灌入闷热的房间。大家顿时都失了要逃离的心,纷纷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太吓人了。”鬼鬼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胸口,“我是真的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了。”她双手撑着地,一下子站起来,三下五除二的爬到那个洞的地方。她扒着洞沿,仔细的想要看清里面的情景。刚刚还晃荡的不行的椅子好像一下子被人扶稳,她低头看去,是白敬亭大汗淋漓的扶着她的椅子,还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你能不能小心一点?”

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我知道啦……你们快上来吧,这里面有光诶!”

她说完这话,双臂一撑就翻了上去,引得椅子一阵晃动。白敬亭不放心她,又已经缓过神来,遂三下五除二的也跟着她上去。

“唉,年轻就是好啊……”何炅撑着膝盖勉强站起,引得眼前一阵发黑。忽而,他被一双手臂扶住,他看向手臂的主人,那人却是恍若未闻的说:“你们先走,我断后。”

大张伟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踩着凳子翻了上去;王鸥也是利落的爬上去,自然是借了身后乔振宇的力的。何炅上去之后,朝他伸出手:“快点。”

他只是轻轻借了把力,凭着上辈子阎罗殿里学的轻功飞身上去。

“你其实不愿意爬就是因为腿短对吧?”

“滚蛋!”

撒贝宁站起身来,可面前的景象却让他更加绝望:他再熟悉不过了,他们当时的考试地点。

他听着脚下一阵响动,低头看时,那洞已经慢慢闭上了,与此同时传来的,还有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判官正式考核,开始。”

他下意识的拉住何炅的手,心沉了沉,大喊一声:“跑!”

话音未落,各种鬼煞凄厉的叫着从各种地方遁形而来,和当初一样,他拉着何炅,白敬亭拉着鬼鬼,大张伟和王鸥飞快的四散跑开,额对,还架着乔振宇。

他知道规则,在很远的对岸,阎王爷在那里等着他们,想要考试成功只有两个办法:在不被身后的鬼魅抓到,和躲避开路途中所有陷阱的情况下,一.自相残杀到只剩一个;二.到达终点时屠杀百鬼之王—魑魅,魍魉。可一旦屠杀这两种鬼煞,就意味着他们要永久为地府工作。当时满心满意觉得地府罪恶不堪的他们执着的不肯屠杀百鬼之王,以为自己能够找到第三种办法脱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可最后呢?魏大勋强制介入,杀死鬼鬼。白敬亭自杀,大张伟为了保护他们被鬼魅抓住,王鸥陷入死沼,在明知道两个人无法杀死百鬼之王的情况下,何炅自杀以求保护撒贝宁。

他,承载了最多的痛苦,把自己的魂魄和所有人的魂魄做抵押换回了他们的“重生”。

这次不会了。撒贝宁紧了紧自己抓住何炅的手,这路途中设置庇护所,鬼魅无法进入,第一个庇护所离他们很近,很快就能到。

“跟紧我!”

这次,我要把你们都活着带出去!

【无奖问答,阎王爷马上登场,可以猜猜会是谁哦】

【忘了说了,杨蓉和薛之谦杀青撒花!或许会时不时的cue到他们的后代什么的】







评论(17)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