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惊蛰又霜降(大侦探全员向)

第三章 玄龙跃(捌)

“老板在吗?”王鸥正昏昏欲睡,忽而听见一声清脆的女声。何炅撒贝宁和鬼鬼不知道干嘛去了,现在还没回来,其他人估摸着也已经睡了。王鸥花了半分钟让自己的脑袋恢复清醒,披了件衣裳走出去。

“北康郡主?”王鸥有些不敢相信,“你怎么来了?”

杨蓉四下环顾,见没人,赶忙走进惊蛰:“有水吗?”

王鸥此刻才发现,她一身青色的衣服上溅上了点点鲜血,像是开在衣摆上的花,看的让人触目惊心。她递过茶水,眼前人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才开口道:“宫里出大事了…五公主反了!”

王鸥仔细想想,这个五公主好像还是他们的嫌疑人,于是追问道:“什么时候?”

“大约就是这两天。”杨蓉皱起眉头,“十三让我赶紧出皇宫,把这个交给你们。”她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交给王鸥。

估计是一些线索和当时的时间表吧。王鸥收起来,看着她问道:“那你之后呢?还回去吗?不然就在惊蛰歇一晚上,反正我们这里也有客房。”她说的急速而恳切,甚至有些不够理智。

她认识的凡人不多,她不想看着这些难得的凡人朋友在自己面前死去。

杨蓉估计也是没料到她如此热情,愣了半天,结结巴巴的答道:“若是老板愿意,我自然是想留下来的。”

她的眼睛微微眯起,笑容也恰到好处。王鸥知道,作为皇家的一员,她的礼仪和表情都是被训练过的。

“叫我王鸥吧。”她叹了口气,眼前这个小姑娘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本不该心中有这么多的条条框框,“我带你去房间休息吧。”

杨蓉跟在她身后,四下打量起周遭的环境。她对于这个茶馆心里倒是很喜欢,或许是出生以来就见惯了纸醉金迷的奢华,她对于朴素干净的地方一直都报以好感。

“你怎么在这?”王鸥出乎意料的在走廊里撞到了在一旁站着打盹的乔振宇,“困了就回屋睡啊。”她看着那人眼底的乌青,有些心疼。

毕竟肯老老实实干活的就这么一个,累坏了上哪找去?

本着关心员工的精神,王鸥的脸上自动浮现出柔和的笑意。

“我等会何先生他们…这不是北康郡主吗?怎么在这?”乔振宇在看清楚眼前人时一个激灵,顿时困意全无。

他毕竟是按照中规中矩的方式长大的,对于这种位高权重的人自然而然的抱有几分敬意。

“我过来送东西…老板…额王鸥姐让我在这歇一晚。”杨蓉改不过来说话的方式,又觉得直呼其名实在不礼貌,看着眼前人硬生生拗了个“姐”字出来。

王鸥不禁扶额,自己怎么就姐了…虽说按照实际年龄算叫她一声老祖宗都不为过……

“正好,老乔,你把小白他们叫起来,我们去捋案子。”王鸥觉得这几日案情进展实在可怜,倒是对不住人家对他们委以的信任。

“现在吗?”这个点估计大家都还在睡梦里吧?

王鸥狠了狠心:“对,现在。”

她把杨蓉带到房间里,客套了几句就熄了灯。等她晃晃悠悠出来的时候,乔振宇已经带着睡眼惺忪的白敬亭和大张伟在楼下等她了。

“我说姐姐,啥事明天说不行吗,你这急吼吼地把我们叫起来我们脑子也不清醒…再这么下去我这个老人家可真是扛不住了。”大张伟打折哈欠,他最近几天看见的血腥暴力画面实在是太多了,折腾的他身心俱疲,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还要被拉起来整理思路。

王鸥没理他,把信封里的信展开来,果不其然,是他们在五皇子和五公主处找到的线索,甚至还另附了一张时间表。

(为大家推理方便,直接用现在的时刻来表示)
19:30张大人去军营与大皇子喝酒,据下人传闻曾经听见二人争吵。

20:00张大人和大皇子相继离开军营

20:20五皇子离开皇宫,据其所言,是因为有个小厮失踪了他前去巡回,目前没有找到他口中的小厮

20:25大皇子到十皇子处歇息

20:30京郊药房,十皇子买完药,返回
与此同时,五公主府上进了小偷,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五公主习武,性子骄纵,前去追小偷

20:40张大人回府,脸上似有伤痕

21:20五皇子回宫

21:25十皇子回宫

次日凌晨五公主回宫,衣服上占有泥巴

3日后7:30张大人被发现死于家中,其妻儿老小皆惨死于其身旁

白敬亭强撑着精神看完,拿笔圈了几个可疑的地方,打着哈欠说道:“这样一来,唐赤是不是就没嫌疑了?”他揉揉眼睛,这几日未曾睡好从而“赏赐”的乌青还留在眼下。

他估摸着时辰,心里一阵不安,何先生他们去了有一个时辰了吧?怎么还不回来?

往日里鬼鬼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一个头两个大,如今没了她的声音静下心来想东西…可谓是效率极高。白敬亭撇撇嘴,乔振宇给他们每人备的一碗粥已经热过一回,他用手捂着,怕凉了。

正想着,却听见一阵熟悉的笑声:“鹅鹅鹅鹅鹅,诶鸥姐,你们怎么都没睡啊?”

鬼鬼跑在最前面,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倒不嫌硌得慌,她闲不下来的把信纸扯过来看,连气都没倒匀。白敬亭被她大幅度的举动吓了一跳,他甚至觉得这条木板凳会被她坐塌。

“大家都没睡呢!”撒贝宁吹熄了门口留着的灯,“肯定等我呢吧,好了好了,我没事,大家都回去睡觉吧。”何炅从背后结结实实的推了他一把,让他险些跌在地上:“你怎么每天都自我感觉这么良好?”

王鸥刚想问他们干嘛去了,眼见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表现出好奇的样子,心下便了然他们定然是瞒着自己的,莫名其妙就腾上来一股火气:“这么晚了干嘛去了?你们也就算了,鬼鬼一个姑娘家,这么晚了不回来多危险啊……”她的话就跟连珠炮似的,连个喘息的口都不给人留。

撒贝宁把要说出来的震惊咽了回去,他一度以为只有他妈才会有这样絮叨的功力,生平见了第二个,简直跟国宝一样稀奇。那厢何炅轻咳了几下,估计是让他去撞这枪眼。

这不公平!他笑的快哭出来:“姑奶奶,我们今天是…额…”他看向何炅,用眼神询问要不要全盘托出。何炅给了他一个“朋友再见”的眼神,他心下了然,如死灰般接道,“我们去皇城里找了找线索。”

死一般的沉默。

鬼鬼没敢抬眼,在一旁安静的喝着乔振宇熬的粥。尽管她平常觉得乔振宇做的药膳一点也不好吃并且每次吃都苦大仇深的,可是这次她分外庆幸还有这么一个东西能让她演示一下自己眼神里的慌乱。

“哦?查出什么来了?”王鸥的声音好像很平静,可在座的人都知道,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鬼鬼往旁边靠了靠,眨巴着眼,并不打算作答。撒贝宁表示自己已经打了头镇了,不希望继续冲锋。何炅若无其事的四下环顾,依旧是被抓了个现行,“何先生,你来说说,你们是去发现什么了,让你们敢以身闯皇城,半夜不回来,也从不跟我提及?嗯?”她的话一句比一句声大,最后乔振宇不得不给她使了个眼色来表示杨蓉还在楼上歇息。

王鸥压下声音,却压不下心中翻腾着的火气,她拿他们当家人,可他们呢?他们连说都不跟她说一句吗?

这般想着,才觉得脸颊有些湿润。王鸥抬手擦了一把,吸吸鼻子。

“我们其实没有想要瞒你什么,不过怕你担心。”何炅让她坐下,他的声音里总带着能够宽慰人心的力量。王鸥和鬼鬼不同,她身上好像没什么小女生的娇俏,她很沉稳,也很大气,所以会想的更多,顾虑的更多。“其实今天我们去皇城还是有些收获的…譬如…我们好像找到了凶器。”何炅从兜里掏出一把带了血的刀子,那刀子小巧的很,像是西方的做工。刀身上尽是鲜血,已经干涸了,还有一处奇怪的花纹被不小心沾到上面。

“这是时间表。”白敬亭瞧着气氛有所缓和,不觉忙起了正事。他把时间表递给他,“但这样一来,唐赤就没有嫌疑了。”

“我看看。”撒贝宁凑过去,因为离得太近被何炅推开了点,却依旧不依不饶死缠烂打的贴在他旁边,“我们今天进去结果发现五公主造反了……说来也奇怪,这一介女流之辈,造什么反啊?莫不成还要学武则天?”他咂舌了几声,只听那边鬼鬼问道:“捂着天是谁啊?她也造反了吗?”

“嗯,这个捂着天吧,她就把这个天老捂着,这捂着捂着这天它也出湿疹对吧,它痒啊……”大张伟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于是鬼鬼也听得无比认真。

“我说你们能收敛点吗?北康郡主可还在楼上睡着呢。”缓过来王鸥毫不客气的打断“大先生大讲堂”另外附赠一个白眼,“鬼鬼你别听他瞎说,这个武则天啊……不对,和武则天有什么关系……”

“北北…北康郡主?”大张伟的舌头难得打结,“她来干什么?盯梢?还怕我们跑了不成?”

“估计是送信。”白敬亭闷声答道,他看了一眼沉默的何炅,继续说,“我认为张府并不是死亡的第一现场,好歹张大人也是朝廷命官,死在自己家里三天才发现?不可能。”

“我同意。”何炅回应道,“你看这个时间,凶手完全有时间在别的地方杀人然后再命什么小厮把尸体运回去…估计也是这样才会掉下来令牌…”

“不过这一切都是猜测,不是吗?”

风过竹林,沙沙作响。

评论(7)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