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双北】不可避免

校园向的双北 零七八碎的小片段

来自两个学霸之间的惺(jī)惺(qíng)相(fàn)惜(zuì)

取材于现实生活中我们班虐狗的一对

希望你们喜欢

—“有很多事是不能避免的对吧?”
—“譬如太阳每天都会从东边升起,譬如年级第一的位置总是有人,譬如我喜欢上你。”

1.关于差的2分

在遇到何炅之前,撒贝宁从来没有见识过什么叫“输”。

成绩永远在年级里遥遥领先,身后总是跟着一屁股小姑娘,在所有的比赛中夺得头奖,是所有老师口中以及心里的宠儿。

很不幸,在何炅转来的那天,一切就都变了。

何炅是插班生,入学当天就面临着考试。撒贝宁看着那人清秀而干净的面庞,想着要是他跟不上进度自己就积极而踊跃的去辅导他。

卷子发下来,那人凭借着数学比他多的两分一跃成为年级第一名,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同学们的惊羡的眼光。

他笑的清浅,却很好看,撒贝宁想,他真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人。

阿呸。撒贝宁在脑海里默默唾弃自己这种“见色忘义”的行为,转过身问后桌的鬼鬼说:“这人谁啊?”

鬼鬼抬头看一眼他,满是惊讶:“这不是刚说完是插班生嘛?撒撒你果然是要老年痴呆了……”

撒贝宁忍住想要狠狠敲一把鬼鬼脑门的冲动,他尽量的和颜悦色的说:“我是说,这人什么来头啊?”

“没什么来头,我就是个转校生而已。”何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依旧是浅浅的笑着。他蕴藏了星星的眼睛正仔细的打量着撒贝宁,“你好,我叫何炅。”

“好什么好了。”撒贝宁不情不愿的伸出手,诧异于那人掌心的温暖,“撒贝宁。”

“我知道的,年级第二嘛。”他笑的很是真诚,这让多年混迹于学霸圈的撒贝宁分不清这究竟是讥讽还是祝贺,“我听他们说的。”

撒贝宁不知道是该表现出欣喜还是别的什么情绪,踌躇了好一会他才抬起头说。

“你能把数学卷子借我看一眼吗?”

面前那人却噗嗤一声笑了,他翻出自己的卷子,大方的递给他,说:“自然可以。”

撒贝宁像是不服气,仔仔细细的又看了一遍那人的卷子,看罢遗憾的说道:“我就跳了一步,扣了两分……”何炅的步骤写的确实完整,字迹也是清晰明了,撒贝宁有些失落的撇撇嘴,叹了口气。

这对手简直可以用强大来形容。

“是有点可惜。”他坐在撒贝宁旁边的位置上,指着自己整篇唯一一处扣分说道:“你看我没看到那个条件,估计全班也只有我一个没看见那个条件的了。”他吐吐舌头,模样倒是有几分可爱。

完了完了。撒贝宁在鬼鬼再三的提醒下收起了自己的痴汉笑,他的一世英名估计是要毁了。

2.关于联欢会和伴奏

“你知道老师要让咱俩在联欢会上出个节目吧?”某日课后,何炅一脸神叨叨的表情过来跟他说。那时已经是冬天,大家的校服外套里都已经裹起了厚厚的棉毛衣,何炅也不例外。不过他穿的多了,也不见臃肿,到还是如往常一般的清瘦。

“自然知道,怎么了?”

撒贝宁对于这种事早就见怪不怪,往年都是诗朗诵打发了事。对于这种无聊的校园活动,他向来都提不起兴趣。

不过如果搭档是何炅,那就两说。

他贼兮兮的眼睛在何炅身上打量了一圈,挑起眉头问:“你有啥想法?”

何炅有些不满意他的态度,揉搓着冰冷的手就要往他的脖颈里探。撒贝宁眼疾手快的擒住他的手,却被这冷冰冰的温度吓了一跳。何炅就任由他握着,反正这样还暖和些。

“我想唱个歌,你能伴奏吗?”

那人懒洋洋的提了这个要求,像是笃定他会同意一样。周围同学表示对于撒贝宁无脑宠妻的表现没脸看,纷纷掏出准备好的试卷压压惊。

撒贝宁第一次觉得自己小学的时候学的那些乐器没白学,他依旧是习惯性的帮他捂着手,问道:“为啥要我伴奏?”

何炅笑的一脸老奸巨猾:“方便啊,省得我找伴奏了,也防止你唱歌跑调。”

好好好。撒贝宁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放开已经被他捂的暖和起来的手,点点头:“钢琴行吗?”

何炅表示很诧异:“你还会钢琴?”

“不行啊,”撒贝宁伸手捋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没看出来我周围浓浓的艺术细菌啊?”

他心里盘算着这个月的零花钱是不是该给何炅买个暖手宝,毕竟那人的手一到冬天就冰凉凉的。

“嚯,这还真没看出来。”何炅给面子的在他周围转了几圈,咋吧咋吧嘴。

“等着瞧吧你,对了,要唱什么?”

“嗯…就唱《光阴的故事》吧。”

事实证明,何炅的担心不无道理,在联欢会展演上,他成功的就着《玛丽有只小羔羊》的调子唱完了整首歌。索性展演还算成功,大家也以为这是他们新奇的创意,十分捧场。他几乎是黑着脸找到撒贝宁,一如既往的把自己的手当作最好的武器。

“你整我!”

“我哪有?”

“你弹的是个什么呀?”饶是好脾气的何炅,脸上也带了几分怒意,“你不会弹干嘛答应我?”

撒贝宁讨好的从身后拿出个崭新的暖手宝,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我想听你唱啊,要是因为我不会改了歌多不好……新年快乐。”他笑的让人不容拒绝,何炅没好气的接过他的礼物,气鼓鼓的说了一句:“新年快乐。”

当然,礼物还是送了的。可是没人知道何炅到底送了个什么,只是说撒贝宁接到后面色不大好看。

“当年他送了我一套五三!”很多年后的撒贝宁如是说。

3.关于生命中的光

当撒贝宁站在讲台前,被无数能够闪瞎人眼的灯光打着。他的左手攥着演讲稿,他能感觉到自己在微微的发抖。

深呼吸。他这样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习惯性的环视会场,却见着何炅坐在第一排,扛着个相机对着他,看见他看过来,冲他大幅度的笑了笑,做着夸张的口型:别紧张。

傻子。他笑了笑,心里的紧张确实少了几分,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各位老师,同学们大家好,很荣幸能够站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的学习经验……”

一切都很顺利,他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节奏适宜的背下来了整篇稿子。

“……在这个特别的场合上,我想感谢一个人,他是我生命里的光,照亮了我前进的路。”

他的心紧张的砰砰直跳,这一段在讲演稿里没有,是他临时加的。

他直视着那人繁星般璀璨的眸子,那双眼睛的主人显得有些迷茫,讲演稿他是看过的,没有这一段啊?

“我想站在这个地方,能够在所有人面前,跟他说一声,谢谢。”

他的声音有些抖,鼻头也在微微发酸,等到下了台估计又要被何炅笑话。

他总是能悉知他所有的心思。

就像在记忆里,何炅举着一包糖炒栗子,帮他剥了几个,放在他手心里。栗子带着温热,他放进嘴里,问道:“怎么突然想起来买栗子了?”

何炅剥了颗栗子放进自己嘴里,低着头演算着数学。他的语气仿佛天经地义一般:“上次你说过想吃,我就买了。”

撒贝宁不是个感性的人,所以他没有红着眼眶对何炅说你真好,他娴熟的剥开栗子的硬壳,把它递到何炅嘴边:“张嘴。”

“滚蛋。”

就像他参加比赛,复赛时候却被明明比他差的老师的孩子替换了下来。他生气的质问老师,把报名表抖的哗啦啦响。

“凭什么不让我去?”

老师不耐烦的给他解释了几句想把他打发走,撒贝宁更是气急,抓着老师的袖子就想把她带到校长室一问究竟。

何炅这时候正好进来,看着面前狼狈的老师和撒贝宁,不动声色的把他们扯开,把撒贝宁护到身后。

“老师,我今天来也是想说比赛的事情。”

撒贝宁看不见何炅的脸色,却能感觉到身前的人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

“我去调了初赛成绩,撒撒比那个同学成绩高了许多,学校理应将撒撒推举参加复赛。”何炅伸出左手,手掌上还静静的躺着一个银色的u盘,“这里面是成绩的所有资料,我觉得,您还是应该再看看学校是不是一时疏忽弄错了,这也是有可能的。”

他说话的语气并不咄咄逼人,撒贝宁能够想象到他脸上如常的微笑。

最终这件事以老师灰头土脸的给撒贝宁报名而告终,回班的路上,撒贝宁一脸惊羡的的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大英雄。

“你哪来的初赛成绩?这不是内部消息么?”

“我骗她的,那是个空u盘,就被我放了几个文件夹。”何炅狡黠的冲他笑笑,“料她也没胆子打开看。”

“牛逼。”撒贝宁说的一脸诚恳。

“你下次不要那么冲动,你说要是我不来吃亏的肯定是你。”何炅无奈的敲了敲撒贝宁的额头。

“对,幸好我有你。”

“……你这个人啊……”

撒贝宁也说不清这种感情究竟是什么,就仿佛是冻伤的人看到一盆炭火,饥饿多年的人碰到珍馐美味,他渴求这种感情,却不敢放肆的拥有它。

他不敢看何炅的眼睛,他总是那样的善解人意,对谁都好,他生怕是自己会错了意,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撒贝宁恰到好处的停止了自己这样放肆的演讲,他朝底下的听众鞠了一躬,就好像他刚刚真的是在单纯的感谢一个人,丝毫不夹杂别的情感。

末了,他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何炅,他看见那人笑的开怀,对他说:“傻子。”

4.关于不可避免

高考结束,在回校填报志愿的时候撒贝宁遇到了何炅。

在高考之前,何炅就拿到了名校的保送,撒贝宁也是。不过很可惜,他们两个的名校并不是同一所,甚至两个城市都相差甚远。

“这样说来,我们的分开是不可避免的喽?”撒贝宁佯装庆幸,他吹了个口哨,眯着眼睛,“终于没人跟我争第一了。”

何炅恍若未闻,只是浅笑着低下头。

“怎么,舍不得我?”撒贝宁凑过去,他闻到何炅身上淡淡的书卷气。他无比喜欢这种味道,闻起来很让人安心。

“你可少来吧。”何炅笑着推了一把他,站起身来交了自己的志愿表,“反正都在一个城市。”

撒贝宁转了转眼珠,刚想反驳他明明他们两个的大学不在同一个城市,却意外瞥见他的报名表,最上方俨然不是他保送的那所大学。

“你你你……怎么不报A大了?”

撒贝宁惊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你不都拿到保送名额了吗?而且那个不一直是你梦想的大学吗?而且你喜欢的外语专业A大也是最好的……”他说了很多,可每一条都被何炅的浅笑驳回。他觉得何炅是疯了,拿着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傻子呦。”何炅慢悠悠的弹了一把撒贝宁的脑门,伸手拢住他的肩膀,“你这样感觉B大很不好一样……第一有那么重要吗?第二也不错啊。”

他替撒贝宁交完了他早已经填好的报名表,一把拉住有些呆滞的他:“搓一顿?”

“嗯?行……诶不对,我不请客啊!”

何炅拉着他走到一个路边摊,很是娴熟的要了点串开了两瓶啤酒。他举起串,很是幼稚的想跟他碰一下,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明媚笑容。

“干杯。”

撒贝宁就了一口啤酒,觉得这样的生活可真是爽,他看着明显是书生样子的何炅,问道:“你还会喝酒?”

“会啊。”那人眯起他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过很久没有喝过了。”

他的语气凉薄,就像是早春时节的冷风。

“你还不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转学吧?”

撒贝宁摇摇头,他也问过几次,不过何炅都用各种方式搪塞开了。他知道他不想回答,也就不追着问了。

“我初中的时候家里人出了车祸,大家都忙来忙去也没有时间管我……原先报的学校是私立的,国际部,太贵了,我们家实在负担不起。”

他摇了摇头:“只能说我和那个学校没有缘分。”

“那……”

“你想问我为什么报考B大对吧?”何炅眼里仿佛是洞察一切的狡黠,“傻子。”

撒贝宁正想不服气的辩解几句,却听见那人深情款款的声音爆炸在他的脑海里。

“我想,我喜欢你,不可避免的喜欢上了你。”

撒贝宁几乎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他只能紧紧的握着何炅的手,直到憋的面色通红,才说道:“我也喜欢你。”

他的目光灼灼,像是要燃尽自己所有的喜悦。

“我们的喜欢,都不可避免。”

5.秘密

何炅没有跟撒贝宁说,那天他听见撒贝宁在台子上讲话,心里清楚的很,他默默跟了一句:你也是我的光。

撒贝宁是何炅转学后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说话的人,也是他转学后的第一个朋友。

他们两个的命运就像是不可避免般凑在一起,交错在一起,永不能分开。

他的那些由于贫困所带来的自卑终于不用无处安放,只要他看见撒贝宁在笑,他就知道,天还亮着。

所以说啊,他才是他的光。

他没有说过,免得他骄傲。

【答应你们的校园向双北小甜饼!】
 @头上长草的李小羊 





评论(16)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