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悟皆空

各种图片👉🏻微博@你的佛系悟
爱写文爱生活
手动比心
主攻于明侦系列
双北和魄魄cpf

【明侦全员向】惊蛰又霜降

第二章 风月弄(壹)


一连数日,大家都未曾从何炅遭受了五道天雷中缓过来。

乔振宇哪见过这样的阵仗,蓝幽幽的雷从白天就这样霹下来,那何炅竟也硬生生受了那五道雷,半声不吭。

若不是那青衫上被灼得焦黑的长条和肌肉,若不是那何炅比往日白了几分的脸和嘴角溢出的血,他定以为自己出了幻觉。

“何炅!”撒贝宁第一次这么焦急,他没想到,刚才还和自己淡然下棋的人,怎么一会就受了这样的罪。

这样快,便来了吗?

“叫什么…别吓着人家。”他费力的吐了一口气,登时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炸裂了。他想着,第一次办案,大家怕是都不大在状态,不如他打个头镇。

其实没关系,他从前也没活得怎样精彩,死了便死了,不亏。

可是当他看见撒贝宁的眼,他忽而觉得自己从前愚蠢,现在他有这么多的朋友,他一点也不想死。

“何先生,剩下的事让小白做吧,正好乔医师也会医术,好歹包扎一下。”王鸥看着他的伤口触目惊心,她忽而觉得,他们这些老妖怪估计这辈子都要赖着彼此了。

他们亏欠何炅的。

“你少给我逞强。”撒贝宁打断想要开口的他,“你回去歇着去,这有我们呢。”

“是啊这有我们呢。何先生你回去吧。”鬼鬼看着他,眼睛里没了笑意,她是真的怕了,他们的每一次选择都关乎着性命啊。

何炅的眼睛来来回回打转了几次,忽而觉得鼻尖发酸:“好。”

他很久,很久没有被别人关怀过了。

最后自然是柳青青自首,何炅被迫卧床养了一个月。茶馆人渐渐多了起来,热热闹闹的,王鸥很是开心,因为账上终于开始盈利。大张伟把乔振宇领了回来,说是饭馆的饭吃腻了,领回来个厨子尝尝鲜。

不过乔振宇拿惯了针的手确实巧的很,饭菜也确实不错。无论如何,他们终于可以吃上热乎饭了。

这个地方,越来越像家了。

不过案子,总会找上门的。

“听闻这里还管些办案探案的杂事,我希望先生带几个人跟我去风月楼看看。”白敬亭认得的,风月楼的小二张哥。

不过小白你为什么认得啊?大张伟一脸坏笑。

“风月楼那地方糕点做的极其精美,吃饭时还有人伴舞,还不贵。下次我也请你们去啊。”

一本正经,衣冠禽兽。

“这次…那就小白,老乔和撒先生去吧。”王鸥眼睛打了个转,看着一脸期待的鬼鬼,“好吧加上鬼鬼…小白你可千万看着点她,别让她乱跑。”

“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乱跑?”

“我看得住她?!”

场面壮烈,不予描述。

风月楼里满是胭脂水粉的味道,姑娘们或者浓妆或者淡抹,总之是各有各的风情。撒贝宁一脸痞笑,勾搭个这个又调戏个那个,不亦乐乎。

“鬼鬼,你看看人家多有风情。”白敬亭感慨道。

“其实我也可以的。”鬼鬼模仿着姑娘们的走路方式,一摇一摆,顾盼生姿。

然后就踩上了自己的裙子。

在她和大地接触之前,白敬亭伸手拉住了她,一把让她在自己身边站好。

“平底都能摔,你的脑子可能不适合这么走路。”他嫌弃的撇了一眼鬼鬼,但余光仍旧留意着,以防她再一次跌倒。

我们不是来看凶案现场的吗?一副欢欣鼓舞要去大酬宾的气氛是怎么回事?乔振宇表示很迷惑。

“到了。”老张推开门,那个女子正趴在梳妆台上,脸上已经溃烂的不成样子。还被人划了几道,不过血水凝固在伤口里面,没有流下来。

乔振宇欣然接受了自己由给活人看病到给死人验尸的转变。他看了看女子的伤势,扬声道:“她的脸溃烂是因为她吃了什么会导致她过敏的东西,死因也是由于过敏。大约死亡时间是一个时辰之内。”

“一个时辰之内都有谁进入过这间房间吗?”

“嗯…”老张回想了一下,“酉时六刻孟姑娘说找栀子姑娘有事谈,栀子姑娘刚走,我拦不住她,她进去不出半柱香后就出来了,跟我说要是栀子姑娘回来就让我跟她说一声,说是孟小姐找过她。戌时栀子姑娘回房,准备接客。戌时一刻陈公子进门,不过那时我未在房前看着,我在楼下替那些老爷们端酒。戌时五刻海棠姑娘问我栀子姑娘怎么还没有下来,让我赶紧叫她下来接客,我去时发现栀子姑娘已经死了。”

“几位爷也知道,我们这事不敢声张,所以才请几位爷过来帮我们解决一下。”

看着老张这样弯着腰,打着哈哈的样子,白敬亭不忍,只得说:“这是自然。”

“栀子姑娘对什么过敏啊?”鬼鬼看着那张烂的不成样子的脸,觉得自己的脸也痒痒起来,像是有虫子在爬。

“栀子姐姐对杏仁过敏。”一个小丫头说到,“这事还是海棠姐姐说出来的呢。”

“海棠姑娘是哪位?”撒贝宁看了看,只觉得这风月楼的姑娘姿色平平,那栀子脸也烂了,实在看不出昔日花魁的模样。

“奴家叫海棠。”一个清清淡淡的小姑娘出来福了一福,她的嗓子有些喑哑,不过可以听得出来原本透彻的音色。

大约是人祸。

海棠长得虽不能叫国色天香,可也算得上是姿色可人,但瞧这她身上的衣裳朴素的很,不像是青楼女子该有的装束。

“奴家是个琴妓,不卖身的。”她依旧是淡淡的说。眼睛都不曾抬起来半分。

所以这么穷?撒贝宁挑眉,这就是青楼女子的气节?

“你知道她对杏仁过敏?”

“知道。连杏仁粘在她的皮肤上都会过敏。”她点点头。

乔振宇仔细检查了一下栀子房内的东西,发现饮食里和胭脂里均有杏仁,那糕点是未动过的,估计是胭脂里的杏仁沾染上了。

“这糕点…是你送的吧?”白敬亭皱了皱眉头,眼角的泪痣更加明显,“明知道她对杏仁过敏还送杏仁茶?”

“别人动了手脚也未可知啊。”海棠抬起头,语气间多了几分不善,“单说她与陈公子那档子事,孟小姐也是有动机的。”

“哪个孟小姐?是酉时六刻进来的孟小姐吗?”乔振宇原先只是在一旁听着,现在抬起头来问道。他不知如何融入这惊蛰茶馆的一行人,他只知他们不是常人—替何炅包扎伤口时看出来的,可是他们究竟是谁,什么目的,他一无所知。

不过,应当不是坏人。

“应该是了。”海棠点点头,“估计出入这种地方的,也就只有孟国公府的孟大小姐了。”

这里面的隐情可能还要再让大张伟去打听打听啊。撒贝宁揉了揉眉心,朗声道:“烦请老张把孟小姐和那个陈公子招来,我们有话要问。”

估计又是一个不眠夜啊。

“老撒。”白敬亭伸手拽了他一把,“这次的案子我来吧。”

“你小子什么意思?”

“何先生已经出了事…你不能再出事了。”他轻垂眉眼,“不然大家真的撑不下去了。”

“胡闹!”他一拍白敬亭的头,“大家都会没事…你的提议到时候再说。”

“何炅也会没事的。”撒贝宁轻声说,他看着窗外的夜色,叹了一口气。

会吗?

所有人都在想。

会吧。

【提示:老张属于清白人物 即说的话都是真话】

评论(18)

热度(386)