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全员向】惊蛰又霜降

第三章 玄龙跃(壹)

白敬亭保下了。

所有人的心里的石头都悄然落地,鬼鬼扑到白敬亭的身上,用力的箍住了他。

所有人都知道,每一次实行判官的权利都无异于在刀刃上跳舞。

所以,若是侥幸安然无恙,必须珍惜。

“今日我请你们去喝酒,咱好歹庆祝庆祝。”白敬亭从鬼鬼的怀抱里脱身,自己不禁也沾染了些许笑意,“鸥姐,今天我们可以喝酒了吧?”

“去去去,我哪管得住你们。”王鸥笑着推了他一把,她原先是不同意他们去喝酒的,觉得喝醉了更麻烦。

现在,随他们了。

那日夜色正好,酒馆里的小菜可口,女儿红香醇,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浅醉的绯红。暗处的几个人隐了身形,戴上面罩,他们配剑上的剑穗火红,如同灯光。

刚刚还热热闹闹的酒馆竟然一瞬间开始转冷,判官有异于常人的五感,空气中飘过一股子淡淡的血味。鬼鬼皱了皱眉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谁,给我出来。”撒贝宁最先反应过来,一拍桌子。白敬亭会意,抽出一根筷子握在手里。

他脑中有个画面一闪而过,少女手执一根筷子,轻轻一掷,前头那人的喉咙瞬间被扎了一个血窟窿。

少女回头,轻笑着说了些什么。

“我弟弟请您走一趟。”暗处的人打断了白敬亭的回忆,那似是女声,不过依旧没有人出来,他们好像是打算不出面了。

不会是孟国公派人寻仇来的吧?

何炅心下一凉,拉住意欲起身的白敬亭,道:“还请阁下明示你家主人的身份。”他尽量让自己显得很有底气,刚才喝的酒也醒了,他感觉自己背上的伤疤好像又开始隐隐作痛。

伤筋动骨一百天,他应该听乔振宇的话的。何炅很是无奈。

“诶你们这么话这么多呢,让你们走就走啊。”一道男声,声音里满是不耐烦,“我早就说了让你把他们打晕带走啊,你看看,现在多麻烦。”

“说得容易…你当他们是普通人啊薛统领。”

这两个人居然开始旁若无人的争吵起来。

大张伟觉得,这两个人的智商估计也不大够,可能不大需要大家这么紧张…

等等,他为什么要说“也”?

趁着大张伟在思考人生,乔振宇仔细搜索着相关的人,忽而一惊,“皇上的禁军统领薛之谦?”

他膝盖一软,几乎要跪下去。江湖传言,见到禁军统领就犹如见到皇上。

不过为什么他们一脸冷漠啊……乔振宇感觉三观要碎成渣渣,趁着拼不回来之前,他又低声提醒了一句:“皇上的…”

“知道了。”王鸥觉得很气,点了一桌子菜都没吃完,委实浪费啊。

尽管花的是小白的钱吧。

乔振宇感觉自己忽然好硬气了,有这么一群怪物作表率。

果然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对面的两个人也很无奈,薛之谦觉得一定是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为什么面前的人一点敬畏之意都没有啊?还有个女的对自己怒目而视,就是因为打扰了他们吃饭?

这不科学啊…

“我家主子请你们过去一趟,事关皇储,还请各位谅解。”薛之谦从暗处走来,那一身黛色的行动服更衬的他面如白玉,他皱了皱眉头,从内衬里掏出一枚令牌,上面俨然是出宫令以及他的身份。

“我们并不怀疑薛统领的身份,统领多虑了。”撒贝宁松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何炅会意,接着说道:“不过我们现下还有个茶馆,刚刚办完的案子又是和权贵有关,自然是要照看着茶馆的。不知这一进宫要多长时间,我们好先行打点。”

撒贝宁勾了勾嘴角,他和何炅间总是有这般的默契。

“左不过三天时间。”那个姑娘也现了身,样貌清丽,妆容干练,“这几日我会守在惊蛰茶馆门口,还请各位放心。”

那个姑娘笑了笑,伸出手:“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北康郡主,杨蓉。”

三天?那大概不会出什么乱子。何炅笑着回握过去:“郡主客气了。”

对于北康郡主,大张伟这个走街串巷的倒是有些耳闻,相传,这北康郡主是皇上的外甥女,长得清丽可人,至今还未婚嫁,生性活泼侠义,在江湖上倒是闯出了些名堂,和禁军统领乃是青梅竹马,据说武功也可与之一较。

可是,她刚刚说的是弟弟吧?并不是皇上啊…大张伟猛然蹙起眉,那这位皇子权利可真是大啊,不仅有禁军统领的辅佐,还有北康郡主的支持。

可本朝从未立太子啊。

大张伟私下看去,大家的面色都不大和善,想来是都想到了这一层,便觉得后背发冷。何炅原本是本着不问朝政的思想,一直离那个冷冰冰的皇城远远的,惊蛰的位置也不过是个较为偏僻的地方。

可现在,好像说不过去了。

他想了想,回头看去,众人皆是一片肃穆,白敬亭拍了拍他的肩,点了点头。

“还请薛统领领路了。”他依旧笑的很和善,可是握的发白的拳头提前泄露的他内心的不平静。他从前怕与人接触,无非是怕被视为怪类,眼下他并不清楚皇子找他们所谓何事,更是忐忑。

罢了,出了什么事他扛着就是了。

不得不说,皇城派出的马车足够豪华,竟然三个大男人坐还绰绰有余。撒贝宁挑开帘子看了看,好像离酒馆有些距离了。

“老乔,怕吗?”前面白敬亭低声问道,“你本该过的安稳些,和我们这群人搅到一起…”他不知如何说下去,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本该是个普通医师的乔振宇跟他们这些怪物混在一起,遇到危险的指数简直呈几何倍上升。而且,人家本来是该给活人治病的,现在生生成了仵作。

“怕什么,这些日子比我从前过的好过百倍。”乔振宇理了理袖子,他本就长得一世风华,眼下浅笑时更加好看,“若是从前,我不过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医师,还要被怀疑是庸医误人…”

可现在,会有人在意他的情感,会关心他。

“可…”

“那便好。”撒贝宁出声打断白敬亭的话,既然乔振宇乐在其中,他们又何必让人家离开,“我还没进过皇城呢……”

何炅点点头:“我也没进过。”他的神色凝重:“但愿不要出什么事。”

“譬如鬼鬼把皇城机括给拆掉?”撒贝宁打趣道,“那我现在可有些担心了。”

另一辆马车上的鬼鬼打了个喷嚏。

车上的气氛终于不在冰点上徘徊,何炅看了眼撒贝宁,他好像从来如此,恣意潇洒,也总是没正形。

两辆马车行色匆匆,消失在夜幕里。王鸥忽觉得有些不安,可没有什么道理。她挑开窗来看,一片繁星。

但愿平安。





评论(31)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