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团魂向双北鬼白】美好事物

脑洞大约来自房东的猫的《美好事物》以及明侦的久别重逢梗

比较小清新的一篇吧 大概就是庆祝第三季即将开播

看着现在人气一天天下降也是悲伤(捂脸

人设大概就是多年老友久别重逢 私设大家的年龄没有悬殊很大 没有什么狗血设定

cp大概是一向的微双北微鬼白主团魂向(何撒鬼鸥白)没有提及到的嗯…是我的锅…

嗯 就这 希望喜欢

{一下正文}

一.热夏,你归来听蝉;曾游于,北方知寒

火车轰隆而过,装着满车厢疲乏的旅人消失在铁路尽头。白敬亭站在站台上,将湿热的空气连同熟悉的泥土味道一同吸入鼻子里。

他有多久没有回来过了?若是从他上一次踏上列车开始算起,已经有五年了吧?他拖着大大的行李箱盘算着日子,大学毕业之后他离开芒城北上,辗转于一个个陌生的城市间,学着和不同城市的人打交道。他在大城市打拼的小有成就,也创立了属于自己的一小片地盘。

他本来就是做互联网设计的,心思更是活络,他去过很多地方,不过是为了寻求更多的灵感。

他见过南方小镇的温婉,也见识过北方冬天的银装。同事们闲暇之余都说,有没有个地方足够特殊,特殊到只见过一个就再也不肯离开。

他想了想,点点头。对于芒城的印象永远是那年的夏天,他骑着单车,身后载着的少女搂着他的腰叽叽喳喳。他使坏故意松了车闸,身后的人一下子搂紧他,然后尖叫出声来。

可惜,最后他还是离开了,尽管他很喜欢这里,他所有年少时候的梦都留在了这里。

想来,也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她了吧?当年他们离开时并没有什么正规的告别,就像是悉知了命运的离别,坦然而平静。他最后在火车站抱了抱她,对她说:“保重。”

他们五个人曾经约定过,如果五年之后混的不怎么样就回来继续凑活着开侦探社,到今天正好是第五年。

不过,应该就是一句玩笑话吧?自从毕业以来大家各奔东西,都在不同领域里发展,估计也没什么人会回来吧?白敬亭无奈的笑笑,也好,回来看看散散心也很不错。

他吹着口哨,尽力让自己的心情轻松起来。

就当,他是怀念起那年聒噪的蝉鸣吧。

二.你看,顽皮细雨招摇过远帆

鬼鬼坐在前往芒城的船上,窗外是一如既往的温热天气和好像要下起雨来的大片乌云。

这些年她过的不算很好也不算不好,一直安安稳稳的当着写文案的编辑,按时打卡,从不迟到早退。

只不过有些时候当她窝在她的出租屋里,看着漏水的天花板和总是不大暖和的暖气总会有些惆怅。她问过自己,她喜欢这样的生活吗?

答案是否定的。

她喜欢的,是还未毕业时候校园里的微风,是同桌那人眼角下的泪痣。她喜欢的,是怼天怼地怼空气,默默享受着团宠的福利,然后半是故意的笑倒在那人怀里。

他们怎么就散了呢?鬼鬼想,或许是她真的有点笨,一直都不大明白,最后他们不过就吃了一顿饭,喝了点酒,然后沿着江边走了走。她看着他们所创立的侦探社关上门,在那他们曾经破获过无数大大小小的案件,然后大家都说:“散了吧散了吧,明天大家就都散了。”

于是他们拿着前往不同城市的火车票,和对方一一道别,他们还许了“五年之约”,信誓旦旦。

这些年她常常回来,除了侦探社的屋檐上落了更多灰尘以外和当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或许当年的那群人如今都已经不知道去往哪里了,而她还坚守着这个可笑的承诺。

窗外下起细雨来,把对面的小渔船吹的摇摇晃晃。

最后一次了,她想,明年,她就不会回来了。

三.你听,江水流过人家吵着要上岸

王鸥坐在客房的阳台上,捧着一本泛黄的书。

这些年,她没有离开过芒城,当了一个小城镇的警察。或许她是唯一一个最后干了和侦探靠点边的职业,只不过当她因为工作需要接触那些带有着青涩面庞的私家侦探时总会有一丝恍惚。

就好像当年的他们,怀揣着一腔热血,哪怕在冰冷的现实里四处碰壁也毫不在乎。熬夜是家常便饭,他们大口大口的灌着咖啡,梳理案情。

她总是想要打断他们颠三倒四的推理,不过多半是忍得住的,只有少部分时候她实在是忍不下去,无比娴熟的从各个方面进行分析。总会有实习生警员一脸崇拜的问她:“王老师,您以前是干什么的呀?不像是做警察出身的呀。”这时候,那些老警员往往会白那个新人一眼:“你王老师可是一毕业就做了警察。”

对,我一毕业就做了警察。她总是笑着回应道,这些不过是这些年的经验罢了。

在没有毕业之前,她是一个侦探,一个最好的侦探社的侦探。她吞下这句话,改为几句勉励新人的鸡汤。

尽管她从来没有离开过芒城,可是她却从来没有回那个尘封的侦探社看过,或许是怕触景生情,又或许是工作实在繁忙。

不过“五年之约”马上就到了,回去看看也未尝不可。

她还是怀念当初的日子的。

她今天请了假,这并不符合她以往的作风,不过因为她从来就是工作上的拼命三娘,这么些年来也没请过什么假,所以领导倒也准了,不过是说要是临时出紧急任务她还是要参加的。

好吧。她耸肩笑笑,多年的职业生涯使得她对于一切事情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江水水涨,估计是要下雨了。她把伞装进包里,推开门。偶有船家因为要急着上岸的有几声争吵,不过都掩在了拍岸的浪声中。

她希望能有人赴约。

四.你去过烟花三月的江南

撒贝宁到的有点早,又没有带伞,只好躲在关上了门的侦探社前面那一条窄窄的房檐下避雨。

人总是会因为某些事情而触景生情,譬如他现在看着面前绵长的雨幕,忽而想起了江南的梅雨季节。

他毕业以后去了江南,当律师。这很正常,就像大鱼吃小鱼一样的合情合理。他大学本来就学的法律,当了律师也属于专业对口。

那人曾经笑话他,说他去江南不过为了找回身高上的自信,他毫不留情的邀请那人跟他一块去,说你有我有全都有。

撒贝宁现在想翻一个白眼,由于大雨所带来的湿气和莫名其妙升腾的暑热让他很不愉快,他以为没什么什么地方能比江南还闷热,没想到回来芒城,江南真是小巫见大巫。

他当年是怎么忍受下来的?他困惑,在一个个蝉声聒噪的夜晚,他是怎么硬着头皮把案情看下来的。

还冒着被叫狗头侦探的风险。

或许年少总是热切,总是能够满打满算的把自己的心意一步步拖着实现。又或许是每次他熬夜时候,身边总是有个人唠唠叨叨的告诉他熬夜对身体不好,咖啡对身体不好,然后坐在他对面开一盏灯和他一起修仙。

他无聊之余开始鼓捣他们封上的铁门,那上面还残存着某鹅叫少女因为一时兴起而给他们画的卡通像,可以说,是既不卡通也不像。撒贝宁翻了个白眼,继续吐槽着那人十分神奇的画功。

他看了一眼手表,八点了。没有一个人到。他有些心灰意冷,不过转而也觉得即使忘了也是好的,毕竟他们曾经说,一旦混不下去再回来,他们都不回来,这样不就代表他们都过的很好吗?

如此想想,倒也释怀很多。反正他也没什么事,这次是专程来看看的,就算等上一个通宵也无所谓。

他吹着口哨,逐渐在夜色中越传越远,他看过传说中烟花三月时候的江南,说真的,他还是喜欢芒城。

他说不清喜欢这里的什么,可是他就是喜欢。所以,他愿意等。

五.你看,秋月温柔撕破了花瓣

何炅踏着月色而来,雨已经停了,他不确定自己的目的地会不会有人,也不确定自己敢不敢面对当年的那个地方。

毕竟,是他说要成立侦探社的,也是他最后锁上了门。

那时候他已经被一所自己的心仪的学校聘请当了老师,父母对于这项由安稳又有道德威望的职业很是心仪,也给他施加了不少压力让他关了侦探社。

他一个人也就算了,硬扛也可以,可是他旁敲侧击的知道其余人也是顶着家里的压力来的,他就实在没有信心继续开下去。他跟租这个地方的老板说好,再等他五年,如果五年之后他们没有回来,那他就把这个地方卖了,卖给谁都可以。

当时他们吃了散伙饭,一个个离开。他最后一个走的,站在铁门面前很久都没有力气关上它。这里承载了他们少年时期所有的梦想和荣耀,他实在没有办法接受说没就没了。

“何老师,我们走吧,都散了。”身边的人拉了拉他的袖子,他向来泪点低,一听见这样的声音就忍不住想要哭出来。他瘪了瘪嘴,声音里还带着忍不住的哭腔:“走吧。”

就像把他的梦掷到了冷冰冰的江水里,他捞也捞不回来,只能看着它越飘越远。

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何炅的心脏忽而跳的激烈起来,砰砰砰一刻不停歇。他希望那里有着他在等待的人,也希望他这些年的等待不要付诸东流。

但其实他不应该这么自私。何炅的脚步滞了一拍,他曾经偶有看过那人的朋友圈,他的律师干的风生水起,而且也算是他的兴趣,就此放弃实在是令人惋惜。

他不知该如何走下去。

就如同当年那个夏天,他沉重的宣布他们侦探社要关门大吉了,大家吃个散伙饭,明天开始就正正经经的找个安稳工作。

大家都不做声,他尽力地活跃着气氛,就像是使劲浑身解数却又毫无办法的小丑。

当年就是因为他的怯懦,所以导致他后悔了五年,他不止一次的在想,如果他当年冒着种种压力扛下来了,他们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月光透过上方的花瓣稀稀落落的洒下来,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花瓣打碎了月光还是月光撕破了花瓣。

他没有停下来,继续往前走。

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想再后悔一次了。

六.你说,要忘却所有不愉快的片段,
把美好事物纯真的走完

他们在五年之后于这里重聚。

大家再见时都不是以往青涩的面庞,就像白敬亭带上了金框的眼镜,鬼鬼穿着从前没有尝试过的A字裙,王鸥的头发干练的扎成一个马尾,撒贝宁怀里还抱着一大摞文件,何炅胸前的口袋里夹了一支红笔。

“都在啊。”何炅率先开口,他的笑容依旧是完美的挑不出瑕疵,“看来大家都混的不怎么样嘛。”

“对,简直是惨淡。”白敬亭笑着开口,“那怎么着,出去搓一顿?”

“正好,我晚饭还没吃。”撒贝宁配合的揉揉肚子,“何老师最晚到,请客啊。”

“就是,还让我们两个女生等这么久。”王鸥笑着开口,鬼鬼接过话茬:“就是啊,何老师也太忙了吧。”

他又想哭了,可是这一次他忍住了。他只是上扬嘴角,快活的说了一句:“必须的必须的。”

他们跑去吃小白心心念念很长时间的火锅,麻辣灼烧着舌尖,他们就着啤酒,胡言乱语着这些年的经历。

“咱们这个侦探社,继续开吧。”撒贝宁像是一下子瞧见了他小心翼翼的顾虑,“我们撑的下去。”

何炅抬起头来,他看了一眼四周,笑笑:“别了吧,撒老师,大家现在都挺安稳的不是吗?”他苦涩的笑着,就如同他一直滴水不漏的帮别人打算着,“咱就聚聚就成。”

“为什么啊?”鬼鬼忽然的发声令身边的白敬亭震惊不已,他刚要腾出手来拉住她,却没有来得及。她眼睛里满是失望,“何老师,你有没有问过我们想不想留下来?你凭什么替我们做决定。”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她憋在心里很多年的话一吐而出,她自始至终都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散了。她红着眼睛,像是个兔子,直到白敬亭把她拉着坐下,她才如梦初醒般抽了一张纸擦了擦眼泪。

“对不起。”她的道歉就是走个过场,她不认为自己错了。

“何老师,鬼鬼喝多了,你别跟她计较。”王鸥见势轻声说,她的一缕碎发散在耳朵边上,显得她整个人都柔和很多。

何炅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他摇了摇头:“没事…我觉得鬼鬼说的很对。”

他是不该替他们做决定的。

他总是要顾虑这个顾虑那个,明明来之前还坚定了如果有人就继续开下去的心又被重聚动摇了。

他不应该这样的,辜负了别人的梦,也辜负了自己的梦。

这是他们梦最开始的地方,他甚至于记得第一天他们整理房间时候的尘土飞扬,记得破获第一个案件时候大家脸上的激动。他以为自己可以忘记,没想到,自从一见面,这些记忆就又鲜活起来,就像是一串久违的烟花,在乌黑的天空上绽开明亮。

他抬起头,目光坚定:“我宣布,侦探社就此开业,欢迎回来。”

于是他们五个人相视而笑,就像是悉知了对方的心思:“欢迎回来。”

于是他们踏遍万水千山,兜兜转转,只是为了找回原来最美好的事物。

【说点题外话:其实不过是希望所有人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一做就是一辈子。就像歌里说的一样,把美好的事物单纯的走完】

【美好事物歌词
热夏 你归来 听蝉
再游于 北方 知寒
沿途 不枉为 少年
终有个 结局圆满
你看 顽皮细雨招摇过远帆
修理过小店某处忽明忽暗的灯盏
你听 江水流过人家吵着要上岸
你去过烟花三月的江南
你看 秋月温柔撕破了花瓣
却只为迎着暮冬大雪纷飞时贪玩
你说 要忘却所有不愉快的片段
把美好事物纯真的走完
把疲乏往期 装进朴质的长街
把失败恋爱 藏进路人的详谈
把起舞的今日 写成诗篇
多年后 也不遗憾
把无味春风 融进街边的早餐
把仰头月色 化为潇洒的释然
把漫长的故事 变成短暂
才配得起勇敢
别忧愁聚散
又何惧放胆
让幽邃夜晚
静躺入空山】

评论(22)

热度(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