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全员向】惊蛰又霜降

第三章 玄龙跃(贰)

在鬼鬼觉得自己五脏都要被颠出来的时候,马车停了,她挑开帘子看,原来是到了灯火通明的皇城内。长长的甬道旁立着无数盏灯笼,将冷冰冰的汉白玉映照的通红。

“请各位跟紧我。”薛之谦朝他们辑了一辑,便引着他们到了皇子所,不知拐了多少个弯,终于拐到了一个“竹斋”前。门前的小侍卫见他们来了,连忙朝他拜去:“多谢薛统领。”

“不敢当,举手之劳罢了。”薛之谦暗爽了一会,想着十三也有这样懂事的属下。

比十三那个不懂事的小鬼可爱多了。

“我要的人,你可带来了?”竹斋内传来半哑半脆的声音,只听一阵急急忙忙的脚步声,一个半大的小孩跑了出来,着急忙慌的。

这就是他们紧张了半天的对象?

大张伟觉得自己一定是看错了,这个粉雕玉砌的小娃娃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有权谋之人,更别提夺太子之位了。

“这是十三皇子唐钰,还不快拜见。”薛之谦低下声提醒道。

“我等布衣参见…”

“行了行了,跟我来。”唐钰不耐烦的一甩手,拉起最前面的何炅,冲着薛之谦说道:“烦请薛统领替我看好了,别让什么耗子闯进来。”

“属下遵旨。”

在被唐钰扥起来之前,何炅甚至都做好了陪这个小皇子玩三天的准备,直到他们进屋,看见一地的干尸,他突然对这个不过十来岁的小皇子刮目相看。

不为别的,就凭看着这么多尸体还可以该干嘛干嘛,何炅觉得,这个小孩就不一般。

“我听说了你们处理孟国公府小姐的案子。”他顿了顿,竭力的仰起头以便可以与他们目光平视,“办的很不错,条理清晰,不畏惧权贵,这也是我来找你们的原因。”

他指着地面上的五具干尸,神色严峻:“这,是前朝副将张大人和其妻子儿女,一夜之间全部死于非命。根据凶手掉下来的令牌,粗略推断出应该是皇城中人,所以父王把这件事交给了我,而我,希望你们可以帮忙。”

他说的恳切,言语间倒是不像是小孩子,颇为老成。

或许,这就是皇城里生活的孩子,步步为营,小心谨慎。

“十三皇子客气了。”撒贝宁接下话,向前一步,站到何炅身旁,“这本就是我们的职责,能得到十三皇子如此信任,是我们的荣幸。”

他不知自己出于怎样的心理,或许是不想何炅总是一个人担着,又或许只是想能够和他并肩而立罢。

鬼鬼很安静的站在后面,安静的倒不像是她平日里的作风。她的目光扫过那些干尸,没带多少感情,只是扫到那个小男孩的时候愣了一下,耳边又响起那句自出生就不停骚扰她的话。

“你说他还是个孩子,想保护他,可这是他的使命,他逃不了。”那应该是个很稳重成熟的男声,她从未听过。

这人话里的内容她也从未经历过,可确实清楚又熟悉。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王鸥察觉到身边人的异样,低声问道。

“没什么。鸥姐,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成了判官?在撒撒和何先生找上门之前我完全不知道。”鬼鬼低着头,很是不解。

“何先生也问过我同样的话。”王鸥回答道,“我总感觉,好像被什么人推动着在走…算了算了,案子要紧。你真的没什么事吧?”

鬼鬼摇摇头,目光停在白敬亭的背影上,自嘲般笑笑:“许是我想多了。”

白敬亭感觉有人在看他,回过头去正好对上鬼鬼的目光。她冲他一笑,似是人间的富贵花。

“我会带着诸位这两天在皇城里转转,看看情况,此后诸位便可以回去办案,有头绪找薛统领来见我就好。”唐钰说完,自己很是满意,揉了揉眼睛,想必也是困了,于是吩咐下人将他们照顾好,自己就睡觉去了。

乔振宇俯下身去打量那些干尸,无一不是锦绣华服却干干瘪瘪的,看起来很是突兀。这些人好像是被脱过水,可是看看案发的时间应该没有这段空闲。

“会不会不是人所为?”白敬亭开口,“妖呢?可能吗?”

“不是妖。”撒贝宁摇头,他伸手碰了碰尸体的皮肤,硬邦邦的,“这种死法太丑了,而妖类大都是追求美的,估计不会选这种死法。”

乔振宇摸了摸尸体的腹部,已经没有内脏了:“死亡时间大约在三四天前,由于这个尸体被做成了干尸,我也不是很清楚…应该是死后被做成的干尸,手法极其残忍,不知道是什么仇什么怨。”

“还有就是,死前身体有溶血情况,这应该是死因…凶手应该做过详细的布置,不然不可能给时间做成干尸。”乔振宇站起来,往旁边靠了靠,实则是想离尸体远一点。大张伟已经出去吐的昏天暗地了,王鸥脸上也浮现出一种不大好的神情,连一向冲在最前头的鬼鬼都往后站了站。

何炅叹了口气,站起身时也不禁晃了一晃,这种死法确实惨,他们又没有多少头绪,很是麻烦。他强压下胃里的翻滚,说道:“今天要不先这样吧,明天早上再说…今天大家好好休息一下。”

“我同意何先生的话。”白敬亭站起身,他也实在不想在这么个地方呆下去,“大家也都累了,明天再说吧。”

众人听到这话就像被人从牢笼里释放了,各自在心里小雀跃了下便跟着领路的小太监去了住处。

撒贝宁洗完手出来时,大家都已经回到房间了,只有不远处有个黑影靠着树,好像在等他。

他自然认得出这个影子。

“何先生,不走吗?”撒贝宁笑着问他,“不行,何先生有些太疏远了……不然叫你炅炅好了,亲切些。”

何炅觉得这两个字出来时自己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推了他一把:“滚滚滚,没个正形。”

“鬼鬼叫人也是叠字,你怎么没说过她。”

“小姑娘家叫叫就罢了,你叫什么,何况人家也没叫过我炅炅…”何炅一顿,像是酝酿了什么鬼点子,“你说是吧,撒撒。”

撒贝宁终于知道什么叫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下去。

可是这个称呼从何炅口中已经很久没有说过了,说实话,他很是怀念。

怀念那个时候的大家。

不过他现在每每想起过去,总是会记起那张狡黠至极的脸,和夜晚里无数冤魂。他发誓不会将这一切透露出去,发誓不会奢望他们找回记忆,以求重新来过,以求今世安稳。

“安稳?”那人似是不屑,“你当他们会安稳?判官是你们的使命,从此是死是活都说不准。你以为现在是用记忆换回性命?不过是地府大发慈悲饶你们一命……”

“好了,不瞎扯了。”何炅见他仍旧在回味那两个亲昵的叠字,好心打断他已经飞往天际的回忆,“今日这个案子,你怎么看?”

“知道的太少,不好说。”他回神的极快,踢着路上的石子,“没有内脏,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会溶血…不过我觉得,凶手应该还会有下一步动作。”

“嗯?”何炅站住,“何以见得?”

“这个张大人啊,我听说过。不过是个副将罢了,若是仇杀不用如此大费周章,派几个杀手去就行了,何必还用干尸。”

“唯一的可能是,凶手想要杀鸡儆猴。”

“而这鸡还被十三皇子扣下了,他肯定还会再去找另一只鸡,直到人心惶惶,得到他想要的结果。”何炅接着他的话,在月光下撒贝宁整个人都仿佛镀了一层淡淡的银光。他冲他笑笑:“做个好梦啊,撒撒。”

他怎么还在纠结这个叠字!撒贝宁表示很无奈。

地府。

那人喝着茶,一下下的吹着浮沫的茶叶,倒也是不嫌烦的。身边的是一个小伙子,看着挺年轻的。

“跟黑白无常说说,别太拼命,万一被他们给干掉了就不好了。地府人口少。”那个人抿了口茶,茶香满溢。

“自然,自然。”小伙子讨好的笑,“爷,您打算怎么办。这炅哥身上可有了五道天雷,可是危险了。”

“放心,这不还没到最后吗。”他拍拍小伙子的肩,示意他坐下来,“更何况,还有撒贝宁呢,他死不了。”

“也是。”那人笑自己太过紧张,关心则乱,“有撒哥呢,小白的武功也不错。”

“你们妖界,最近是不是不太平?”

“是…爷,您是让我带他们去妖界?”他一愣,下意识般回问。

“等这个人界的案子结了,你就看着办吧。”

“他们该四处转转了。”

那人放下茶杯,消失在茫茫黑暗中。

评论(27)

热度(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