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全员向】惊蛰又霜降

第三章:玄龙跃(拾)

“如果这里是案发地点的话,”白敬亭皱了皱眉毛,始终不敢说出那个大胆的猜想,起码他在现在看来是太大胆了,“五公主目睹了命案的全过程?”

那,是不是只要找到了五公主,这一切就都可以有一个解释了?

“可为什么现场是这里?”王鸥反问道,“任凭谁也没有通天的本事能够把那么多尸体再运回去吧?”

眼前的这条河叫清河,距离张府也有一段路程,既然是在这里杀死的张大人那是怎么运送的尸体呢?马车吗?可是没有一个人是坐马车出去的啊。

“这里有张大人残魂的气息。”大张伟深吸了一口气,就像是能够真的闻出什么异味一样。半晌,他吐了一口气,脸上衔了意味不明的笑,“可惜他已经投胎了,只剩一点了……不过我很确定。”

“诶…”撒贝宁刚想说点什么,忽而被雷劈了一样静立在那,紧接着就是动作娴熟的脱去外衣裤。鬼鬼吓了一大跳,捂着眼睛就冲着他嚷嚷:“大早上的你怎么耍流氓啊!”

撒贝宁已经来不及回答她什么了,他脱的只剩一件单裤便猛的扎进水里,何炅甚至来不及拉他一把,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水面上只剩下了几个气泡。

“苍了个天,老撒这是要投湖自尽?”白敬亭惊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他慌张的看向何炅,见着那人脸色不大好,估计也是被撒贝宁的举动吓了一跳。

“找到了!”不出多时,撒贝宁拖着一个麻布袋子游上岸来,他浑身还湿淋淋的,甚至于缠上了几根水草。那个麻布袋子外面还有着一滩浅红色的印记,像是被水冲洗过而变得干净了些。

“这…”王鸥忽而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麻布袋子的口打开,一阵恶臭夹着一股子说不清是什么的味道扑面而来,那里面,俨然是已经泡的分不清模样的尸体。

众人再也忍不住了,谁也没有心情再去看尸体,大家的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混乱的盘旋着,像是被催眠了一样。

我要离开这里!

撒贝宁离了那个袋子好几步远,胃里仍旧向上反着酸水,他干呕了几声,说道:“我当时就在想…怎么可能朝廷官员出了事这么长时间都没人管…怎么可能被做成了干尸都没人知道…如此想来,这是狸猫换太子了…”他将胃里的东西都吐了个干净,然后才把衣服都套回身上,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另一边吐到面色惨白的乔振宇,“你得看看这是不是张大人…”

乔振宇轻微的点了点头,身体还打着晃。他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哪怕…这的确是超乎了他的接受范围。

“不必。”王鸥先一步拦住他,语气很是强硬。她在一旁已经瞧见了乔振宇如今的样子,也不忍再让他去查验尸体,为今之计又不止这一条,“我来就行。”她脱下手套,强忍住胃里的翻滚,轻轻的碰了一下那句尸体…

没错,是张大人的。

她看着自己手上染的肉泥不知如何处理,却先一步被乔振宇拿帕子擦掉了。他小心的扶着她,不让她的手碰到他的手。

他知道她不愿意窥破他的死期,以为这样就可以认为前路遥遥。

他都懂。

“是张大人…我可以通过触碰看到人的一生…不过我无法看到凶手。”她的语气有些淡淡的遗憾。她总是这样,办案子时候的情绪不浓不淡,丝毫不受情感左右。

难得的一次她没有推开乔振宇,王鸥将自己的重量都移在他扶她的那条手臂上。就这样吧,她想,不去管什么生不生死不死的,有这样一个真心待她的人不是很好吗?

“走…我们去天牢。”何炅直起身,他的眼睛里仿佛盛着光,就像是永不会疲惫的孩子,被现实挫了一万次心,仍旧还有勇气提起第一万零一次。

撒贝宁看着他,他总是有办法将他拖入至漫无边际的回忆当中,往事纷至沓来,他低着头苦笑。可惜他细微的表情变化并没有逃过白敬亭的眼睛,白敬亭只是皱眉,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似的。

移步至天牢。

从前的五公主,如今的庶民唐乔正安静的坐在晦暗的一角,灰头土脸的。她的面庞上还带着血痕,眼睛里空洞无光。她只抬头朝他们这边看了一眼,便又低下头默默的去做自己的事。

“你们小心着点。”薛之谦倚在一旁的墙上,倒也不管那墙上有多少血污,“她一会发起疯来我可拦不住。”

鬼鬼看他一眼,奇怪道:“我们就是问她张大人的事,又不是造反,这也能刺激到她吗?”

“这些日子里除了你们,只有十三皇子来过,当然也是为了张大人的事…”薛之谦忽而压低了声音,“你可不知道,当时她几乎跟魔怔了一样,尖叫着就要冲出来,三个狱卒才拦住…”

果然有鬼。大张伟笑了笑,他的笑里自然带了些不在乎的痞气,本来没什么的,可如今在这阴森森的天牢里倒平添了几分鬼气。

鬼鬼朝天牢处挪了几步,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五公主,那天晚上您去清河做什么?您若是还要遮遮掩掩的话怕就不只这些刑罚了。”她学着衙役的语气,一板一眼甚是认真。那五公主惊惧的看她一眼,转眼便要向她扑来。

鬼鬼下意识就要向后闪,却不料扭了脚。她疼的倒吸冷气,看着不断逼近的唐乔闭上眼睛。

完了完了,鬼鬼闭上眼睛默念,我估计是要折在这天牢里了。

忽而被人一把拉到后面,鬼鬼甚至听见自己的衣料在地面上摩挲的声音,她不用看也知道,单凭这手腕上的触觉和这样不绅士的拯救方法。

“谢谢白白。”她笑着冲他说,下一秒却被脚腕上的扭伤疼的龇牙咧嘴,“要不是不小心扭了一下我才不会这样狼狈!”

白敬亭放开她的手,扭过脸去,低声说了一句:“以后真不想管你的事了。”

“刚才小白看着你脸都青了。”撒贝宁一脸幸灾乐祸的和她咬耳朵,“估计你是要好好同他解释一番了。”

“撒先生。”她每个字都咬的极重,“你还没就刚才跳水的事同何先生解释呢。”她顿了顿,补充了一句,“何先生的脸色很不好。”

“哈…哈…”撒贝宁挠头笑笑,回头瞥了一眼在一旁等着听唐乔说话的何炅,低头嘟囔了一句,“他才没有那么幼稚。”

说完自己都不信,那人平日里瞧着成熟稳重,私下里却最会给自己小性子使。

虽说是从前吧。

他抬头,却见何炅也朝他这里看,不禁笑着打了个哈哈:“怎么了,也觉得我玉树临风,貌比潘安?”

那人脸上小小的不屑了一下,目光却越过他到了鬼鬼身上:“你脚扭伤了就先在一旁歇歇吧,别一会肿了。”那人一蹦一跳的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撒贝宁忍不住,伸手拉他:“诶…炅炅…”

语气中的亲昵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何炅没有回头,只是把袖子往回拽了拽。这令人尴尬的沉默使得他听清楚了唐乔的话:“天太黑了…我也没看清楚那人的样子……他个子很高,声音压的很低……他跟我说,要想活命就在昨天造反,他说他会让我活着的…”唐乔说完又捂着脸呜呜的哭起来。

她这一番话说的幼稚,让人怀疑说出这番话的人是不是五公主殿下。撒贝宁没什么表情的扫了唐乔一眼,更觉得看不上,国家大事当做儿戏,平白的给自己的国家增添霍乱,仅为了一句毫无可信度的“保你活着”?

“五公主还真是…天真。”白敬亭似笑非笑的吐出一句话,“倒不像是皇城里的公主。”他的眸子亮着,里面翻滚着烫人的热切。他总是这样不加掩饰的体现出寻找真相的渴望。

唐乔此刻已经止住了哭泣,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这些人,或许从来没有人直白的点出她的错处,也没有人在她哭的时候依旧语气冷冷的讥讽。

“你们去找五哥吧。”她声音里的温度逐渐消失,“他听见了张大人的死讯之后便难掩喜色……而且,那日我看见的凶手的身形与他也颇为相似……”

“为什么和我们说这些?”乔振宇在简单帮鬼鬼包扎完抬起头来。

唐乔转过身,声音里有凉薄的笑意:“或许这是我能做的最后一件对的事了。”

这几日由于出了五公主这么一档子事,皇宫里的戒备又严了几分,薛之谦再三向他们保证自己会想办法明日将五皇子带出城外和他们了解情况。

何炅等人谢过薛之谦,却听见鬼鬼问道:“那天晚上大皇子真的没有出过宫吗?”

薛之谦似是一愣,压低声音道:“明面上是这么说的…但我听那天晚上值班的暗卫说他在21:20左右出去了一趟,但是差不多21:35就回来了,所以也没太注意…”

15分钟?够来去清河一趟的了。撒贝宁笑了笑,问道:“除了十皇子以外,还有谁跟西洋老师学过医?”

薛之谦想了想,正色答道:“五皇子和十皇子一母同胞,是一块学的…不过…五皇子和十皇子后来身体都出了些问题,皇上把罪责怪在西洋人身上,也就没再学了。”

“五皇子?”

“…你们明日就知道了。”

薛之谦虚晃了身形离开了,留下他们在这里面面相觑。

“明日过后,便要结案了。”何炅拍拍鬼鬼的肩膀,“怕吗?”

鬼鬼仰起头,有些迟疑的回答道。

“有点怕诶。”

白敬亭的手紧了紧,悄悄从底下抓住鬼鬼的手。他头一次这么大胆而直白的袒露自己的心意,鬼鬼讶异的看向他,他扭过头去,红了耳朵。

明明先前还在生她又冒冒失失伤到自己的气,下一秒看到她有点蠢的小模样就怎么也气不起来了。

向来被他们吐槽注孤生的白敬亭,觉得自己是要栽在她身上了。

“别怕…有…有我在。”

他的一番话说的声音细如蚊蚋,几乎要被众人的一片揶揄声给盖过去了。可鬼鬼听的很清楚,她几乎是片刻红了脸:“嗯。”她的脸烧的滚烫,可是却不愿意从白敬亭的手掌中抽出来。

来自久违了的,少女的小心思。

“喂,你不会还生气呢吧?”撒贝宁悄声捅捅身边的何炅,“别气了吧?你看小白,都不气了。”

何炅翻了个白眼:“谁说我气了?好端端的气你做什么?”

“那在五公主面前你把袖子拽回去了。”

面前的人像是个央求着要糖的小孩子,何炅笑意盈盈的揉了一把对面人的脑袋:“我是让你专心听。”

撒贝宁觉得自己再纠缠下去就简直像个小姑娘,于是他很满意的接受了这一解释。

“明天,我会利用能力进入皇城审讯大皇子和十皇子,你们就呆在惊蛰审五皇子。”何炅清了清嗓子。

“何先生,我跟你一块去。”鬼鬼着急的嚷道,“一共要审两个人,我们一块去方便点。”

“你这腿还伤着呢去什么去啊。”白敬亭手里还牵着她的手,嘴里却不饶人的说道,“你去了不是给何先生拖后腿?”

鬼鬼气鼓鼓的抽回自己的手,推了他一下:“什么啦,我万一出什么事隐身不就好了吗……何先生你觉得呢?”

何炅想了想,觉得鬼鬼的提议也不无道理,于是点了点头道:“行,那我们明天皇城门前集合,你去审大皇子,我去找十皇子,一个时辰后门口集合。”

“那你们可小心点。”撒贝宁皱皱眉头,他们可一个会武功的都没有。

“放心。”

【说好11.3更就11.3更 就问你们这章甜不甜】

评论(15)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