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全员向】惊蛰又霜降

第三章 玄龙跃(玖)

“感觉进了个死胡同啊。”白敬亭烦躁的挠挠头发,“我们现在根本就找不到第一现场。”他不禁有些泄气,这次的负责人可是鬼鬼,万一出了什么事……

他希望没有万一。

不,不能有万一。

那个常常笑的明媚的姑娘,那个会喊他“白白”的人,不能出任何意外。

仿佛是悉知了他的心思,鬼鬼倒是大咧咧的一拍他的肩:“没事啊,反正时间还长,再说啦不就是受几道天雷嘛,我没关系啊。”

白敬亭忍住想要把她抱到怀里的冲动,只是点一点头,揉了一把她的头发。

“我们现在应该是要找那些内脏都去哪了吧?可是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不会是凶手给毁尸灭迹了吧?”王鸥习惯性忽略掉身边人的卿卿我我,“话说这种死法倒真是从未见过…杀手不会是惯犯吧?”说到这句话,她的脖子后面也是一凉,惯犯?皇宫里头的毒辣手段她也是知道,不过猛然忆及仍旧是心头一跳。

撒贝宁没有做声,一遍遍翻看起时间表来,他刚才看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奇怪,可是又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泥巴?对,就是泥巴!

他恍然大悟般一拍脑袋,问道:“这几日里京城可有下雨?”他的声音里是掩不住的兴奋和激动,他总是这样,一高兴起来就像个孩子一样。

“没有,这几日都是艳阳天。”何炅不知他要说什么,但仍旧回答了他的问题,“怎么了?”

“你看,这上面说五公主裙摆上沾有泥巴…没有下雨,所以路上也就没有泥。有泥的地方只有河边,说明她肯定是去河边了啊!京城的河就这么多,她一晚上也跑不出多远,我们可以在五公里范围内找一找。”

“而且没有下过雨,所以脚印都不会被冲掉,只要踏进了泥里我们肯定找的到。”白敬亭接着说。

“你们好聪明喔。”鬼鬼的眼睛亮闪闪的,扒拉着白敬亭的袖子,“白白你现在变聪明了诶。”少女的声音娇俏,却因为夜深露重而染上了几分囔囔的鼻音。

“对啊,小白现在真是不错。”何炅的眸子上染上几分笑意。这些好了,他们不必再像没头苍蝇一样乱窜,起码找到一个目标。

“我一直都很聪明。”白敬亭心满意足的耍了一回帅,却被困意袭卷眉头,他打了个哈欠,问道,“鸥姐,我们明天去找就可以了吧?今天可以睡觉了吗?”

王鸥大手一挥,准了。

“天一亮就出发啊。”

白敬亭大张伟哀嚎着回到房间,一沾枕头就着了。鬼鬼挽着王鸥的胳膊,说了一会话,不过进了屋之后也就没什么声音了,估计也是睡了。乔振宇之前已经眯了一会,现在不是很困,于是留下来整理他随身携带的医药包和他们刚才喝的粥。撒贝宁和何炅瞧着天也快亮了,干脆就不睡了,睡了反而不舒服。他俩老人家(划掉)烹了一壶茶,反正昼短夜长,干脆秉烛游了。

“老乔,怎么见你心情不是很好,出什么事了?”何炅瞧这他心情低落的收拾着里里外外的茶馆,心里也是过意不去,于是牵了个话头问道,言语里大是关怀。

“没什么。”他抬起头牵强的笑笑,却不知如何在对方一汪满是清澈的眸子里遮掩下去。他叹了口气,打定主意不说出来,于是又笑的灿烂了些,“估计是困的,我回去眯一会。”

这些日子那种感觉愈发强烈了,他很害怕死,尤其是和他们在一起时。他们是什么他不知道,不过看样子不像是一般活物,可他是人,他会死。

他不知怎样面对这一天,或许他已经垂老矣矣而王鸥他们还是如今这般的模样。到那时,他该如何?

“诶…”何炅的话被堵在喉咙里,却只能看着对方的背影作罢,他伸手捅了捅旁边的撒贝宁,“撒撒,你看他这是怎么了?”这些日子于私下里他叫的愈发娴熟,或许他都没发现语气里夹杂着的几分亲昵。

“我怎么知道。”他有些赌气的往旁边错了错,刚才明明是他先想到的,怎么也没个人来夸夸自己,“你们都问小白不就得了,他多聪明啊。”语气里满满是不满。

你多大了?何炅忍着破口而出的冲动,看着面前一脸傲娇的撒贝宁噗嗤一声笑出声了。他揉了揉对面人的脑袋,语气里的温柔都快要溢出来了:“在我心里,撒撒最聪明。”

“跟哄小孩似的。”撒贝宁不满的打掉他的手,死不承认自己心里的得意和窃喜,“我本来就最聪明好吗。”

“是是是。”何炅好笑的应下,“那撒撒你后面有什么计划吗?”

一提到案子,撒贝宁立刻收了往日里没正行的模样,他的声音很沉,像是说书先生一样的沉稳:“我们先在皇城五公里以内的地方搜寻河流,据我所知,应该只有三条河。由于河流两岸之前修筑了石堤,所以应该只有一个地方还能踩上泥土,就是皇城后门的那条清河。我们沿岸找一找,应该就十有八九能够找到脚印。”他喝了一口茶,润润嗓子,接着说,“这个刀,老乔刚才看了,说应该就是凶器。这奇怪的花纹在刀柄的右侧,像是一块大拇指指纹的印子由于转动而扭曲了,另一侧很干净,应该是被擦过了。”

何炅点点头,不做声。

天,就快亮了。

次日早晨,难得大家都睡的那么晚却还能按时起床,如果忽略他们一个比一个肿的厉害的双眼话。

虽说昨天撒贝宁说的容易的不得了,可是真正找起来却还是费了一番力气的。直到大家找的都气喘吁吁了才找到一块疑似是准确的地点。杨蓉已经离开回了皇城,据说五公主已经伏法,现在正在天牢里呆着。杨蓉已经离开了一夜,说什么也得回去了。

话说回来,他们找到的这块地方离皇城不算很远,却也不近,估计五公主也是个会武功的主。泥地里有三种脚印,两种比较大的,估计是男人的脚印,还有一种比较小脚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五公主的了。

她的脚印有些凌乱,像是本来是误打误撞却被什么吸引了,而另一侧的脚印则可以用混乱表示…直到,有一双脚印走向了她!

王鸥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向后倒了两步,险些没站稳摔了一跤。没有想象中摔到泥地里的狼狈,她跌入一个温暖的怀里,她抬头看去,是乔振宇。

“谢谢。”她很快站稳了身,从他怀里挣出来。她的脸上还挂着不大好意思的笑,判官鼻子灵敏,她现在都能闻见自己身上乔振宇的气息。

“没事。”乔振宇恰到好处的退了几步,与她拉开距离,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你看,或许五公主也是因为这样才摔在地上。”

“可惜五公主背后没人接她一把,于是,她和那个人硬碰硬了。”白敬亭的目光在乔振宇和王鸥身上打转,夹了一丝坏笑,他走到蹲在河边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大张伟旁边,轻轻踹了他一脚,“诶,看什么呢?”

大张伟翻了个白眼:“我能看什么,你看看,现在撒先生何先生腻歪的不像话,你和鬼鬼也是…你瞪我干什么,瞪我我说的也是真话……现在连鸥姐都有老乔在后面屁颠屁颠的了,就我一个孤家寡人了…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他虽说着不大正经的话,却尽力感知着周围鬼魂的气息,直到碰触到那个熟悉的不得了的血腥气息才满意的笑了笑,扯开嗓子喊,“撒先生!何先生!你们快来啊!我找到案发地点了!”

说时迟那时就是迟,刚才还四处分散的人都跑到了他这边,听他说:“我感受到了,张大人的鬼魂…这就是案发地点。”

好像一只无形的手,把这些奇怪的事都聚到了一起,或许,真相,很快就能浮出水面。

评论(14)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