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全员向】惊蛰又霜降

第三章 玄龙跃(伍)

唐阔的府上多半是西式的装潢,墙面上挂着许多蝴蝶的标本。

“十弟府上着实冷了些,不利于十弟养病吧?”唐子杉搓搓手,哈出一股冷气。

“这些标本的技术还不成熟,只能降低些气温以求不腐化。”唐阔不好意思的笑笑,像是被人看破他的小玩意,“我从小就是在西方教堂长大的,所以更偏爱西式。”

他顺手拿了一副西式餐具,左手拿刀右手拿叉的比划了一下。

他的目光流连在那一个个精致的标本上:“我实在喜欢的不行,我这个人又没什么想争的,所以拼了命,啊不,倒也不致命,也希望可以留住这些。”

唐钰点点头,这样还说的过去些。

“我们该去张大人家看看了。”唐子杉叹了口气,转而冲唐阔笑笑说,“谢十弟如此配合。”

又是马车,鬼鬼觉得自己这几天坐马车坐的要吐了。

“鸥姐,怎么了?”鬼鬼扯扯她的袖子,王鸥自从上车开始就在发呆,现在被她一扯才回过神来。

“没什么…我在想你之前问我的那个问题。”王鸥摇了摇头,目光穿过鬼鬼,“我最近,总是会有些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记忆片段……我觉得,我们好像是忘记了什么。”

她娇艳的脸庞映在阳光下,金灿灿的发光。

“是啊…可是,忘记了什么呢?”鬼鬼拉扯着尾音,勉强笑了笑,“我到时候再问问白白吧。”

潜意识里,白敬亭好像可以解决自己的一切困惑。

亦或者说,她遗忘的内容本就和他有关。

张府。

由于受了皇上的旨意,张府密不发丧,连灵堂都还未建起来,只是草草打扫了一下,立了几块石碑子。

“这张府怎么这么阴啊。”大张伟缩了缩脖子,这府邸地处极阴,四周厉鬼环绕。

倒不像是刚死了人的地方,像是个百年鬼宅。

“张府风水是不好,不然也就不会死那么多人。”白敬亭幽幽开口,目光落在门口的古树根上。那里的土明显是刚翻修过,倒也没什么杂草。

“那个胭脂,查出来了,的确是张府夫人爱用的款式。”乔振宇摆了摆手,示意那些侍从退下去。

有个小兵俯身在唐子杉耳朵边上说了些什么,见她神色大异。她怔了半晌,方才缓缓开口道:“宫里出了些事,怕是不能再留你们入宫了。这几日我会将那些有嫌疑的人一一问过再让阿蓉给你们递出消息…抱歉了。”

唐钰怕是也明白了唐子杉口中的“事”,脸色惨白,冲着他们摆了摆手便飞也似的要离开。不过走时倒还留了个侍从帮他们打点和接送。

现下,这个阴森森的张府里,竟只剩他们几个了。

“真是…”王鸥查证的手停了一停,“不知出了什么大事。”

“什么大事都与我们无关。”何炅开口,眉间却是浓浓的疑云,“皇家的事,说不清楚。”

他确实隐居了多年,也算是安稳了多年,如今对于朝堂之上的事知之甚浅,能够记起几个皇子的名字也就算不错的了。

毕竟对于不老不死的判官来说,寥寥数十载的王朝人员更迭委实算不得什么。

撒贝宁刚想应和,便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回头望去,是一黑一白两道身影。

黑白无常!

几乎是瞬间,所有人都往后退了半步,齐齐挡在乔振宇身前。白敬亭不知从哪里变出的一柄长剑,寒光毕露,“嗡嗡”的发着剑鸣。

黑白无常与判官按照严格意义来说并不冲突,只不过黑白无常隶属于地府中孟婆所管辖的范围,而他们属于地府那个阎王爷直接管辖。

不过,孟婆向来反对阎王爷出动判官和影子,觉得过于血腥暴力,又觉得人死都会悔改,不要急着去惩罚人类。她老人家总是讲和为贵和为贵,尽管黑白无常看起来一点也不符合和为贵的标准。

所以,暗地里打压是少不了的了。这么些年了,阎王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你们怎么我们走哪跟哪啊,不嫌烦啊,你们不嫌烦我都嫌。”大张伟侧身往白敬亭后面躲了躲,然后再被嫌弃的扥出来,“我说是不是地府太闲了,一个个都往人界来跑。”

他舔了舔嘴唇,还想继续,却被黑无常的脸色吓了一跳,只好闭上嘴。

“怎么的,这还过不去了是吗。”撒贝宁自认倒霉,谁让他们上辈子是影子,这辈子是判官,都是黑白无常的重点打压对象。何况何炅还受了天雷,会吸引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更是显眼。

再者说,他们现在只有小白和他会些功夫,其余人因为丢了记忆一概不知…在黑白无常看来,他们简直就是砧板上的肉啊。

还是大肥肉。

相对来讲,黑白无常就显得利落多了。不接话,只一道剑气劈下来。撒贝宁拉着他们骂骂咧咧的躲开,还要避开现场,只能随便找了个软枕头扔了过去。

一时间,鹅毛四起。

这厢白敬亭脚尖轻点,化成一道白光直冲黑无常眉心刺去。那黑无常挥了挥袖子,卷起一道黑云,竟消掉了白敬亭的攻击,伸出手来直要拍上他的天灵盖。

一张燃着火的符咒一下子粘在黑无常的手上,白敬亭得以时间缓冲,连退几步,挽了道剑花又向前刺去。

“天地澄澈,万物归位。邪灵鬼煞,不得亲体。急急如律令。”大张伟念了个咒,又向黑白无常飞了一道符。所幸判官不算是鬼煞之类的阴邪玩意,到底还算作阳气比较重的一类。

可黑白无常就不一样了。

他们,权且写作“他们”,由于在地府呆了太长时间,浸染过无数冤魂,所以阴气很重,自然会被符纸镇住。

白无常左手缔了一个诀,右手变做爪向前探去,只一道白影。

“简直了,有完没完啊。”撒贝宁踢了一脚身边的凳子,那凳子往白无常胸口一击,他一滞,被白敬亭的剑贯穿而入。

嘀嗒,嘀嗒…

那些墨绿色的粘稠的液体掉在地上,那边黑无常一声哀嚎,和白无常化作一股子浊气跑走了。

“我们…刚才…伤了白无常?”白敬亭手一抖,那把还沾着白无常“血液”的剑一声脆响掉在了地上。

越来越麻烦了。

黑白无常无异于孟婆的左膀右臂,若是她真的计较起来,他们可就麻烦了。

“是那什么白无常不长眼往剑上撞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大张伟拍拍白敬亭的肩膀,似是宽慰,“没事儿没事儿啊,别老瞎想了,这事就是越想越烦越想越烦……”

“我们过来是来查案子的,其余的到时候再说。”王鸥揉了揉太阳穴,她的不安感好像正一步步的变为麻烦的现实。

“嗯对。”白敬亭几乎瞬间恢复了平静,只不过脸色依旧惨白,“我觉得那个树下面有古怪,土太新了。”

鬼鬼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把铲子,朝那棵树下面狠挖了几下,忽而一声尖叫,连铲子都扔到了一边:“这里怎么有盒子!好多盒子!”

大家都凑了过去,胆子大的,譬如缓过神的鬼鬼,几下就把盒子拉了一个出来,用铲子狠狠敲了几下,把锁凿开。

刚一拉开,一股浓郁的血味弥漫开来,那里面是满满的人的内脏。

何炅皱了皱眉,示意乔振宇看看这到底是谁的。乔振宇忍着恶心,翻开那些血乎乎的玩意:“这些内脏取出来有些时日了,估计不是张府的人。看这盒子应该是张府的物件,张大人埋的吧。”

撒贝宁强忍着要吐的冲动,又一连凿了好几个箱子,都是些内脏,乔振宇说,都不是张府的。

“行了行了,我看大家都不太舒服,先回茶馆吧。”王鸥尽力不看那些盒子里的物件,抢先走了几步。

乔振宇追了几步,扶住她。他的手刚刚洗干净了,没有什么味道,只不过王鸥看着仍觉得心里有些膈应,从他的手里抽出来。

“怎么不问我们到底是什么?”

“对我来说,这个问题不重要。”

王鸥站定,回过头看他。那人自立在翠绿的草丛边,笑的…很好看。他的眸子有仅属于人类的真实感,以及他无时无刻不在积极跳动着的心脏。

这是他们从来没有过的真实和鲜活。

“是吗,不重要?”王鸥笑笑,不置可否。

“你们是我的朋友,这样就足够了。”乔振宇回答道。

王鸥一愣,手无意拂过路边的叶子,触电般抽回手。她刚刚,看到了这片叶子的一生?

脑海中一个声音响起,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判官能力,预判生平能力开启。”

【感觉这个案子写不完了……悲伤】





评论(23)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